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谴:抗灾1876
2018-04-16 13:38:15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民为邦本

  在堪称人间地狱的“丁戊奇荒”中,民族主义意识鲜明地生长出萌芽,虽然极为狭隘,却依然成为大灾荒中的凝聚力所在。

   “丁戊奇荒”影响远及江南。此地自古便是国家财赋重地,每当有征战、有大工程,江南总要承担最重的负担。此次也不例外,不仅接纳了数百万难民,也是李鸿章筹粮筹款的主要基地。
  而出人意料的是,向来坐等灾民上门的江南地区,此次在士绅们的带领下,走出江南,主动深入到华北灾区腹地,实行就地救助,开创了中国民间救助的先河。
  在《申报》等媒体的推动下,奔赴华北救灾俨然成为江南的群众性运动,甚至波及南洋、日本、美国,捐款捐粮一时蔚然成风,志愿者纷纷加入救助队前往华北,并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谢绝了官方的任何奖励。
  而在华北灾区,当地士绅虽然在经济实力、活动能力和社会影响力方面,均不如江南士绅,也因为西方救援团队的介入,而激发起了强烈的民族意识。西方传教士们不得不感慨:在当地士绅的鼓动下,灾民甚至拒绝接受洋人的救济粮和救济银。这种近乎极端的排外情绪,居然在这已经上演“人吃人”悲剧的灾区中还能屹立不倒,当然成功地转移了灾民们对于现有社会秩序的破坏欲望。而且,在经历了之前多年的战乱之后,人们对安宁和平的向往并没有因灾难而消失。中国历史早已证明,没有地方精英阶层的推动和参与,普通农民最多也只能闹些“吃大户”之类的治安骚乱,而无法发动大规模的暴动。
  这是一个相当吊诡的现象:在堪称人间地狱的“丁戊奇荒”中,民族主义意识鲜明地生长出萌芽,虽然极为狭隘,却依然成为大灾荒中的凝聚力所在。这比学界普遍认为的甲午战争之后才形成的中国民族主义,提前了足足20年。
  对于大清政府、对于李鸿章来说,这一民族主义的硕果,是有意栽花还是无心插柳?是甜蜜的果实还是带刺的荆棘呢?
   在太平天国运动之后,大清国的执政基础实际上大大扩大,超越了满汉的种族分界,而牢牢奠定了以孔孟之道为主的主流意识形态。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在镇压太平天国时的崛起,与其说是“勤王”,不如说是“卫道”。
  在“丁戊奇荒”中,民间慈善成为精英阶级实践政治参与、维护主流社会价值的主要渠道,赈灾/收容不仅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也是宣扬主流理念的绝佳渠道。对于大清政府来讲,在死亡千万的“丁戊奇荒”中,能成功避免大规模的有政治诉求的暴动,实在要感谢那些基于价值认同、而将自己的命运与政权捆绑在一起的“士绅”们。
  这种大清特色的“中产阶级”,用行动验证了一个社会学和政治学的论断:一个成熟、庞大的中产阶级,如果对政权有基本的认同,就会成为社会的稳定器。
  共同理念,才是维稳的真正收容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
督赣十年熊式辉

1931年12月15日,一纸来自南京的委任状,把年方38岁的海陆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参谋长熊式辉,推上了江西省主席之位。[详情]

官商绅商“双雄会”
瓷器里的江山
从瀚海到南海
中国人的远东
四海为家江右帮
社保费为什么改由税务机关征收?
“海上丝路”的中国意义
《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