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德国造”
2018-07-12 10:52:32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6年,出访德国的中国宪政考察团,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德国方面不仅提供了有关宪政的大量文件,而且,还专门请德国的汉学家翻译成了中文。
  德国人的精细和严谨,在这件事上充分体现出来。
  他们担心,中国考察团成员的德文水平和宪政知识,尚不足以准确、有效地传递德国的宪政精神,不如越俎代庖,直接提供中文译本。

超精心接待

  中国宪政考察团的这次出访,所到各国都十分热情,尤以德国为甚。精细的德国人甚至为这次接待记录了详细的日记,至今保存在德国的档案馆中。
  德国政府承担了考察团在德境内的交通、住宿等一切费用。接待日记中写道:“就礼节上而言,一切安排的是这么周到,凡是可能做的,都做了。中国客人自己也深有所感,并且十分过意不去。他们总是表示很满意,一再道谢。”
  这本接待日记说:
  “因为考察团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我们专门为他们编印了较宜理解而又详细的资料,并请他们带回给中国政府。遗憾的是,考察团里没有一个能够准确地将这些资料翻译成中文的人。为了使中国政府能够准确地理解它,我们请我国大学的汉学家完成了翻译工作。汉学家们还将我们报纸有关考察团的报道翻译成中文,请他们带回去。考察大臣端方、戴鸿慈为此表示衷心感谢。除此之外,他们还带回了很多书籍和资料。”
  德国人对中国考察团十分重视,期望以此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接待日记报告说:
  “如果现在就来评论这次中国考察团考察的作用的话,在此我想说,我相信这次访问增进了两国的关系。”端方和戴鸿慈是两位极聪明的人才,加上他们在中国政府中所处的位置。端方是袁世凯的好朋友,这次回国后将担任南京的总督。他们回国后,他们会用他们的聪明才智把他们在西方所闻所见,结合中国的国情,为他的祖国服务,并向皇帝提出有益的建议。其他考察团成员也会对德国留下很好的印象。

“莫精于德”

  德国人的心血没有白费,德国式的宪政,果然引起了考察团的高度重视。
  在此后关于立宪的“顶层设计”中,师法日本、德国成为最为主流的意见;而日本本就师法德国,德国因此成为“顶层设计”最为重要的参照对象。
  倾向“德国造”,原因不少:
  一、德式宪政最能确保君主的权利。考察团成员杨毓麟在一封私信中谈道:“德意志宪法,在欧洲立宪国中,最为主权(即君主之权)偏重者,与法美诸国大异。即英国君民半主,尚非可同日语。”这代表了当时体制内改革者们的共识。
  二、中德两国有很多情况比较相近。端方就说“其人民习俗,亦觉有勤俭朴质之风,与中国最为相近。”
  三、时人认为在四大法系——支那法系(即中国法系)、印度法系、罗马法系、日耳曼法系——的演变中,支那法系 “播乎欧洲为罗马法系,是为私法之始,更进为日耳曼法系,此法系复分新旧,是为公法之始,欧美诸大国皆属此二法系。”而中国的传统法律以成文法为主,接近德式大陆法。
  四、德国作为后起之秀,其宪政框架在救亡图存中发挥的作用令中国钦羡。早在第一轮改革开放(洋务运动)中,改革者如李鸿章、张之洞等就积极主张学习德国。戊戌变法前后,大清帝国的主流社会,更是看好德国经验,康有为甚至认为:“今各国之学,莫精于德,国民之义,亦倡于德。”
  五、日本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引进德国式的宪政体系。明治宪法共76条,其中有46条条文搬用了普鲁士宪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宪政“德国造”

1906年,出访德国的中国宪政考察团,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德国方面不仅提供了有关宪政的大量文件,而且,还专门请德国的汉学..[详情]

“毛邓”的两岸

别误会,毛是三毛,邓是邓丽君,邓又被特称为“小邓”,因为有个说法,叫“白天听老邓,晚上听小邓”。[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