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鞍钢减负加速剥离三供一业职能 富余人员何去何从?
2016-09-19 10:10: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

  职工刘军坦言,供电所工人现在平均工资2200元左右,如果能到鞍山供电公司待遇将翻一倍,福利也会更好,当然希望能移交过去。

  “但要适应新的工作岗位只能再培训,培训期间工资会不会减少?培训多久才能走上新的岗位?我们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本身生活就很不容易,只求能够安安稳稳。”刘军有些无奈。

  “我们这些熬了很多年从基层一点一点干上来的干部,如果转过去后回到一线倒班,技术和身体都很难胜任。再回到鞍钢厂内,也难有相应职位,这么多人一下回到厂内,企业负担也很重。要是鞍钢到时候实在解决不了,我就申请居家休养,或者找个保安类的工作补贴家用。”王强盘算着说。

  今年42岁的张峰是鞍钢房产物业公司热力分公司维修班里最年轻的基层工人,但也有24年工龄了。他告诉记者,“虽然现在供暖工人的平均工资不到2000元,但是很稳定,鞍钢对于大家来说有一种家的感觉,谁愿意离家?”

  “如果企业真的无法解决这么多工人的安置问题,我也不想给企业增加负担。我没什么学历,但配管、电焊等工作我样样在行,我还年轻,可以出去找一份装修的工作,每天也会有200元左右的收入。”张峰说。

  对于不能转过去的剩余人员,按照相关政策将由鞍钢进行妥善安置。目前的困局在于,由于“三供一业”从业人员较多,而鞍钢内部人员安置空间十分有限,鞍钢感到力不从心。

  对此, 原鞍钢经济研究所专职研究员马忠普建议,“三供一业”移交,其资产已经无偿划转给政府,由政府负责接收一部分人员,提供给原来在“三供一业”企业的职工再就业的机会。“尤其是对于50岁以下、距离退休还有较长时间的年轻职工来说,一些相关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安置人员,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对企业战略转型给予支持,通过新兴产业和项目,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移交费用从哪儿来

  “三供一业”的分离移交工作是个“剪不断理还乱”的难题。国企认为“三供一业”不属于企业的职能,理应移交给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则认为,国企“三供一业”移交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在当地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心有余而力不足。

  根据《指导意见》,中央企业的分离移交费用由中央财政(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补助50%,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及移交企业的主管企业承担比例不低于30%,其余部分由移交企业自身承担。地方国有企业分离移交费用由地方人民政府明确解决办法。

  按此计算,鞍钢需承担10亿余元的分离移交费用。鞍钢集团下属子公司鞍钢股份交出的2015年成绩单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巨亏45.9亿元,创上市以来最大亏损,同比下滑594.9%。曾几何时,鞍钢与鞍山地方工业创造的增加值之比达到7∶3,但现如今,钢铁行业进入“冰河期”,这个比例已变成“倒三七”。

  对于巨额亏损的鞍钢来说,“三供一业”分离移交的资金压力巨大。鞍钢相关负责人希望因地制宜,国家对国资比重较高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加大支持力度,进一步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资金支持比例,并协调地方政府予以垫资及协调商业银行提供贷款,最大限度帮助鞍钢解决“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启动资金来源问题。

  对此,国企改革专家周放生建议,要解决“三供一业”分离移交面临的资金短缺问题,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出售上市公司股权。国企上市本是为了提高股权流动性,出售股权既不违背这一目的又可直接获得资金,有利无害。其次,处理闲置资产也是筹措资金的一种方法。鉴于鞍钢的历史包袱比较重,鞍钢可以向中央提出专题报告争取获得比50%更高的资金支持,但全部由中央财政负责的可能性极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