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终成作弄
2018-01-11 11:07:02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公元964年除夕,后蜀帝国皇帝孟昶心情大好,亲笔在钉于屋门两侧用于驱鬼避邪的桃木板上题下了两句吉祥话: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通常认为,这是中国最早的一副春联,文采飞扬的孟昶自然就是春联的“专利持有人”。
  不过,这个故事还没完,一年后,大宋帝国灭掉了后蜀,宋廷派到成都的第一任地方长官正是一个叫吕余庆的人。另外,宋太祖赵匡胤自大宋建立(公元960年)就将自己的生日定名为“长春节”,身居蜀地的孟昶在题写春联时也许并不知道“长春”乃宋之“圣节”,而据说后蜀降宋这一天正是宋太祖诞辰之日。历史上第一副春联竟然同时又是一双谶语。
  蜀道险远,所以蜀地天然与中原相区隔,内外沟通殊为不便。也正因如此,一遇分裂乱世,蜀中便会有独立政权产生,自古就有“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的说法。唐末,“起自贼寇”的军阀王建割据两川三峡之地,建立了蜀国,史称“前蜀”。由于中原战乱不已,很多士人名族逃入四川避难,为王建所用,经营着“沃地千里”的前蜀很快成为一个强国。但王建死后,他的继承人王衍是个无心理政的“文艺青年”,终日只沉溺在游山玩水、花天酒地当中,有“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的名句。还留下了一首著名的《醉妆词》:
  这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
  那边走,这边走,莫厌金杯酒。
  如此浮艳的辞句出自一位帝王之手,不难预见他的国家将有怎样的命运。王衍在位只七年,前蜀于公元925年被后唐所灭。
  又经过九年乱离,被后唐朝廷封为蜀王的孟知祥在公元934年趁后唐内部皇位争夺之机自立大蜀帝国,史称“后蜀”。孟知祥称帝没几个月就病故,他十六岁的儿子孟昶继位。
  孟昶这个名字被后世提到时总是会跟一物一人联系在一起:物是七宝夜壶,人是花蕊夫人。联想力好些的人还会马上悟到此物和此人都是孟昶在床上用的,自然也都是他骄奢淫逸终致亡国的明证。
  其实,孟昶初登帝位时,立志吸取前蜀败亡的教训,整顿吏治、举贤任能、廉俭持国、励精图治,使后蜀很快走向繁荣富裕,颇显出了一位少年新帝的英明,深得蜀中民心。公元941年,孟昶手书《颁令箴》颁行全国,以告诫诸郡县的官吏。此文一出广为流传,国民争相传颂。多年以后,宋太宗从中摘录出四句作为大宋的官场箴规:
  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这十六个字就是《戒石铭》。自宋开始,每个府州县的衙门都要立戒石于大堂前,戒石朝南的一面刻有“公生明”三字,向北的一面便刻着这四句,衙中长官坐堂理事,从坐北朝南的大堂里一抬眼就能看见,以提醒其秉公办事,为民着想。
  孟昶在四川当皇帝的三十一年间,中原正乱成一团,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直至大宋,政权不断更迭,加之契丹蛮族不时侵扰,生灵涂炭。而后蜀却几乎没有任何战事,不见烽火,不闻干戈,五谷丰登,安享太平。所以在四川的各种逸史杂记和民间故事中,对孟昶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而宋人修史时只说他荒淫无度,无非是为了标明宋灭后蜀的合理性。
  但长期的太平繁荣,也确实变成了后蜀走向灭亡的前奏。宫廷中的日日笙歌、夜夜美酒,把曾经的壮志豪情消磨殆尽。三十多年的太平日子足够一个国家成为富足之邦,也足够一个政权腐败变质。当政中后期,孟昶已经完全安于享乐,沉迷声色,比前蜀王衍更有过之。受其影响,整个后蜀朝廷也日渐奢靡,挥霍无度,只知寻欢作乐,醉生梦死。
  传说孟昶的七宝夜壶是用金、银、珍珠、美玉、钻石、翡翠及玛瑙装饰而成,精美无比。据载宋军攻占后蜀后,这件宝物被运回宋都,宋太祖赵匡胤看了十分生气地说:“一把尿壶都要搞成这样,如果是食器要搞成什么样!奢靡到如此程度,怎么能不亡国!”命侍卫将其砸碎。就是这则记载让这把夜壶进入史册流传后世,名气与孟昶本人不相上下。其实这个小故事很可能经过了文学手法的处理,其主要意义在于歌颂赵匡胤的圣明,至于孟昶是不是真的每天在被窝里塞这么个东西,显然无从考证。
  相比而言,花蕊夫人的故事似乎更可靠,至少更可考。因为这位美人自幼能文,尤长于宫词,有不少作品传世,差不多可以算作一个女诗人。其宫词的特点是用语浓艳,所描写的宫中生活场景极为丰富。这些作品对后人启发很大,所以后世关于这位美人与孟昶在宫中那些奢华淫艳生活的描写往往不厌其详,添油加醋。
  不过,花蕊夫人最著名的一首作品并非宫词,而是在孟昶死后完成的。公元964年末,大宋以五六万的兵力向后蜀发动进攻,而只顾与花蕊夫人夜夜逍遥的孟昶胡乱任用一干无能将领,空有高山险关却根本无力阻挡宋兵的长驱直入。宋军很快攻至后蜀首都成都,城中十四万守军竟不战而降。孟昶在国破之时曾经叹道:“我父子以丰衣足食养士四十年,一旦遇敌,竟不能东向发一矢!”自大宋出兵之日算起,只六十六天,后蜀即告灭亡。孟昶入汴梁被封为秦国公,七天后暴疾而死(一般认为实是被宋太祖毒死)。
  孟昶死后,宋太祖召见花蕊夫人并命其侍宴,因知其能诗,席间便要她来上一首。花蕊夫人随口成诵,就有了这首《国亡》诗:
  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此诗道出了深切的亡国之痛,却又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征服者的仇恨,甚至连敌意都没有,一句“妾在深宫哪得知”也可以摆脱对女色亡国的指摘。这首诗不光能证明花蕊夫人的文学才华,更能证明她的精明通透。宋太祖大悦并深深为之所动,这位美人于是又成为了另一座深宫里的宠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江山美人 终成作弄

公元964年除夕,后蜀帝国皇帝孟昶心情大好,亲笔在钉于屋门两侧用于驱鬼避邪的桃木板上题下了两句吉祥话:新年纳余庆,嘉节号..[详情]

大节与底线

古人好言“盖棺论定”,大抵是告慰死者的一种说辞。自古以来,一向都是盖棺易,论定难,愈是大人物,愈发如此。搁在今天这样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