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菲佣出逃 揭京城外籍家政黑市
2017-02-24 10:20:58 来源:新京报 评论:

一起“菲佣”出逃事件,揭开了一条京城非法外籍家政产业链。

昨日上午,被出逃事件牵出的李某和吕某,因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在丰台法院受审。根据指控,二人以虚假邀请函骗取中国商务签证或者旅游签证,让数十名印尼籍和菲律宾籍女子非法入境后,在网络发布信息,介绍这些女子到中国雇主家庭从事家政工作。未找到雇主期间,这些外籍女子护照被收,限制在屋内不许出门,直至一菲籍女子出逃报警案发。

据两人透露,北京家政市场对“菲佣”有较大需求,每介绍成功一人,向雇主收取2万至5万元不等的中介费,同时还会在“菲佣”的工资中扣款。昨日,新京报记者还以雇主身份联系北京一家外籍家政公司,“面试”外籍家政人员。据办案法官介绍,我国规定不允许外籍人员在华从事家政等低端劳务,“这其实就是打黑工”。

案发

菲籍女子出逃获救

2015年7月14日,菲律宾女子Rechel与另5名菲律宾女性经过谋划,准备逃出丰台区岳各庄中堂紫熙台小区住地,准备前往菲律宾大使馆求助。但最终只有Rechel一人成功逃脱,在路上,她遇到执勤民警,于是报警说明了情况。

23岁的吕某和28岁的李某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链条,就此揭开。

丰台检察院指控,2014年底至2015年7月中旬,吕某和李某勾结国内及境外人员,以虚假的签证申请材料,策划、组织6名印度尼西亚籍女性,和8名菲律宾籍女性非法入境来华,准备在北京从事家政服务。

起诉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吕某和李某将这些外籍女子接入京后,将其护照收走,要求他们在房间内不许外出,直至雇主将其带走。这些外籍女子包括了Rechel和她的同伴们。

“Rechel在2009年考入菲律宾一所大学,后因为怀孕而辍学。她母亲联系了菲律宾当地的中介,随后Rechel答应来到中国打工。来到国内后,她便被吕某接到暂住地。因为来京一个多月未被雇主挑中,且不被准许出门,因此想出出逃的计划。”检察官介绍说。

在吕某和李某被警方控制后,涉案的十余名外籍非法来华人员已被有关部门遣返。检方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对吕某和李某提起公诉。

庭审

京城“菲佣”需求大

昨日上午9时许,该案在丰台法院开庭审理,已取保候审的吕某和李某均表示认罪,声称此前并不清楚自己的行为会触犯法律。

吕某在庭审中表示,2015年7月,自己和李某在岳各庄桥附近租了3套房子,经营外籍家政服务业务,利用旅游签证或者商务签证,为印尼和菲律宾籍女子在国内找保姆家政工作。

“我知道这事是违规的,以为只是工商那边会罚款,就是大家说的‘黑中介’,要是早知犯法我们就不会做了”,吕某称,因为北京雇主对“菲佣”有较大需求,两人为了赚钱才做起了这个行业。

吕某及李某的辩护人则认为,案件中办理签证的境外人员应是主犯,吕某、李某的行为区别于“蛇头”,只是通过在国内为入境人员介绍工作而获利,处在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行为链的末端,应属从犯。

该案当庭未宣判。

揭秘

外籍家政产业链是如何敛财的?

“我俩在中关村卖相机时认识了一个女老板,先是跟着她一起做赴美生子,然后又开始做菲佣生意”,据李某和吕某供述,2015年4月,他们与女老板产生矛盾后开始单干。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吕某还成立了北京神州美星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打出“菲佣不可”的广告,在网络上发布信息,提供外籍女性家政服务项目。

被告人:赚雇主中介费扣佣工工资

在李某和吕某掌控的外籍女子中,菲籍女子办理的是商务签证、印尼人办理的是旅游签证,前者在华停留时间为90天,后者时间更短。这些外籍女子均由国外的中介人员介绍,并办理护照和签证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