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财阀”盛衰记
2018-04-16 13:41:43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3起落无常

  在中国、交通及中央三大银行均有一席之地的陈光甫,未能帮助老友张公权击退宋子文的“偷袭”,但依然维持与国民政府高层的紧密关系。从1931年挤提风潮中全身而退的上海银行,凭借陈光甫深厚的政商人脉和灵活手腕,此后几年里又获得大发展。
  1928年以前,国内七家资本较大的私营银行“南三行”(上海、浙江兴业及浙江实业)和“北四行”(金城、盐业、中南及大陆)中,以存款总额计,浙江兴业与盐业银行交替居首,上海银行通常排名第四五位。到了1930年底,上海银行存款总额达8978万元,高居南北七行第一位,此后它与金城银行(江苏淮安人周作民创办)轮流坐庄。直到1937年6月,上海银行以近两亿元存款稳居第一。
  随着抗日战火蔓延全国,陈光甫一面将上海银行总部移到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香港沦陷,又分别迁回上海和重庆),一面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蒋介石为委员长)下属的贸易调整委员会主任,任务是推动土产出口,争取换汇支持抗战。他最重要的功绩是,1938年到40年初代表国民政府与“孤立主义”盛行的美国艰难洽商借款事宜,共谈成了两笔:一是2500万美元的桐油借款,二是2000万美元的滇锡借款。
  熬过了抗战八年的艰难时光后,1946年2月,上海银行总行自重庆迁回上海。但陈光甫发现,尽管自己抗战时为国出力甚多,此时得到政府特别照应,上海银行在沦陷区30家停业的分支行陆续恢复营业,但“政府对金融事业有独占之趋势,商业银行之地位将大非昔比”。
  战前的1936年,官方“四大行”存款额占内资银行总量还不到60%,战时已上升至80%,战后竟达90%以上。而且它们完全垄断发钞权,手里有的是钞票,放款额也占到了总量的96.5%(1947年6月)。面对如此严酷现实,为私营银行事业奋斗逾30年的陈光甫不免哀叹,这明摆着已由“自由竞争形式转到统制政策”,官僚资本银行“发展其垄断事业之行为,其势难当”。
  此时的张公权也一度复出,意欲收拾旧山河。1947年初,宋子文因贪污丑闻和施政失当,被迫交出行政院长的位置,由张群接替,张公权受命出任中央银行总裁(1947年3月~1948年5月),时称“两张经济”。
  但这一年零两个月的任期中,颓势毕现的国民党政权在内战中反胜为败,财政收入入不敷支,纵使张公权使出浑身解数,亦难力挽狂澜。讽刺的是,为他出谋划策的得力干将冀朝鼎(中央银行经济研究处处长兼新闻发言人),中共建政后真实身份才曝光:原来是潜伏极深的地下共产党员,受组织委派专门前来“搅局”的。半世英明的张公权受此牵累,反而背上了加速全国经济崩溃的黑锅。

4有国难投

  早在1931年金融风潮期间,陈光甫曾有内部训示,引山西票号依附旧官僚而致崩盘之殷鉴,要求“不可接近官场人物”、避免“转入于政变旋涡”。而他晚年又向老部下反省说:“接近政治如玩火,过去对国民党政府押了一宝,险些引火烧身。”纵观其一生行止,可见内心原则与严酷现实之间矛盾冲突何其深也。
  1949年春,与陈光甫私交甚笃的代总统李宗仁希望他作为和谈代表前往北平,陈婉言谢绝,悄然南下香港。这一年的晚些时候,他居然收到了作者亲笔签名寄来的《毛泽东选集》,他回赠以自己珍藏的晚清湘军名将胡林翼的一部书信集。毛泽东年轻时一度十分仰慕这位乡里前贤,把自己的字也改成跟胡氏一样的“润之”,细心的陈光甫显然听说过这个故事。
  此后周恩来曾亲笔写信邀他返回内地,上海银行和中国银行在北京开董事会,亦屡次请他出席,据说他表示过愿意回来继续投资,但迟迟未成行。之后,大陆的上海银行比全行业提前三年公私合营(分家后的香港及台北的业务继续经营),他一手创办的中国旅行社也因业务惨淡,于1954年结业(香港分社改组的港中旅则营业至今),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终于明白,什么叫时代的潮流了。
  中共新政权接收“官僚资本”的中国银行后,仍列张公权为董事之一,但他早已出国,先去澳大利亚,后赴美国加州,在斯坦福大学等名校,以教书和做研究为业,1958年还出版了《通货膨胀的螺旋形膨胀:1939—1950年的中国经验》一书。他出身名医之家,大哥张君劢是民国时知名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小妹张幼仪是诗人徐志摩第一任夫人,自己文笔也很好,故应陈光甫之请,为其撰写传记,陈则不时给他以生活上的接济。
  这对结交整整一个甲子的“江浙财团”领袖,都得享高寿,活到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但他们始终未能叶落归根,无缘亲眼见证中国大地上正在萌动的又一次重大转折。假如他们知道,曾经长期背负沉重历史包袱的“资本家”,有一天会在故乡的土地上再度吃香,不知将作何感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江南“财阀”盛衰记

1931年秋天,年届五十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简称上海银行)总经理陈光甫,遭遇他创业16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详情]

天谴:抗灾1876

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席卷了北京乃至整个华北。[详情]

热文排行
督赣十年熊式辉

1931年12月15日,一纸来自南京的委任状,把年方38岁的海陆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参谋长熊式辉,推上了江西省主席之位。[详情]

官商绅商“双雄会”
瓷器里的江山
从瀚海到南海
中国人的远东
四海为家江右帮
社保费为什么改由税务机关征收?
“海上丝路”的中国意义
《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