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鸿章眼里英雄只有两个半
2018-03-09 11:07:27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柳河东(柳宗元)这阙诗,将独孤二字写得寒彻入骨。世人皆知“惟大英雄真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却不知这“本色风流”者,往往亦是孤舟独钓人,高山流水无客听,曲水流觞自家饮。
  所谓“大道至简”,至简之大道,亦往往是“飞绝”“踪灭”之所在。人心多窍而狐疑,放着至简大道偏不走,硬要去觅那捷径,却是千回百转,山重水复,曲曲折折,倒是走得更远了,方知这世上本无捷径,至简大道在于人心、在于本色。

承上启下

  鸿章一生,阅人无数,能称得上本色英雄者,屈指可数。
  大多数人,既非英雄,亦不本色,装腔作势,蝇营狗苟,“伪君子”居多。此乃人间凡品,亦是下品。
  有人虽非英雄,却能本色,不装不作,率性而为,即令做“真小人”亦不掩饰。此可算人间诚品、中品,亦属难得了。
  世间亿兆生灵,称的上“英雄”二字的,自是寥寥。英雄之中,有的并不本色,譬如鸿章恩师曾涤生(曾国藩)。忧谗畏讥,临渊履冰,终生佩着假面具,惶惶不可终日。此可算人间珍品。
  至于本色之英雄,实在堪称人间绝品。本色之英雄,较之非本色之英雄,有其坚韧而无其狐疑,审时度势却不畏首畏尾,可以沉默却绝不说违心之言。二者根本之别,在一“装”字,本色即是不“装”,素面朝天,不事修饰,自然更是快意率性。
  以鸿章目力所及,当世够得上“本色英雄”的,仅有两个半:一是鸿章本人,一是荣仲华(荣禄),那半个即是袁慰亭(袁世凯)——慰亭本色有余,英雄稍逊,留了瑕疵。
  荣仲华小鸿章十三岁,又是满洲正白旗人,入仕走的是恩荫的路子,本与鸿章绝难成为同道之人。
  其祖、父二辈,皆是武官,死于王事,一门忠烈,朝廷自然是照拂有加。彼时仲华,乃是美男子,容止秀整,衣裳杂佩皆极精好。尤令人叹为观止的,其每年自十一月朔开始,至次年之元旦(正月初一),所服貂褂,每日一袭。为免重复,其在衣衩内标第几号,亦是京中一景,率性至此,人生快事也。
  不料荣仲华官星不彰,初不次升迁,旋即两度落马。
  一落于咸丰朝权臣肃顺之手。因户部贪渎之案,职司银钱的荣禄,险些被问死罪。此案亦涉翁心存(翁同龢之父),仲华因此与翁家成患难之交。只是没料到,二十余年后,翁同龢居然为党争而出卖仲华。
  仲华之本色,与鸿章之本色大相径庭——鸿章大刀阔斧,霸气外露,敢行亦敢言,而仲华却少说多干,台面上绝不轻易树敌——或许正是拜此次危难所赐。官场险恶,多栽花少栽刺,自然不是坏事,后世晚辈该学仲华而非鸿章才是。
  同治初年,仲华治军之才干为醇王(奕譞,后来光绪皇帝之生父、宣统皇帝之祖父)赏识,仕途自此顺畅,由“神机营”翼长(军职)兼专操大臣(主管军事训练的大臣),再迁左翼总兵(相当于军区司令),未几又改文职,先后任工部、户部侍郎,兼总管内务府大臣。至光绪元年,荣禄献计当道,待当今天子(光绪)将来有子,再承继穆宗(死去的同治皇帝),巧解“绪统”难题,自此圣眷更是优渥,兼步军统领,迁左都御史,擢工部尚书,竟是横跨军、政、学,气势如虹。
  不料,乐极生悲,荣仲华卷入党争,得罪清流之沈桂芬、李鸿藻,沈李乃命翁同龢刺探于仲华,最后参以“纳贿罪名”,先是降二级任用,后取消处分,出京担任“西安将军”,自此远离中枢十载,至甲午开战方回京参赞军务。
  甲午战败,鸿章得咎,仲华遂主持新军督练,授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至戊戌乱起,仲华兼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及军机大臣、大学士,统领北洋各军至今(1901年李鸿章于病榻上“写作”此“谈心录”),集将相于一身,权势之焰,本朝罕见。
  世人多以为,仲华乃是颟顸反变法之人,此一误判误解,恰是其谨言慎行、身段柔软、似无个性使然。戊戌至庚子,仲华从来只做事、不说话,其所思所想,外人难测。仲华绝非保守顽固之人,甲午战后,其改练新军,变法之大,并不亚于曾师(曾国藩)、鸿章当年手创湘军、淮军。及至戊戌年接任直督兼领北洋,萧规曹随,将鸿章当年在直隶所兴未了诸事,承继光大。其任直督虽仅百日,却是气象万千。随后入阁拜相,总领朝纲,直隶诸番事业,如学堂、如新军、如工商,并未停步,皆蒸蒸日上,以至于朝局虽波云诡谲,直隶却多少保存了元气,最终为袁慰亭奠定根基。此可谓荣仲华之承上启下也——承鸿章之上,启慰亭之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在李鸿章眼里英雄只有两个半

鸿章一生,阅人无数,能称得上本色英雄者,屈指可数。[详情]

市井中的宋

唐之长安,有一种大国格调,而“清明上河图”则将宋人汴梁市井化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