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以夷制夷
2018-02-09 13:46:17作者:刘刚、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法战争结束了,李鸿章邀请法国人到天津来谈判,他请了位英夷,英夷虽与中国相克,但亦克法国,英夷左克一下,右克一下,就谈成了。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清廷依据国际法签订的第一个没有赔款的和约。
  打赢了却没能分享赢家红利,表明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别说以天朝上国自居,就连二等国、三等国也不及。所以,左宗棠说,这是“以胜为败”的和约,还说,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因为李鸿章的“以夷制夷”,功夫都在结局,他认定,不管你如何“制夷”,终归还是败局。败了要赔款,这要看讨价还价的能力,面对狮子大开口,你要把价还下来,光靠自个儿硬挺不行,还得“以夷制夷”,“以夷”也要讲究阴阳和五行,阴阳对立统一,五行相生相克,被“以”之夷,要与中国相生,而与所“制”之夷相克。
  左宗棠颇不以为然,自以为他的“以夷制夷”,比李鸿章高明得多。

洋债协饷

  左宗棠转战西北十余年,六次举借外债,计库平银一千五百九十五万两,统称为“西征借款”。不是有协饷嘛,为何还要借外债?
  这就要从协饷谈起了。自乾隆改西域为新疆以来,新疆驻军和西北用兵,军费一项,多以协饷方式解决。何谓“协饷”?新疆初置,财政难以自立,故由户部和各省调拨银两维持军政开支,又因开支多用于军饷,故称调拨银两为“协饷”。从1760年开始,清廷每年从内地调拨“协饷”二三百万银两,因鸦片战争和太平军起义,咸丰年间,协饷屡次裁减,数额大幅下降,到同治初年,每年实拨协饷仅四十四万两,而且常常拖欠。在每年应拨协饷中,两江六十万两,浙江一百四十四万两,广东八十四万两,由于历年拖欠,至光绪初年,各省关积欠协饷已达二千七百四十万两。
  左宗棠西征激活协饷,但屡屡困于拖欠,协饷难办。他曾央求各地方及时协饷,然而,“一任函牍频催,率置不答”。比不得当年曾国藩,西北用兵,东南协饷,可谓“风起云涌”。1867年,左宗棠移师西北路过江西时,江西巡抚刘坤一主动要求每月增拨协饷二万两。曾氏一逝,刘便借口困难,增饷和协款便无踪影了。而沿海各省,则借口筹办海防,自顾尚难,纷纷要求停办或缓办协饷,致使左氏长叹:“西北有必用之兵,东南无可指之饷,大局何以能支!”
  协饷能否协起来,原要靠中央调度,可咸同以来,各省一有缓急,就彼此通融协借,户部亦不过问,没了乾隆时那一番大一统的财政统筹能力。中央财权失落,就要靠协饷者本人来协调了,前有曾国藩号召,为协饷开了好头,后有胡雪岩引资,为协饷引入市场机制,使协饷终于得以维持。
  那时,胡雪岩在市场和官场之间游弋,官场难办,则以市场机制辅助。主要一靠发国债,二靠借洋债,且以借洋债为主。借洋债的思想出自左宗棠,而经办人则是胡雪岩。马陵合《试析左宗棠西征借款与协饷的关系》一文认为,以外债代替协饷,以应急需,可以速集巨款,是协饷制度的补充,它以海关印票即协拨各地方省份加盖关防以示承诺代替中央催解,以巨额外债代替了分散划拨的协饷。其意义,不仅是对协饷制度的补充,更是对协饷制度的革命,是用市场的鞭子来鞭策协饷制度。把“借洋债”跟协饷制度捆绑在一起,可是天才大手笔,非左宗棠所不能为此。
  然而,当时对“借洋债”利息偏高颇有非议,尤其各省督抚,用兵期间不好发作,一旦止戈,便要来问责的。朱文轶在《胡雪岩发迹和军火生意》一文说,1877年,第二次借款,出现四种利息,汇丰银行年息一分,左向清廷呈报时,改为月息一厘,这样,年息就变成了一分二厘,其后,又以德商泰来洋行“包认实银”为词,每月加息银二厘五毫,折合年息为一分五厘,遇闰年,则达年息一分六厘二毫五,比银行承揽利息高出50%。洋债利息,高的,年息18%,低的,年息9.75%,差别如此大。刘坤一曾致书左宗棠,以为借洋款百万,利银至二十四万两之多,当为不得已而偶一为之,不可频频举洋债。左宗棠冷笑,他并非“不得已”,而是有意就高不就低。他要一石几鸟。
  高息能速集巨款,满足用兵需要;高息能迫使协拨各地方省份迅速协饷,否则举借洋债的本利都要由他们偿还。有洋债的鞭子在后面抽着,各省不敢拖欠,左宗棠氏不用求人,督抚们自会上紧;更有一妙,便是“以夷制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左宗棠以夷制夷

中法战争结束了,李鸿章邀请法国人到天津来谈判,他请了位英夷,英夷虽与中国相克,但亦克法国,英夷左克一下,右克一下,就谈..[详情]

徽州商帮衰落记

20世纪初年,日本驻华领事和其派遣到中国各地的调查人员,曾将当时活跃的中国地域商帮作比较,说广东商帮虽在勤俭耐劳上逊于山..[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