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民主尝试
2018-04-17 10:52:50作者:刘刚、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春秋时代充满了“诗”的忧雅气质,倘佯在《诗经》里,子产做了民主政治的尝试。在中国思想史上,子产是孔子的先驱,时代的先知。

子产实验

  那时郑国,是新政发动机,孔子谈仁政,就以子产新政为样板,赞美子产“有君子之道四”,这些话,都在《论语》里。
  孔子的理想,是成为周公那样的人,辅明王而行王道。
  其次,则如管仲之遇桓公,能以霸业渐进,而行王道。
  然而,切合实际的,是像子产那样治理一个千乘之国。张荫麟《中国史纲》指出,当时郑之于鲁,子产之于孔子,皆可谓之样板,因为鲁国的地位与郑国相似,而孔子的地位也与子产相近。
  子产铸刑书,将法公之于众,政治透明化,人人都有法的话语权利。晋国叔向批评道:为了防民起争心,先王想方设法,尚且防不胜防,而你却要立刑书,有了刑书作依据,民知争讼,礼就没有用了,郑国要乱了。子产回答说:吾这是救世。
  子产并非不懂礼,而是要从“亲戚”传统中解放礼,将习俗化和体制性的礼,变成“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
  子产以礼立国,以法导民。执政头一年,国人对他不理解,恨得咬牙切齿,吟诗讽新政:计算我家财产来收费,丈量我家土地来收税,有谁来杀死他?我也要参与!三年以后,国人都改了口,说:我有子弟,子产来替我教诲;我有土地,子产来教我开垦;子产如果死了,还有谁能继承他呢?
  郑人游于乡校,对子产评头论足,有人要毁乡校,子产说:让他们说吧,“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他们都是老师。孔子听了这番话就说“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当时郑国有七个大族,号称“七穆”,而子产居其一。
  子产执政,是由其他六穆推举的,其地位,很有些像梭伦改革之前的希腊城邦首席执政官颇有贵族寡头制的味道。他本可以如齐之田氏、晋之三家,可他作了另外的选择,张远山《寓言的密码》认为,他选择了“中国古代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民主尝试”。
  子产约与梭伦同时,略早于克利斯梯尼。其政治改革,不及梭伦,也难与克氏并论,但称之为“一次民主尝试”,并不过分。《梭伦法典》和子产刑书,都是贵族反对贵族而产生的一种民主政治。
  可忌妒是人的天性,在幼稚的民主制里,忌妒产生僭主,平等导致专政,群众的自由往往培育出独裁者。梭伦走了,庇西特拉图成为雅典第一位僭主。
  他把公民召集到广场,统统解除武装,要求代表他们行使权力。他与梭伦一样,有着民主的思想,这使他的独裁,看起来像法兰西的雅各布宾党,采取了激进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以他为荣,称他为仁德之君。可他的儿子继位了,这就意味着世袭王权。
  贵族卷土重来,来了克利斯梯尼。他用革命,打倒了庇西特拉图家族,但他并不以革命为合法性。作为革命者,他以革命扬弃革命;作为独裁者,他以独裁反对独裁。雅典人幸运,他们不仅有纯粹的立法者梭伦,还有真正的革命者克氏,用“陶片放逐法”,为了民主而放逐革命,为了合法性而放逐独裁者的野心。
  这与儒家的圣人革命观不同,显出了君主制与民主制的差异。君主制是王朝政治,王朝更替皆以革命的名义;民主制是议会政治,通过选举而使政府具有合法性。革命产生“人民信托”的政权,而选举则产生“公民契约”的政府;“人民信托”是国家正义的基础,而“公民契约”则是民主“合法性”的根源。
  东西方几乎同时开始了民主政治的实验,不幸的是,子产的尝试,只有那么一点就停止了,就如同召公“共和”一般,根本改变不了中国权力运动通过田氏代齐、三家分晋式的革命走向君主专制的大势,更何况在王权主义的传统语境里,早已解构了这次民主的尝试,使之成为一个王道的例子和一次仁政的回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春秋民主尝试

春秋时代充满了“诗”的忧雅气质,倘佯在《诗经》里,子产做了民主政治的尝试。在中国思想史上,子产是孔子的先驱,时代的先知。[详情]

乌龙的革命

1905年12月20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大清国的两个宪政考察团都在上海。[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