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绅商“双雄会”
2018-04-10 14:32:49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辛亥年八月十九日(1911年10月10日)晚上十点,一艘开往上海的日本商船,在苍茫雨夜中缓缓驶离汉口码头。58岁的张謇人在船舱里,却心神不定,无法入眠。多年以后,他回忆当时情景:“舟行二十余里,犹见火光熊熊烛天也。”他如何晓得,那正是武昌城新军士兵在长江边上点火为号,呼啸而起。
  张謇的江苏老乡盛宣怀,此刻远在两千里之外的京师。他同样没有意识到,武昌城下的这一把火,将夺去自己大半生积聚的财产和功名,纵使年近古稀,也不得不踏上逃亡异国之路。

1辛亥前夜议路权

  张謇是六天前来到武昌,参加刚刚接办的湖北大维纱厂开工仪式的,他一手打造的大生资本集团,藉此将势力扩展到长江中游第一商业重镇。武昌起义爆发前一天晚上,他还出席了湖广总督瑞澂的宴请。次日一大早,武昌全城戒严搜捕革命党,张謇见形势紧张,急忙渡江到汉口,匆匆乘船离开是非之地。
  1911年,是近代中国翻天覆地的一年,这一年里的张謇,也是南北奔波,马不停蹄。
  四月(农历,下同)下旬,他获推选为沪汉粤津商会代表,准备赴京请示出访美国寻求美援。五月初,他先自上海乘江轮赴汉口,取得经营不善的湖北纱、布、丝、麻四厂的承租权。后沿京汉铁路乘火车北上,途中到河南彰德府洹上村,探访下野在家的袁世凯,密商时局。再入京拜见摄政王载沣(宣统皇帝溥仪生父),会晤朝中满汉大臣。六月,前往东北三省考察农垦半月之久,又回京主持中央教育会议,逗留20多天,然后经天津乘海船南返。
  据张謇日记记载,此次历时近三月、横跨半个北中国之旅,最多时同行者14人,一共花费了3700多银元。清末民初大城市里1银元的购买力,约相当于今天人民币七八十元。
  张謇在北京时,还见到了平素甚少来往的同乡盛宣怀。这一年年初,盛接替因病离职的广东人唐绍仪(袁世凯心腹,民国成立后首任国务总理),出任邮传部尚书(后改称大臣),即总管邮政、船政、铁路、电政事务的一把手,达到他一生官场事业的巅峰。
  “盛张会”的议题,是全国商民怨声载道的铁路国有政策。盛宣怀为该政策的始作俑者,原意是由中央借外债修筑铁路。他刚刚以出让川汉、粤汉铁路修筑权为条件,与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团订立借款合同,总额600万英镑,同时规定地方上的集资款概不退现,只换发国家铁路股票。他还力主派兵到闹得最凶的四川督收路权。
  张謇原则上不反对铁路国有,但认为政府应以疏导为主,考虑集资入股修路的民众切身利益,垫付川汉铁路公司个别高管挪用公款投机股票造成的300万两银子(总集资额1400万两)亏空,而不是以硬碰硬,激发民变。
  主持“盛张会”的度支部(由主管财政的户部改制而来)尚书载泽,是皇族中较为开明的立宪派支持者,对二人的争执,他也不能摆平,当日的会面无果而终。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清廷决策强力镇压如火如荼的四川保路运动,急调湖北新军入川镇压,导致湖北省内守备空虚,武昌起义才告一击成功。
  此后盛张又再“分道扬镳”:张謇审时度势,眼见清廷大势已去,由立宪投身共和,先后出任孙中山南京临时政府的实业总长(只干了一个多月)、袁世凯北洋政府的工商总长兼农林总长(在职约三年),大生集团则抓住民初十年间国内外市场的难得机遇,日渐兴旺;而盛宣怀身负“强行收路引发动乱”的罪名,遭清廷革职甚至判处极刑,被迫以67岁高龄潜逃日本,直至袁世凯上台后才敢回国,但已元气大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官商绅商“双雄会”

辛亥年八月十九日(1911年10月10日)晚上十点,一艘开往上海的日本商船,在苍茫雨夜中缓缓驶离汉口码头。58岁的张謇人在船舱里..[详情]

督赣十年熊式辉

1931年12月15日,一纸来自南京的委任状,把年方38岁的海陆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参谋长熊式辉,推上了江西省主席之位。[详情]

热文排行
被毒杀的警界枭雄

路透社就向全球发出一则短讯:中国前总理、现任直隶都督赵秉钧突发急病,于下午去世,“怀疑其中毒身亡”。[详情]

督赣十年熊式辉
从瀚海到南海
拓疆之路
当康熙帝爱上畅春园(上)
中国人的远东
《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
亡羊补牢启“政改”
粤港纵横红“私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