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选举第一县
2018-06-11 14:40:58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6月16日,是中国近代民主宪政史上一个特殊的日子:天津县议事会议员初选在当天举行,这是古老的东方帝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的地方选举活动。
  经过近两个月的三轮激烈竞争,8月9日,选举结果公布,当选议员30人,其中就有后来名重一时的国会请愿斗士孙洪伊,还有出身天津八大家的石元士(“杨柳青石家”)和李士铭(“李善人家”)等富商代表(相关事迹详见2013年2月4日本报D8版《半旧半新八大家》)。
  十天之后,中国近代最早的地方自治机构——天津县议事会正式成立,李士铭、王劭廉分任正、副议长。后者曾留学英国学习海军,后攻读法律政治,时负责主持北洋大学堂(盛宣怀于1895年创办,中国近代首批大学之一,今天津大学前身)校务。
  整整一年前,即清廷正式宣布试行预备立宪(1906年9月1日)前夕,为筹备地方自治,天津府自治局成立,热心推行新政的知府凌福彭,以及直隶总督袁世凯的“文胆”、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金邦平,一同出任督理。
  当时的天津府下辖天津、静海、沧州等六县一州,袁世凯亲自授意在天津县率先试行地方自治,大有摸着石头过河,边干边学的意思。凌、金二人为慎重起见,计划先设立天津县自治期成会,相当于日后通行的“筹委会”,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请商界鼎力支持。
  天津商务总会的一二把手王竹林、宁星普很快回复,推荐了旗下十位会董参加自治期成会,其中包括曾任中国通商银行(盛宣怀1897年创办,中国人第一家自办银行)天津分行华人大班的纪锦斋,以及在1910年底第三次国会请愿运动失败时,带头向直隶总督陈夔龙发起抗议的李向辰。
  王、宁二人还承诺,将随时参加相关会议,以利于提倡自治。
  其实,天津商务总会对自治和选举的一整套近代民主规则,并不陌生,该会创设初期,即在内部章程中明文规定,先让各商家公举会董十数人,再从中拣选评议、会计、庶务等不同职能的会董若干名。换言之,是“公举加票选”,核心决策管理层由差额投票方式选出。
  这一点,与稍早成立的上海商务总会实行的“会内民主”非常相似(详见2012年12月31日本报D8版《锋芒初试上海滩》)。可见学习模仿近代西方商会组织而成立的中国新式商会,已经意识到更多人参与的民主自治,比少数人的独断独行,更有利于长治久安。
  1909年10月初,直隶省咨议局即将挂牌,孙洪伊专门给王竹林写了一封信,说明此次咨议局议员选举,将来对天津各界关系极大,希望商会足够重视,尽量多推出合适人士参选。他还有意邀集天津绅商学界举行公开演说会,“期吾津人皆知选举权之重要”,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在清末的立宪政改规划中,设于北京的资政院是国会的准备机构,它与各省咨议局的关系,类似于今日全国人大与地方人大的关系。1910年4月10日,是顺直纳税多额者互选资政院议员(即“工商界全国人大代表”)的投票之期,经过两轮竞争,在二十名候选者中有四人脱颖而出(两正选两候补),同样出身“李善人家”的大盐商李士钰(天津县议事会首任议长李士铭之弟)得票第一。
  投票前夕,王竹林代表天津商务总会即席发表演说:“深望当选诸公,将来入资政院时,发挥经济政策,研究富国本原,使我国经济界上大相发展,得于列国从事于商战之中,占有优胜之地位。此不但为鄙人及我省同人所窃幸,亦我全国民之大幸也。”
  百年之后,重温此商界老前辈的殷殷期望,难免令人感慨。那时候谁又能料到,中国的民主宪政与强国富民之路,会一步步走得如此艰难曲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自治选举第一县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6月16日,是中国近代民主宪政史上一个特殊的日子:天津县议事会议员初选在当天举行,这是古老的东方..[详情]

改革红利与国运嬗变——清朝国家建设与改革的借鉴

摧毁晚清改革、终结了清政权267年寿命的,正是原本令其长寿的改革基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