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
2018-01-20 10:07:07作者:保罗·肯尼迪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直到20世纪后期,在世界各大国之中,中国仍是最穷的国家,而且是战略上处于最不利地位的国家。她经受过长期苦难,现在的国家领导人正在推行一种宏伟的政策,比目前莫斯科、华盛顿、东京(更不用说欧洲)所实行的更有条理,更富有远见。虽然中国还受到很大的物质限制,但它积极从事经济发展,如果坚持下去,用不了几十年,很有希望改变这个国家的面貌。

中国无论在军事上还是经济上都不如它的主要强敌,处理棘手的多边外交尤为不易。在经济方面,中国更为落后。根据官方统计数字(按西方的定义和计算方法修改过的数字,便于统一比较),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仅为500美元,而许多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超过13000美元,苏联是5000多美元。到2000年,中国人口可能由10亿增加到12或13亿,那么,每个人的收入增加不会太多。

到下一个世纪(21世纪),要是和公认的世界大国居民相比,普通的中国人仍是相当穷的。管理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党、军、政、农民等各方面的关系都需要协调,还要在不引起社会和思想动乱的前提下促进国力增长的国家,确实困难,对最明智、最灵活的领导者也是个考验。中国近百年的历史没有为中国长期发展的策略,提供令人鼓舞的先例。

然而,过去的六至八年,中国改革的迹象和自我完善很值得注意。将来,人们看待邓小平领导时期,会同历史学家看待柯尔培尔(编按:1619~1683年,法王路易十四时代长期担任财政大臣和海军国务大臣)掌管法国财政的时期,或腓特烈大帝(编按:1740~1786年为普鲁士国王,欧洲史上著名军事家、政治家)统治普鲁士早期,或日本明治维新后期一样。就是说,一个国家采取多种务实措施,奋发图强,协调一致,鼓励人民的事业心和首创与变革精神,还以国家社会主义的决心指导工作,让国家富强的目的尽可能迅速而顺利地实现。

执行这一决策,必然要有能力总揽全局,使政策的各个方面有机地结合起来。因此,要具备极好的寻求平衡的办法,周密地掌握改革速度,使改革得以顺利进行;资源分配既要满足长期需要,又要满足短期需要;对内对外事务的处理协调一致,最后的、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把思想和实践统一起来。

中国的改革,尽管在现实中发生一些困难和问题,而将来还可能发生新的困难,但迄今为止,成绩是相当可观的。

中国的经济力量正在飞速增长,这种增长其实过去几十年已经开始,今后还将继续下去。即使在共产党牢固地建立政权以前,中国已是一个制造业相当发达的国家,不过由于土地辽阔,人口中农民占绝大多数,并遭到外来侵略及内战的破坏,一般人不大知道。1949年之后,国内实现和平,政府积极鼓励发展工业和农业,生产迅速上升。

一位观察家在1983~1984年写道:“中国自1952年以来,工业年增长率约为10%,农业为3%,国民生产总值每年递增5.6%。”这些数字虽比不上亚洲面向出口的“贸易经济体”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但对地大人多的中国大陆来说,成就是相当可观的,而且很快形成一定的经济力量。

据统计,20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工业经济至少相当于苏联和日本1961年的水平,应该指出,这个平均增长率是把1958~1959年所谓“大跃进”时期、60年代初苏联撤回援建资金、专家和图纸时期,还有打乱工业计划、破坏科教体制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时期,统统计算在内的数字。如果这些事件不发生,中国的全面增长一定会快得多,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就可证明,最近五年(编按:指上世纪80年代前半期),农业平均增长率为8%,工业高达12%。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大国的兴衰》与中国之崛起

直到20世纪后期,在世界各大国之中,中国仍是最穷的国家,而且是战略上处于最不利地位的国家。[详情]

西方人如何看“改革开放”?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详情]

热文排行
我瘦如前君岂肥

一如食色性也,争权夺利亦是官场之常态。曾左二人,一生恩怨交结,却不致牵动朝局大势,此实曾师忍让之功,宗...[详情]

报国空惭书剑在
总统府里的洋记者
知识决定国运
美食家的家厨
“民国政坛不倒翁”与现代湘菜
一双史前的眼睛
南洋之痛
“问题少年”文在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