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分化——楚汉往事
2018-08-10 10:24:29作者:刘刚、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山中之路,是通往革命之路。秦方二世,便有山民起,从山中之路走来。
  秦始皇造骊山大墓,使“京师贫”;赵高指鹿为马,使“京师贱”。这两件事儿,使京师王气泄,使山中王气聚。一个郡县小吏刘邦得其先机。

用弱与用强

  “京师贫”而“四山实”,“京师之人贱”而“山中之民贵”,“京师之势轻”而“山中之势重”,“京师如鼠壤”,如下水道,而山中养育了替天行道者。
  刘邦从山中进入京师,与秦民约法三章,这便是来自山中最简单的真理。这在儒家,就是三代之治;而在老庄,便是无为而治。
  刘邦起于沛县,出于市井,但老子当年毕竟在此隐居,其文化底蕴里,那一番天人之际的自由气象,显然渊源于老庄。
  不过,其来路,非学知,乃生知。张良与人谈兵法,人皆不悟,语之沛公,则举一反三,张良因叹:沛公殆天授也!
  当年,他为吕雉的老爹贺寿,身无分文,却大笔一挥,写“贺钱一万”,谈笑风生而色不变,吕公以为真大丈夫。这是什么兵法?天性逍遥游之兵法,天授之大兵法。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大而化之,不为小节所拘,刘邦的天性里,自有老庄之道为根柢。
  秦亡以后,楚汉相争,霸道与王道,以兵戎相见。真理是恶,必然性的恶,要用无量之鲜血来检验。
  项羽是纣一样的英雄,从来就不可一世,见了皇帝,只淡淡一句“彼可取而代之”。而刘邦却羡慕皇帝,远远望见,就说:“大丈夫当如此!”
  两种说法,代表了不同的价值,项羽是亡秦必楚的复仇者,他才不把秦皇当一回事,而刘邦是个皇帝迷。这就是太史公史笔,只一句,就区分了两人的本质。
  鸿门宴,刘邦用弱,自处于“材与不材之间”,一副“安时而处顺”的样子,任凭处置。可这是最好的防御,敞开了门户,让项羽下手。
  项羽用强,当其破釜沉舟,决战章邯时,可谓用强之极。但面对用弱,他却无从下手,尤其像刘邦这样用弱,如影随形,如丝绸贴身,左右为难不得下手,稍有松懈,他又溜之大吉。
  后人讥项羽,因妇人之仁落空鸿门宴,其实是项羽一直没有下手机会,二人毕竟曾经结义为兄弟,不能像对待秦卒那样,说坑就坑。
  项羽灭秦,并非想当皇帝,其愿景,是为战国之雄或春秋霸主,而非一统天下,所以他分封诸侯后,放了一把火,就走了。
  他把刘邦分封到望不到头的山那边去了,那地方叫汉中,在秦岭以南的山坳里,看起来很封闭,《史记》说:“秦岭天下大阻也”。
  可这条“大阻”是中国历史之轴,堪称天下之脊。是山中之民的理想地,刘邦翻山越岭,还烧了栈道。项羽便以为刘邦已断了争天下的念头,只想呆在汉中过日子。
  汉中沃野千里,天府之地,项羽以为是个窝窝头,把刘邦塞进去,刘邦躲在肥窝里,再放一把火,佯示死心塌地。这把火是张良计,他怕项羽反悔,跟踪追击。
  两个道家之徒,用弱用到底,把个英雄项羽蒙在了鼓里。还有萧何,他告诉刘邦:汉中号称天汉,在此为王,可南取巴、蜀,北定三秦,统一天下。鼓一敲就响,烛一点就明,刘邦二话不说,就去。
  项羽不想当皇帝,也就不讲天下大势,不问山川之利,把个聚宝盆当作了窝窝头,将先他入关的刘邦,祸水般泼在聚宝盆里。刘邦因祸得福,他正做着帝王梦,项羽就送上帝王枕。
  项羽分了江山,反倒招来叛乱,按下葫芦起了瓢——再战!没完没了的战,项羽疲惫不堪,刘邦乘机发兵,兵形似水,出其不意,一泻千里。
  项羽刚愎,人说其败,有一范增而不能用也。范增,一江湖术士,教项羽以霸术。鸿门宴上,小心眼小术频毁;战场上,教项羽坑秦降卒20余万。暴秦已灭,暴楚横行,以暴易暴,而失人心。项羽火烧阿房宫,范增不劝;杀秦子婴,弑楚怀王,也不劝;使项羽先失秦民之心,又失楚人之心。不讲天下之道,不明天下之势,惟恃力与计。项羽之力,范增之计,一时所向披靡,最终一败涂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革命的分化——楚汉往事

山中之路,是通往革命之路。秦方二世,便有山民起,从山中之路走来。[详情]

一场莫明其妙的战争

八国联军破城前,在北京的传教士和各国使馆人员,惶惶不安。[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