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少年”文在寅
2018-01-13 09:45:21作者:文在寅、王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现在我还喜欢读书,或者说已不再是简单的喜欢了,简直是中了活字印刷物的毒。无论去哪里旅行都要随身携带书籍,每次行李都很沉重,休息的时候,手边没有书也会觉得心里空空的。

课外书看得太多,学习成绩自然就落下了。父母从来不曾唠叨过我的学习,也没干涉过我。这份自由没有被我用到功课上,而是用在了“旁门左道”。最后考大学时,我为自己的“不务正业”付出了代价。但是通过读书,我的内心世界得以成长,社会意识得以产生,我认为用这来补偿那些代价,足矣。

不羁之才终成器

我的社会意识的较早觉醒,得益于早期大量阅读的报纸,跟我饥渴读书的理由一样,我从很小就开始看父亲订阅或带回家的报纸。

我很好奇报纸上的内容,当时的报纸上还掺杂着许多汉字,最开始我只是挑没有汉字的连载小说之类看,后来就逐渐看掺有汉字的报道。读来读去,通过上下文就能猜出汉字的意思,学会了常用汉字。父亲当年是《东亚日报》(编按:创刊于1920年,与《朝鲜日报》《中央日报》并称“韩国三大报纸”)的固定读者,这份报纸作为在野党代表性刊物名气很大。通过长期看这份报纸,我培养了对社会的批判意识。现在它发生了太大的变化,我为此感到惋惜。作为一名多年前的老读者,我真心希望它能够找回当年的风范。

进入高中后,脑子里想的事多了,对社会的反抗心理也产生了。我所在的庆南高中动辄就说自己是“汉江以南的第一高中”,有很强的自豪感。当年虽然也很重视高考,但跟今天不一样,基本是靠学生自觉学习,学生也不像现在这样,整天只有学习一件事。我们搞社团活动,放假时就搞“出门不带钱”的旅行,有时候还去野营。高三时,很多学生都抽烟、喝酒,一般情况下学校就装不知道,我就是那会开始抽烟、喝酒的,又爱上了踢足球。学习是一天不如一天,朋友倒是交了不少。

高三暑假快结束的某一天,我跟同学们一起踢足球,比赛结束后,我们在学校后山抽烟喝酒、放声高歌,被值班的教导主任给抓住了,结果学校给了我们所有人停学处分。初、高中时我的外号是问题少年,一开始是由于我名字(译者注:“文在寅”三个字的发音在韩语里跟“问题人”相似),发生这些事后,我的真的成了“问题少年”。

那时候大学生不像今天这么多,上了高中就算很有知识的人了。今天,高中生在人们眼里还是个小孩,而当年社会上已经把我们当成年人看待了。

“四一九事件”(编按:又称“四一九革命”,指1960年三四月间由一场抗议总统选举舞弊的学运,演变成反对独裁统治的劳工和学生领导的起义,结果李承晚的“韩国第一共和国”被推翻)的传统还在,每当有重要的时局变化,高中生也一同参加游行示威。

我上高中二年级时,我们学校学生游行,反对“三选改宪”(译者注:1969年韩国总统朴正熙为谋求三选连任而修改宪法),还试图走出校门,警方动用刚进口的“胡椒雾车”堵门,学生走不出去,为此学校还停了很久的课。从那一年年初开始,我们还要参加校练(针对普通大中学生的军事教育训练)。政府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长期执政,把学校兵营化,更好地控制学生,很多人对此表示不满,校练考试时学生们故意集体交白卷。这些经历都很好地培养了我们的社会意识与政治意识。

总之,那是一段既纯粹又美好的时光,庆南高中同期毕业的同学中,很多人都很有出息。政治圈的同学有蔚山市长朴孟雨,大国家党最高委员徐秉洙,前任议员朴钟雄、崔喆国,瑞草区区长陈翼喆,等等;文化艺术界有建筑师承孝相,导演李润泽。相当多同学通过行政考试成为高官,在法律界工作的也不少(编按:文在寅本人就是法学院毕业,后来与卢武铉合作开办律师事务所,继而联手叱咤韩国政坛),还有在大学教书的,当过大学校长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问题少年”文在寅

上小学时,我并不显眼,个子不高,身体瘦弱,性格内向,从来没引起过老师们的注意,也不记得课下与老师单独见过面。[详情]

文在寅:那一年,走过“三八线”

2007年,卢武铉总统再次召唤我,让我当他这届政府(2003年2月—2008年2月)的最后一任总统秘书室室长——我要“三进”青瓦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