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谈心——洞庭秋水砚池波
2018-01-12 10:49:40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洞庭为砚、君山为墨、宝塔为笔、苍天为纸,如此豪情,真正能做到的,唯有紫禁城中运筹帷幄之当国者。世事如棋,吾辈壮怀激烈、迎风而歌,无非亦是棋盘上一棋子而已……

  洞庭秋水砚池波,拿过君山当墨磨;
  宝塔倒悬权作笔,苍天能写几行多。

  世人都说“惟楚有材”,湘楚之人亦常以此自豪。观此诗各句,分别描摹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却是豪爽干云、霸气外露。
  相传此诗乃是联句而成,当年,曾师(曾国藩)偕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等,同登沅江凌云塔,观八百里洞庭,浩浩荡荡,气象万千,遂联句作诗。
  四人皆湖湘翘楚,一时豪杰,其中功名之盛,尤以曾师和左宗棠为最。

时势造英雄

  其实,吾中华乃泱泱大邦,卧虎藏龙,人才辈出,如过江之鲫,岂止湘楚而已。古人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人才之出,亦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所谓“时势造英雄”也。
  咸丰同治年间,长毛(太平天国)乱起,方有湘军之兴。世人皆以为湘军乃曾师(曾国藩)手创,其中却别有一军,由左宗棠所创,号为“楚军”,亦是湖湘子弟兵。
  湘军初建时,其根基是驻守长沙之湘勇,本由王珍统帅。曾师奉旨帮办团练,仿前明戚继光之成法,编束这支队伍。曾师所定湘军营制,一改自宋代以来之官、兵分离,而由大帅选统领、统领选营官、营官选哨官,以此类推,直至普通兵士,皆是官兵一体、环环相扣,大至全军、小至一哨,皆是子弟兵,而大权则集于曾师一人之手。后人曾以为,如此营制实令湘军成私家军,只知听命于统帅,不知效忠于国家,开后世军阀战乱之先河。此虽中肯之论,但彼时正值危急存亡之秋,练兵务求令行禁止,除此亦别无良策。
  统兵权归一之外,为免战场掣肘,曾师却将指挥权层层下放。一军之权全付统领,大帅不为遥制;一营之权全付营官,统领不为遥制,如封建之各国,节节相维,无涣散之虞。此又令湘军诸将得免手脚之束缚,放手打仗,其中如有自辟乾坤之志者,也尽有施展腾挪之空间。
  彼时湘军实为王珍旧部,曾师得以统领,无非凭借其侍郎之高位,王珍自然难服。二人遂时时不合,曾师以势力压,王珍遂萌自立门户之心。长毛进逼武昌,两湖危急,湘军兵单力薄,急需扩张。王珍交结湖南巡抚骆秉章等,得以另募一军,营制阵法等皆别树一帜,不与曾师同。曾师虽多方予以压制,奈何王珍与湖南官员极为融洽,而曾师却与地方多所争执。骆秉章等大力扶持王珍,嘉其志而壮其才,以牵制曾师。时左宗棠正在骆秉章幕中参赞军机,对王珍颇赞赏,曾说:“朋辈中如虞山(王珍之字)之刚明耐苦,义烈古人,实所仅见。”
  日后左宗棠奉命编练“楚军”,即弃曾师所定营制,而以王珍营制增改而成。因此,湘军、楚军,虽是同源,却非连根,泾渭分明。
  左宗棠此人,顾盼自雄、心气高傲,却命运不济,三次会试皆名落孙山,只是个举人。虽自比诸葛孔明,且自号“今亮”,却落魄不得志,只得以“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自况、自慰。左宗棠落魄之余,精研舆地、兵法,军兴以来,以不惑之年,襄赞巡抚张亮基、骆秉章等,聪明天纵,韬略自成,众人皆以为其终非池中之物。
  左宗棠在骆秉章幕中,常与人慷慨论事,证据古今,谈辩风生,旁若无人。骆秉章竟不置可否,静听而已,众人无不佩服其容人之度量。左宗棠一切专擅,楚人戏称之曰“左都御史”,因骆秉章官衔不过右副都御史,而左宗棠以幕僚而权压主公。
  日久,左宗棠之声名闻达于天阙,肃顺曾上奏先帝(咸丰皇帝):“左宗棠在骆秉章幕中,赞画军谋,迭著成效,骆秉章之功,皆其功也。人才难得,自当爱惜。”
  左宗棠后入曾师幕中,赞襄军机,专断如故。一日曾师出门阅兵,途中记起某事,须拜折奏明朝廷,不可拖延。正在踌躇间,忽听号炮声起,问部下,道是“左师爷拜折也”。急召左宗棠,索奏折底稿查看,正是自己所想之事,于是相顾而笑。宗棠之见识卓著,可见一斑。
  楚军既成,“今亮”左宗棠遂大有用武之地。宗棠率军东进,入江西、浙江,连战连捷,与曾师、鸿章等相呼应,长毛至此势力渐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李鸿章谈心——洞庭秋水砚池波

洞庭为砚、君山为墨、宝塔为笔、苍天为纸,如此豪情,真正能做到的,唯有紫禁城中运筹帷幄之当国者。世事如棋,吾辈壮怀激烈、..[详情]

螃蟹、茴香豆和山阴美食

其实不单在上海,在北京的那些年里,鲁迅也非常喜欢绍兴菜。当时北京专门做绍兴风味菜的山阴馆子有两家,一家名为杏花村,另一..[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