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商帮衰落记
2018-02-09 13:41:48作者:范金民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丝棉粮食”受夹击

   四大主业之外,徽州商人实际上还曾在丝绸、棉布和粮食行业中大显身手。
  明清时期,全国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在江南,江南苏州、松江、太仓等地所产优质棉花和棉布闻名海内外,号称“衣被天下”。经营棉布的,虽有山陕商人、闽粤商人、苏州当地的洞庭商人,但无疑以徽州商人实力最为突出。山陕、闽粤商人只是将江南绸布贩运到老家,而徽州商人和洞庭商人不仅以长江和运河两大交通干线为据点从事长途贩运,而且控制了棉布生产的起点棉布加工业。
  在明代,棉布加工业散布在苏州、松江城镇,由徽商与洞庭商一起经营,到清前期,棉布加工业转移集中到苏州一地,开设棉布字号的主要是徽州棉布商,很多棉布字号主人出自徽州八大姓的程、汪、吴、李等家族。棉布字号商又主要是休宁商人。阊门外上塘是棉布字号集中地,明末,据说一度时间内阊门外的棉布字号都榜书金氏仰山公之名,大多数字号均由他家开设。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休宁人陈士策在苏州上津桥开设万孚布店字号,后来发展成万孚、京祥、惇 裕、万森、广孚五家字号,字号招牌无形资产万余两白银。笔记所载著名的“益美”字号,先由汪氏开设,后改归程氏,最后复归汪氏,从明末至少开设到道光时期,富甲诸商,布匹遍行天下,200年间,滇南漠北,无地不以“益美”为美。
  然而江南棉布畅销全世界、徽州布商一统天下的局面,星转斗移,到清前期湖北、华北等地棉业兴起,江南棉布市场开始收缩,进入近代,开埠后,洋布充斥,江南棉布市场遭受灭顶之灾,徽州棉布商人自然深受打击,势力大挫。
  生丝和丝绸生产更以江南最为突出,明清时期用于出口的丝绸实际上主要产自江南,其销场不仅广及全国,而且伸展到东洋日本、东南亚各国,中亚及俄罗斯等地,西洋诸国及其拉美殖民地。丝与绸的最大买主,先是日本,所谓“最多者无若丝”,后来是西洋各国。
  明后期,在朝廷禁止民间对外贸易的背景下,与日本的贸易被严厉禁止,即使是隆庆开海后仍然严禁对日贸易,民间只能以违禁的方式,从事走私贸易,时人称为“通番”、“贩番”。由于日本对中国丝、绸、书籍等商品的消费渴求,通番走私从来未曾断绝过,而且极为兴盛,杭州有谚语称“贩番贩到死方休”,可见其时走私兴盛之局面。
  从事这种贸易的,最著名的就是徽州商人,人所熟知的“徽王”王直(又名汪直),实际上就是徽州海外丝绸贸易商人的代表人物。只是明后期兴盛的对日丝绸贸易,清康熙开海后仅维持了短短30来年,随着日本蚕桑丝织业的兴起,江南丝绸的日本市场迅速萎缩,徽州丝绸商人也逐渐退出这一领域。仍然兴盛的对西洋的丝绸贸易,随着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廷将四口通商收缩为广州一口,从事对外贸易的优势集中到了广东行商那里,徽州商人地利和政策两不相宜,自然逐渐湮灭无闻。
  粮食也是徽州商人最早经营和擅长经营的拳头产品。徽州缺粮,明初即从周邻地区特别是从江西输入米粮,徽州商人利用家乡居于余粮区和缺粮区的中介地位,就与洞庭商人、江西商人一起大力经营粮食贸易。明后期江南苏州、松江等城镇的米店,徽商所开居多,每逢地方遏籴阻粜之事发生,被饥民捣毁的米店,大半都由徽商所开。
  入清以后,江南已是常规性缺粮,米粮成为常年性大宗贸易商品,米粮来源也广及长江中上游,重点则转向湖广、四川地区,徽商经营米粮,就产地和销地而言,已无优势可言,所以只能与洞庭商人平分秋色。
  清前期,随着沿海贸易的兴起,华北、东北的粮食由海道源源输入江南以及浙东等地,而宁波商人、江淮商人、乃至山东商人利用地利和熟悉航道等优势,大力从事沿海豆粮贸易,在此领域,徽州商人虽然也曾较早投资沙船运输业,但从后来的发展来看,开张沙船和近代火轮业,扬帆驰骋于海上的,龙头老大是宁波商人,徽州粮食商人可谓几无置足之地,只能是望洋兴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徽州商帮衰落记

20世纪初年,日本驻华领事和其派遣到中国各地的调查人员,曾将当时活跃的中国地域商帮作比较,说广东商帮虽在勤俭耐劳上逊于山..[详情]

为什么南北方小年相差一天?

腊月二十三 / 二十四,中华民族有一个传统习俗——祭灶。顾名思义,就是祭拜灶王爷。[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