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消费>正文
黄太吉外卖合作商户集体出走 工厂店大量关闭
2016-09-14 10:53:30 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

  几经转型的黄太吉最近因黄太吉外卖平台上的商户大量更替再度受到关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以“工厂店”模式为卖点的黄太吉外卖,目前并未被C端消费者以及B端合作商户买账,黄太吉在C端没有吸引到足够的流量导致转嫁给B端合作商户的成本过高,是导致商户“暂停”与黄太吉合作的主要原因。

  商家“暂停”与黄太吉合作

  日前有消息称,今年4月与黄太吉签约合作的8家品牌餐企已经有半数从黄太吉外卖平台下线。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目前在黄太吉外卖App的“品牌传奇”中显示有700Kcal、局气、黄记煌等12个品牌,但是在黄太吉外卖的产品页面,提供产品的品牌仅有一起拼、黄太吉、牛炖3个。另有消息称,黄太吉曾经建起的10个产能中心(即外卖工厂店)目前已经关闭了5个。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原来在和平里地区可以搜到的黄太吉门店如今确实已经搜索不到。

  今年4月19日,黄记煌、仔皇煲、一麻一辣、青年餐厅、东方饺子王、局气、很久以前、有饭等品牌的创始人,就入驻黄太吉外卖平台与黄太吉创始人赫畅举行了签约仪式。此后,在黄太吉以及饿了么外卖平台上,一度能看到黄太吉提供的外卖产品,以及出自黄太吉外卖工厂店的合作商户品牌的外卖产品。但是目前,原来签约的8个品牌中,青年餐厅、东方饺子王、很久以前、有饭这4个品牌已经没有出现在黄太吉外卖平台的品牌馆。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已下线商家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该品牌已经“暂停”与黄太吉的业务合作。对于之后双方是否将继续合作,该负责人则没有给出明确回复。据他透露,尽管目前黄太吉的品牌馆中仍留有一些餐饮品牌,但是像仔皇煲、局气等显示留下的商家,其实也已经停止了和黄太吉的合作。局气相关负责人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目前确实已经暂停了与黄太吉的合作。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向赫畅求证,希望了解黄太吉外卖平台目前的运营状况,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合作成本过高致商家“出走”

  据了解,导致商家集体出走的主要原因是目前与黄太吉外卖平台合作的成本过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黄太吉要求用黄太吉的配送团队进行配送,而黄太吉为商家代加工以及配送的成本转嫁给了商户本身,每单的抽成比例高达40%-50%,而且商家还要自行对C端消费者进行补贴。

  从黄太吉此前的签约合作商户以及目前平台上留下的商户看,主要还是新兴的互联网餐饮品牌和餐饮创业项目。为控制运营成本,这类品牌都将外卖作为主要流量入口,因此很多品牌都同时上线多家外卖平台,而平台方对于不同的客户也有不同的抽成、补贴规则。据了解,目前美团外卖、百度外卖、饿了么三大外卖平台对于“大客户”,每单的抽成比例约在15%-30%,另外还会联合商户向C端的消费者进行补贴等。相比之下,黄太吉外卖平台的低流量、高抽成,在多数合作商户看来并不划算。

  另有一位暂停与黄太吉合作的餐企负责人坦言,黄太吉的代加工模式实际上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半成品都是商家提供的,黄太吉工厂店的作用多半就是复热的功能,成品的产品品质与商家自加工的相比仍存在差距。而工厂店以及自配送的模式也过重,在订单量上不去的情况下,黄太吉只能通过收缩门店的方式止损。”

  有业内人士分析,黄太吉转型做外卖平台,主要是为了集结多个关注度较高且外卖业务占比较高的餐饮品牌,以吸引资本方的注意,为黄太吉的发展争取更多的融资和时间。但在三大外卖平台盘踞的外卖市场,小规模平台的发展空间十分有限,入局过晚的黄太吉很难在规模及流量等方面形成优势。即便饿了么投资了黄太吉,同为外卖平台竞争依然存在,就目前来看,二者之间并没有进行更加深度的合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