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前的廉租房
2018-01-12 10:56: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上周去青岛,参观了一个很大的廉租房小区,里面住了1800多户,听说户型都差不多,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只有60平方米。房子是装修过的——政府在铺了地板,漆了墙面,安了马桶,装了橱柜,通了水、电、气之后,才把钥匙交给租户,所以直接就能搬进去住。房租也便宜得惊人,像那样一套房子,搁市场上,每月房租怎么着也得一两千吧,政府只收月租56元。
  这些年经济适用房有名无实,名义上是要卖给低收入家庭的,实际上很多指标都让官员或者官员的亲戚给垄断了,一个小处长拥有四五套经适房已经司空见惯,真正应该受到照顾的家庭反倒摇号摇上半个世纪也轮不到一回,还得十万几十万地加价从那些蛀虫手里购买。廉租房是不是也有这些漏洞呢?照我看,也有,因为我在那个小区门口亲眼见到某些租户开着汽车进进出出,而按照政策,拥有私车的家庭是不许入住廉租房的。
  我老家开封也有一个很大的廉租房小区,专给本地一家倒闭厂矿的下岗工人建的,条件不是太好,筒子楼,大单间(一厨一卫一室一阳台,没有客厅),一套大约25平方米,每平方米月租0.5元,几乎等于免费。可是建成以后不到两年,这个小区的房租就跟市价持平了——不是政府涨了租金,是申请入住的租户根本不在这儿住,他们每月交给政府房租,转手用几百块钱的价码租给附近的民工、摊贩和大学生。
  我想说的意思是,至少就我所见所闻来讲,现在的廉租房并不比经适房干净多少,内部也是黑幕重重,也是把一个个惠民工程变成了少数特权阶层的自动提款机。
  我还想说的是,在民国时代,虽然土匪横行,战争不断,城市脏乱,军政官员腐败,苛捐杂税繁多,不适合普通百姓生存,但至少在当时的有些地方廉租房管理要比现在合理得多。
  还以青岛为例。截止到1946年,青岛市政府总共建了12个廉租房小区,安排了24048户居民入住。经过青岛市社会局自审、湖北省地方政务调查团考察、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记者调查、南京社会调查所学者和金陵大学师生暗访,没有从12个小区、两万多租户当中发现一个有钱人,连在行政事业单位上班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一个。换句话说,所有蛀虫都被挡在了廉租房门外。
  当时是怎么做到的呢?两条手段。
  一是让廉租房不适宜富人居住。民国青岛的廉租房小区主要集中在青岛西镇,全是单层瓦房,每家最多只能租两间,一间只有12平方米左右,有灶台,有卧室,没有厕所,大小便用铅皮桶,或者去公厕——每个小区最多只建8间公厕。
  另外小区设有一个管理员和两个助理员,这仨人负责监督租户做到如下几点:不养宠物,不包人力车,不在房间里使用电气炉,早上7点之前、晚上10点以后,不喧哗谈笑。如果哪家租户违反这些规定,就要给全区租户做义工一个星期,屡次违反者,管理员可以上报社会局,将其赶出小区。
  这样简陋的住宿条件,这样苛刻的管理办法,住在这里就跟住中学宿舍似的,肯定不舒服,所以要是富裕家庭也来入住,在这儿待不了俩月,就得自动滚蛋。而那些真正贫穷的租户则不会觉得有多么难适应,毕竟这是窗明几净的瓦房,毕竟还能住上十几平方米,比起住贫民窟和几十户分租一个小杂院来,还是强得多了。
  二是让还没住上廉租房的家庭来监督。光有第一种手段,还不能杜绝蛀虫,因为富人和官僚完全可以不来入住,人家占上几十套几百套廉租房,再转手租出去,居住条件再简陋,小区管理再苛刻,跟他们没关系。所以还得加上第二条手段:监督。
  让官员来监督是不行的,让参议会来监督也不靠谱,众所周知,民国的参议会很多时候只是摆设,不是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权力机关。那么让谁来监督廉租房呢?那些还没住上廉租房的家庭。
  当时的青岛穷人很多,已经建成的廉租房远远不够分,还得抽签,就跟现在经适房摇号似的,有的抽几年也抽不到,像这些家庭,是最恨旁人夹塞儿钻空子的,所以市政府请他们当“义务观察员”,一旦发现哪个小区有人转租廉租房,可以检举揭发,在查证属实之后,得把转租房屋的那个家伙赶走,让第一举报人住进去。
我喜欢这一招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六十年前的廉租房

​上周去青岛,参观了一个很大的廉租房小区,里面住了1800多户,听说户型都差不多,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只有60平方米。[详情]

李鸿章谈心——洞庭秋水砚池波

洞庭为砚、君山为墨、宝塔为笔、苍天为纸,如此豪情,真正能做到的,唯有紫禁城中运筹帷幄之当国者。世事如棋,吾辈壮怀激烈、..[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