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派康有为
2018-03-17 07:45:00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康有为原名祖诒,字广厦,号倒有好几个,如长素、明夷、更甡、西樵山人、游存叟,晚年别署天游化人,其中以第一个最为著名。长素者,长于素王也,素王者,孔子也。康有为取这个号,志在超越孔子,这若在古代,简直大不敬,所幸他生在近代,孔子的道德牌坊渐渐褪色,以致任谁都能踩一脚,包括康有为本人,虽高举儒家、儒教的大旗,许多时候,只是拿孔子当招牌或道具。好玩的是,康有为不仅希望自己能超越孔子,还希望他的弟子能超越孔子的弟子,试看他给五大得意弟子——号称“康门五哲”——取的号:大弟子陈千秋号“超回”,超越颜回;梁启超号“轶赐”,超越端木赐(子贡);麦孟华号“驾孟”,超越孟子;曹泰号“越伋”,这个伋,有两解,一说孔子的孙子孔伋,一说孔子的弟子燕伋,反正都是圣贤;韩文举号“乘参”,按唐德刚言:“把曾参当马骑也”。听起来,各个要超凡入圣,超迈绝伦,事实上,只怕这些弟子都没有拿老师的恩赐当回事,譬如梁启超,似乎从未使用过“轶赐”之号。

关于长素,另有一种善意的诠释,认为出自南朝颜延之《陶徵士诔》“弱不好弄,长实素心”一语,“素”是纯净、纯洁之意。照此说来,长素可解作“成人之后保持赤子之心”,正有一番雅意。然而这么诠释,显然不符康有为的鸿鹄之志。康氏少时,唯一的志向便是做圣人,孔子是素王,比素王高一档的则是圣王,所以他要“长素”。至于赤子,算是什么东西呢,岂能入他的法眼。

说到康有为的圣人梦,我们可以举两个证据。据梁启超《南海康先生传》:“(康有为)成童之时,便有志于圣贤之学,乡里俗子笑之,戏号之曰‘圣人为’,盖以其开口辄曰圣人圣人也,‘为’也者,先生之名有为也。即此一端,亦可以知其少年之志气矣。”这里的圣人不免有些讥嘲之意。另据康有为自编年谱,光绪四年(1878),他二十岁,抛弃了旧日的书本和友朋,闭门静坐养心,“静坐时忽见天地万物皆我一体,大放光明。自以为圣人则欣然而笑,忽思苍生困苦则闷然而哭”,这则可作为圣人梦的起源。

由圣人梦和“长素”,康有为得来一个绰号:康圣人。这一半是推崇,一半是嘲讽。前者出自其弟子,后者出自其敌人,如章太炎,与康有为初为战友,后为论敌。据《章太炎年谱长编》:“梁卓如等昌言孔教,余甚非之,或言康有为长素,自谓长于素王,其弟子或称超回轶赐,狂悖滋甚。”又云:“……康党诸大贤,以长素为教皇,又目为南海圣人,谓不及十年,当有符命,其人目光炯炯如岩下电,此病狂语,不值一笑。”这两句,翻译成大白话,无非是说:康有为是个狂人或神经病。

其实章太炎也有神经病之名,其绰号“章疯子”,恰与康圣人相映成趣。光绪三十二年(1906)他出狱之后东渡日本,在留学生和革命党举办的欢迎会上,曾自称是神经病:“大凡非常的议论,不是神经病的人断不能想。就能想亦不敢说。遇着坚难困苦的时候,不是精神病的人断不能百折不回,孤行己意。所以古来有大学问成大事业的,必得有神经病,才能做到……”当然这里的神经病,属于好话。不过他这一生言行,常有大发神经之处。早年他曾入张之洞幕府,与梁鼎芬同事。有一天二人闲聊,说起康有为,梁鼎芬道:“康有为霸气纵横,不失为一佳士,惟深沉不可测,传其颇有做皇帝之野心,君识其人,亦谓可信否?”他笑答:“君误矣,皇帝人人可做,康有为如仅图为皇帝,尚不足为异,最荒谬者,则其人竟妄想欲为教主也。”这番话,大抵也是“狂悖滋甚”,吓坏了梁鼎芬和张之洞,“立致程仪三百金,讽太炎令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革命派康有为

康有为原名祖诒,字广厦,号倒有好几个,如长素、明夷、更甡、西樵山人、游存叟,晚年别署天游化人,其中以第一个最为著名。[详情]

特朗普的白宫:“团队”还是“战队”?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推特上看到自己已经被老板开除了,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