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重庆啤酒战略收缩遭遇整合难题
2016-11-28 14:15:54作者:黄荣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重庆啤酒11月1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方军涛因工作原因,辞去重庆啤酒董事职务。实际上,2013年重庆啤酒被嘉士伯要约收购后,重庆啤酒董事会以及高管便进行“大换血”。重庆啤酒曾发布公告称,公司三名董事、监事会主席纷纷以书面形式提交辞职报告。

   相关报道显示,近一年来,由于啤酒市场下滑,重庆啤酒不断关闭工厂停产去产能。啤酒专家方刚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大啤酒巨头比如青啤、百威、珠江等都更换了高管,啤酒行业目前正处于不景气的阶段,这是微妙的时间节点,方军涛的离职或与业绩压力有关。”据了解,重庆啤酒自2015上市以来业绩首次亏损以来,重庆啤酒早就开始对分公司进行生产关停实行自救。据2016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利润同比上升,但营收仍处于下滑趋势之下。

人事动荡与整合难题

   2010年,嘉士伯受让重啤集团所持重庆啤酒12.25%股权。2015年5月13日,重啤集团已减持其所持剩余的重庆啤酒4.95%的股份,重庆啤酒集团不再持有重庆啤酒股份,至此,嘉士伯完成了对重庆啤酒的要约收购,加上其原来持有股权成为重庆啤酒第一大股东后,嘉士伯便开始更换重啤集团旧部。重庆啤酒原董事、总经理陈世杰早在2011年便在任职期提前辞去董事,后于2013年腾出总经理之位。

   2013年重庆啤酒被嘉士伯要约收购后,当时重庆啤酒董事会便进行“大换血”。重庆啤酒的时任总经理Kaare Zoffmann Jessen(杨国睿)也于2015年4月23日宣布辞职。

   据重庆啤酒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实现啤酒收入32.37亿元,虽然较前一年增长4.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亏损6567.84万元,同比下降189%。

   今年10月27日,重庆啤酒公告宣布向梅河口市啤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河口公司”)转让旗下子公司重庆嘉酿啤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嘉酿”)所持有的重庆啤酒集团六盘水啤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 “六盘水啤酒 ”)100%股权及所持债务。2015年审计报告显示,六盘水啤酒净利润为亏损3759万元,总负债1亿多元,而总资产仅6900多万元,已经资不抵债。

   今年早些时候重庆啤酒也以8200万元的价格出售其所持重庆啤酒宁波大梁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梁山公司”)70%股权,据其披露,大梁山公司去年销量7万千升,营收为1.49亿元,净利亏损580万元。

   在此之前,为优化生产网络,重庆啤酒已连续关闭了綦江、柳州、九华山、永川、黔江和六盘水等酒厂的生产性业务。伴随着工厂的关停,是重庆啤酒众多高管人员的连续辞职。除了2015年4月份前述的重庆啤酒董事总经理Kaare Zoffmann Jessen辞职之外,在2015以来,分别有总经理助理刘德华、副总经理余超、董事马儒超、副总经理张静涛、副总经理陈太夫、证券事务代表杨勇、副总经理吕彦东、董事GavinBrockett等8名公司董事、高管辞职。

   近期方军涛辞去董事职务,也被外界解读为是压力之下的主动调整。对此,嘉士伯方面回应记者称,个别高管的变动是正常的职业流动,不建议媒体进行过度解读。

   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重庆啤酒前三季度利润上升取决于中高端产品的推广,但是营收下滑是行业大势所趋,国内啤酒企业都面临这样的尴尬。

   “随着嘉士伯中国战略的变动,高管层或将会受到影响。目前嘉士伯也在不断收缩、关厂,说明体量小了,也就养不起那么多高管了,高管就面临超编的问题。”朱丹蓬认为。

  重啤的整合也成为嘉士伯的头等大事。不过,从重庆啤酒的人事动荡可以看出,重庆啤酒与嘉士伯之间的磨合还没有到位。收购后的重庆啤酒不得不面临现实困境。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嘉士伯参股品牌太多,品牌之间或许形成内部互搏,收购后的整合也是困局。重庆啤酒一项饱受争议的事情,就是与大股东嘉士伯之间不断增长的关联交易。数据显示,重庆啤酒2015年的关联交易为7.5亿元,主要为大股东嘉士伯及其关联方的委托加工和与重庆嘉威啤酒有限公司的销售采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