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情咨文与特朗普政道
2018-02-03 09:20:37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特朗普发表了首次国情咨文,但是很快就被关于“通俄门”的调查掩盖了。这似乎变成了特朗普的宿命,甚至是原罪。在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显示了自己的施政能力以及执行力,更重要的是他的关于“团结”以及“美国伟大”的话语,越来越符合华盛顿的政治气候,而在“通俄门”的战斗中,特朗普依然焦头烂额,依然通过战斗才能捍卫自己的政治清白,但是华盛顿的水真的很深,一年下来,特朗普也已经厌倦了,从特朗普大厦到白宫之路依然是漫长而艰难的,只要特朗普还在白宫,他自己的传记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还是白宫的4年或者8年,而不是自己在曼哈顿的个人沉浮。

在特朗普的国情咨文中,我们越来越看到了一个共和党总统的轮廓,特朗普的个人色彩已经淡了许多,可以说,特朗普在华盛顿的政治学习的成果就是这一篇国情咨文。它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特朗普今年的施政的重点和前景,而是在其中我们看到了特朗普的妥协,特朗普终归是在美国的政治制度的框架之下行使自己的总统职权,而不是推倒重来。特朗普的竞选的战斗性依然体现在日常推特上,有人说特朗普是孤独的,当然,身在白宫,不孤独倒是咄咄怪事,推特对于特朗普的功能也在不断变化,从竞选的利器,到表达政治主张的平台,现在越来越变成自己情绪发泄的出口,这就是特朗普被美国化的过程。现在看起来, 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的坐标系中,并没有创造出一个新的“主义”。他的民粹主义或者爱国主义的冲动并没有超过杰克逊,他的善恶二元论,爱憎分明也没有超过里根,而他的战略谋划现在来看也没有超越尼克松,当然,在重商主义上,他可能没有超过那个没有当上总统却奠定了美国金融强国基因的汉密尔顿。

法里德·扎卡利亚在《华盛顿邮报》分析特朗普,他认为,至少有三个特朗普,玩推特的特朗普、怼人的特朗普,以及共和党总统的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看到的当然是第三个角色,也是特朗普的本职工作。当然,在国情咨文中,也有特朗普个人色彩,特朗普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去分析的时候,会发现,他的行为方式在很多总统身上都有,特朗普是个矛盾的集合体,因为他并不是“常规的总统”,从纽约的商界丛林到华盛顿的政治沼泽,特朗普难掩自己的个性,就像国情咨文中说的,在美国,我们知道信仰和家庭——而非政府和官僚机构——是美国生活的中心。我们的座右铭是“我们相信上帝”。这也是特朗普的信条,如果不是相信家庭的话,他怎么可能把女儿、女婿都聘到白宫当顾问呢?在商界打拼良久,特朗普对政府是相当的不信任,甚至说是鄙视,如同里根认为的,政府才是问题的来源。

也是因为对政府或者华盛顿政治没有基本的尊重和遵循,特朗普才可以大刀阔斧,以“经济人”的思维对政府进行瘦身,特朗普有强烈的效率、成本意识,既然不能创造价值,做好服务,那就下台吧,所以他呼吁国会授权给内阁部长权力对手下的职员进行奖惩。他特别提到了因为对退伍军人照顾不周,他辞掉了1500名退伍军人事业部的雇员,空下的位子给那些可以提供优质服务的人。

特朗普是地产商,对于基础设施建设也是行家里手,他也认为美国破败的基础设施是耻辱,他提出了1.5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特朗普从地产商变成了总统,他不能亲自上阵去做这些事情,但是非常可能对政府的各种审批大动干戈,过去这些年,特朗普与政府打交道,当然知道其中的门道,从这一点来说,特朗普也算是从基层做起的总统了。特朗普是富豪,但不同于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他对有形的资产更有感觉,对制造业更是情有独钟。在达沃斯论坛,他就进行了招商引资的宣讲,国情咨文中尤其谈到了美国汽车业的发展,也谈到了苹果公司3500亿美元回流,丰田、马自达在美国的投资。实业兴国的理念在美国看起来比较新鲜,全球化的话语中,这种说法显得土鳖,但是特朗普就是土鳖,他虽然在海外有资产,但是他的根基还是在美国,在纽约。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国情咨文与特朗普政道

特朗普发表了首次国情咨文,但是很快就被关于“通俄门”的调查掩盖了。这似乎变成了特朗普的宿命,甚至是原罪。[详情]

GDP的税收产出率排行榜有什么意义?

某媒体近日的报道“单位GDP税收产出哪家强?沪京粤浙排名领先”,以单位GDP的财政收入产出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GDP)作为指标..[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