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林采宜
2017年宏观经济和大类资产价格走势
2016-12-20 10:34:13 来源:林采宜

一、世界经济进入逆全球化时代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2017年的全球政经格局,都会是一个拐点,历史的拐点。

1.贸易壁垒上升

2016年6月底,英国脱欧开启欧盟瓦解的序曲。11月9日,川普当选强化了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预期,美元指数迅速突破100。从川普的执政理念以及预期来看,无论是“给美国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下调企业所得税,鼓励海外资本回归,还是提高进口关税,实际上都会在不同程度上给美国带来一系列巨大的供给冲击,导致生产成本和商品价格上升,美国的通胀水平、货币政策也将相应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导致伦齐下台,带来意大利政局持续的不确定性及脱欧预期的急剧上升,意大利脱欧的影响直接涉及欧元区的稳定。多年来一条腿走路的欧元区不仅没有长出另一条腿(财政),连原来的一条腿(货币)也越来越不稳定了,一体化趋势瞬即出现拐点,逆一体化的趋势初现端倪。

欧美等发达国家逆全球化的政策取向将导致消费国、制造国原先紧密的国际分工发生微妙变化,曾经推动新兴国家经济高速增长的外贸动力衰减,而不同国家货币政策的分化以及全球政治经济的动荡不安将加剧资本流向发达国家和避险资产。

2.货币宽松政策出现拐点

12月15日,美联储首次加息,预示着2008年以来的全球货币宽松政策趋势出现拐点。为了应对始于2008年的次贷危机和2011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全球各大中央银行推出了各式各样的货币宽松政策,日本和欧洲的一些中央银行甚至把政策利率下调到负值,导致一些国家的国债收益率也下降到零以下。量化宽松(QE)、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直接货币交易(OMT)等超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的长期使用导致了全球性的流动性泛滥。负利率的扩大使得保险公司、社会保障基金、养老金等长期负债机构的资产端收益面临极大压力,迫使他们减少对低风险、高流动性资产(发达国家主权债、货币基金等)的持有,转向高收益的权益类资产、高收益债券,推升了这些风险资产的价格。并且甚至不惜用杠杆来获取较高的收益率,而杠杆又进一步推高了资产价格,形成金融市场风险资产的价格泡沫。

美元加息提高长端债券利率,形成利率中枢上移的预期,有可能引发金融市场资产转移的风潮,部分资金从风险资产退出,重新回归发达国家主权债。这将给金融市场带来“抽水机效应”,资产荒向资金荒转换,导致资产价格泡沫的萎缩甚至破灭。在美元指数上升过程中,新兴国家资本向美国集聚的现象已经有足够的数据证明。

3.新兴国家增长速度放缓

从2010年以来,除了印度以外,中国、俄罗斯、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基本都行于下降通道中。2017年,川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如果启动,外贸市场严重依赖美国的印度经济增长速度也会相应放缓。而川普的能源自给政策将导致美国进口能源占比下降,削弱全球能源市场的需求增长动力,对俄罗斯、巴西等资源国的影响无异于雪上加霜。

4.信用债违约和资本外流压力是中国面临的主要风险

就中国而言,伴随着供给侧改革带来的落后产能淘汰,煤炭、钢铁以及部分房地产企业的信用债违约风险有所上升。2017年仍然是债务问题的消化期。数据显示,2017年到期的信用债总额为3.31万亿(不包括2017年将发行的短融)。除了基础设施以外,2017年到期额最高的当属房地产建筑行业和上游采掘业,到期债务金额接近4000亿,其次是钢铁和化工行业,到期债务总额超过1000亿,其他行业的债务规模基本都在千亿以下。2017信用债违约几率取决于房地产行业的泡沫是否会爆破以及煤炭等上游采掘业的去产能状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林采宜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兼职教授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