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财阀”盛衰记
2018-04-16 13:41:43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斗法蒋宋

  1917年7月,梁启超执掌段祺瑞内阁的财政部,经其力荐,张公权北上出任中国银行副总裁(仍兼上海分行副经理)。因时任总裁王克敏(抗战时投敌成为大汉奸)不管具体行务,张得以推行一系列内部革新,重点是逐步压缩官股,大幅增加商股,实行股东会和董事会独立管理,以摆脱北洋政府的控制。到1923年,北洋政府手头吃紧,不得不将所持该行官股500万元出售,只留下象征性的5万元,而商股则超过1970万元,官股商股达1∶400的悬殊比例。此时中国银行名义上还是国家银行,实际上已是商股的天下了。
  经张公权近十年的励精图治,中国银行业务达到鼎盛。截至1926年底,全行存款32848万元,发行钞票13742万元,分别占全国25家主要华资银行存款总额和发钞总额的35%和60%。到了1928年北伐胜利后,南京政府取代北洋政府,形式上大体统一了全国,宋子文出任财政部长。他想将中国银行直接改组为新政府的“央行”,但要求官股重新享有主导地位,且银行名称也得改过来,张公权不愿走回头路,据理力争。
  据时人回忆,张公权跟宋子文一向不大合得来。宋留美多年,平日满口英文,十足美国人自由做派,他看不惯张公权言行礼节圆熟周到的日式风格。张则以在银行界资历较深(他年长宋5岁,投身银行业更早上十年),也不轻易买宋子文的账,曾在日记中批评宋“少不更事”,搞财政无良策。至此,两人矛盾愈加激化。
  经过讨价还价,以张公权为首的中国银行股东会和董事会,同意接受新增官股500万元,商股维持2000万元,总部由北京迁往上海。但张公权、陈光甫、宋汉章、李馥孙四位江浙籍人士,占据五位常务董事中的四席,仍掌握实权。宋子文则另起炉灶,于1928年11月成立国民党嫡系的新中央银行并兼任总裁。
  陈光甫一开始是反对筹设中央银行的,他曾面见蒋介石,建议将中国、交通两行合并,行使“央行”职能,他的犹豫态度,代表着民间资本对新兴的蒋氏政权垄断金融的忧虑。后来,陈获指派为中央银行理事,他又向宋子文建言:中央银行应维持超然地位(即财政部长不要兼任总裁),负责宏观金融调剂,辅助一般商业银行而不是与其竞争业务,即真正成为“银行的银行”。后来的现实发展,远超其预想,但他也无能为力了。
  此后数年,中国银行业务继续发展,到1934年底,存款总额达54669万元,放款41195万元,发钞20471万元,已成为全国最大银行。但1935年初国内爆发的金融大风暴,给了一直觊觎这块“肥肉”的蒋宋一方下手的良机。当年3月,蒋介石与宋子文声称国家经济面临的困境,全在于“金融币制与发行之不统一”,矛头直指中国、交通两银行,而要解决问题,它们必须“绝对听命于中央,彻底合作”。
  3月27日,国民政府立法院通过发行1亿元金融公债,作为向中央、中国、交通三大银行增资之款。第二天,官方公布任命张公权为中央银行副总裁,等于下了最后“通牒”,抗争无效的张只好向董事会递交辞呈。随后,宋子文出任中国银行董事长,改总经理负责制为董事长负责制,张公权则被逐出常务董事会,只能当一名可有可无的普通董事。中国银行被迫接受官股增资1500万元,总股本4000万元中,官股商股各占一半。
  心中不忿的张公权不甘屈居中央银行,后经跟他私交甚好的国民党大佬张群(时任外交部长)和孔祥熙(时已接任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总裁)从中斡旋,才于同年年底转任铁道部长,暂别银行界。这时候,他刚满46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江南“财阀”盛衰记

1931年秋天,年届五十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简称上海银行)总经理陈光甫,遭遇他创业16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详情]

天谴:抗灾1876

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席卷了北京乃至整个华北。[详情]

热文排行
督赣十年熊式辉

1931年12月15日,一纸来自南京的委任状,把年方38岁的海陆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参谋长熊式辉,推上了江西省主席之位。[详情]

官商绅商“双雄会”
瓷器里的江山
从瀚海到南海
中国人的远东
四海为家江右帮
社保费为什么改由税务机关征收?
“海上丝路”的中国意义
《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