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美国兄弟
2018-04-02 13:37:2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格兰特陵园地势很高,能够清晰地俯瞰纽约的哈德逊河。虽然它不如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有名,但坐落在河边公园内,郁郁葱葱的,另有一番情怀。
  与林肯纪念堂相仿,格兰特陵园也是希腊神庙风格,庄严而神圣,丝毫不亚于临近的一座更为巍峨雄伟的教堂。
  但是,这里显然是落败了,一把十分简陋的铜锁锁着大门。门上贴着一张打印的A4纸,显示开放时间是间断的,开一小时再关一小时,如此循环。这或许是我在美国见到的最为怪异的开放时间安排。
  二月的纽约,即便中午还接近0℃。在寒风中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见两个懒洋洋的公园管理员来开门,而加上我在内,总共只有4名游客。很难想象,如此萧瑟的这座陵园,其主人出葬时(1885年)居然有6万多人扶灵送别,队伍绵延7英里,围观人群更是超过百万。这其中,就有来自大清国的公使杨儒。
  格兰特出葬后,一直被安置在这里的一座临时墓地内。因为,对于浩大的陵园工程,政府没有拨款,只能依靠民间捐助。足足等了12年后(1897年),这位总统的灵柩才入“院”为安。
  当年(1896年8月30日),李鸿章前来凭吊时,这座陵园还没完工。而李鸿章的到来,成为这里自格兰特葬礼后最为隆重热闹的一天,围观者超过8万人。
  在美国陆军第十三师仪仗队的护卫下,李鸿章向格兰特灵柩献上了月桂树枝扎成的花圈,肃立默哀,然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沉痛地对着棺木说道:“别了,我的兄弟!”
  《纽约时报》在次日的报道中说,李鸿章的这句特殊悼词,“非常令人感动”。“他的思绪回到17年前与将军亲切会晤的场面,当时他们相谈融洽,因为他与将军一样都曾为了拯救祖国而久历沙场。”

内战英雄

李鸿章在会见时,自豪地告诉美国人:格兰特总统与我平息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两大叛乱。

  李鸿章与格兰特相识,是在1879年5月24日。
  刚刚卸任的格兰特,开始了全球旅行,来到了大清国。这是第一位到访中国的西方国家元首。
  根据格兰特本人及随从们的出访日记,李鸿章在主持欢迎宴会时,高度赞赏格兰特是华盛顿那样的伟大人物:“战阵中的第一人,缔造和平的第一人,赢得民心的第一人”。
  李鸿章与格兰特之间,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格兰特比李鸿章年长一岁,两人都是由军功起家,进入政界,成为国家领导人。李鸿章在会见时,自豪地告诉美国人:格兰特总统与我平息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两大叛乱(指美国内战和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李鸿章还笑谓美国人:“我姓李,格兰特将军的对手也姓李(指Robert Lee,美国内战时的南军将领)。”
  格兰特能够跻身美国“民主”(清代对“总统”的称谓,与“君主”对应),的确与他卓越的军功密不可分。
  南北战争爆发时(1861年),格兰特在伊利诺伊州乔戴维斯县加利纳协助招募并训练北方军队。这与李鸿章8年前(1853年)在家乡协助工部左侍郎吕贤基筹备团练,极为相似。不同的是,格兰特是一位职业军人,不仅毕业于著名的西点军校,而且参加过美墨战争。在退役之后的几年中,不善经营亦不善钻营的格兰特,生活相当艰难,南北战争其实为他提供了广阔的用武之地。
  内战中,格兰特率军征战于西部战场,军功卓著,从1864年起担任北军总司令,最终彻底击败南军。北方能够在内战中节节胜利,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在坚定地推行废奴的过程中,大胆地动员黑人武装力量,这令他们在占据“政治正确”的道德制高点的时候,获得了庞大的有生力量。这一点,与清帝国在镇压太平天国过程中,大胆而坚定地依靠汉族精英集团,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格兰特与李鸿章的不同之处在于,内战中的李鸿章只是执行者,而内战中的格兰特则不仅是执行者,更是决策者之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李鸿章的美国兄弟

格兰特陵园地势很高,能够清晰地俯瞰纽约的哈德逊河。虽然它不如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有名,但坐落在河边公园内,郁郁葱葱的,另..[详情]

中美:不互谅,难共存

美中接触的第一个世纪(编按:1784年8月,美国第一艘来华商船“中国皇后号”自纽约港驶抵广州),对两国人民都是有重大意义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