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匪之巢
2018-01-04 10:43:44作者:方亮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一代巨匪”本·拉登命丧巴基斯坦,美国总统奥巴马忙不迭地以胜利者姿态将消息通报全世界。当其声音尚在人们耳边回响,美国已大动干戈地用航母将拉登尸体葬入了北阿拉伯海。
  消息传来,美国人民走上街头为仇人的暴毙而狂欢,官员们外出把盏庆祝甚至让北约布鲁塞尔总部内空无一人。这一切都与美国政府的小心谨慎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为拉登举行的“葬礼”上有军乐队和礼炮相伴,华盛顿对这位10年前夺走数千名美国人生命的恐怖大亨丝毫不敢怠慢,让他走得还算风光体面。
  谨慎的背后是对伊斯兰世界民意的敬畏以及对拉登身后留下的基地组织的恐惧。基地组织历经半个多世纪思想和组织上的发展,拉登之死的结果显然不会使其迅速萎缩,工业和信息社会的脆弱反而愈发广泛地为其留下“机会之窗”,谁也无法肯定拉登的死不会带来又一个“9·11”。美国政府一再强调对拉登的海葬遵循了伊斯兰传统,其中深意颇让人思量。而且,海上是没有坟墓的,所以不必担心这世上会多出一处伊斯兰圣地。
  巨匪已死,恐怖未已,美国人在欢庆的同时仍睁着一双警惕的眼睛。当拉登的尸身已无从寻觅时,世界开始重新打量他留下的基地组织。

库特卜指向远方

  1966年8月29日黄昏,一位名叫赛义德·库特卜的穆斯林被埃及政府绞死。在此之前,纳赛尔领导下的埃及已经尝试了种种手段将库特卜“招安”,但均未获成功。搞政变上台的纳赛尔十分清楚将这位极端伊斯兰思想集大成者、极端分子中先知式的人物处死的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就像库特卜面对前来”招安”的友人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们杀掉我,我的话就会更有力量!”
  但是,当威逼利诱均无法奏效时,纳赛尔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死亡让库特卜的大脑停止运转。
  绞杀之后,政府坚决不肯将库特卜的尸首交给其家人,目的同眼下美国政府如出一辙:防止其陵墓成为穆斯林的朝拜圣地。相隔半个世纪,同样的命运竟在库特卜、拉登这对师徒身上重演。
  上世纪40年代,当埃及仍未摆脱被英国殖民的命运时,远在美国求学的库特卜心中对西方的仇恨和鄙夷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一篇题为《世界是个不孝的孩子》的文章中,库特卜写道:“埃及教会了希腊,希腊教会了欧洲,但欧洲却抛弃了自己的恩人,还打她。当我们来到这里,请求英国归还我们权利,世界帮着英国与正义为敌,当我们请求制裁犹太人,世界也帮着犹太人与正义为敌。”
  带着这种对西方的恨,这位在出国前就已经十分有影响的伊斯兰作家回到了祖国,与他一同回来的是用武力应对西方的斗争路线。他曾说:“欧洲或美国的白人是我们的头号敌人”、“白人是全人类的敌人,一有机会就应该加以消灭。”
  此时的埃及仍处于法鲁克王朝的腐败统治与英国殖民者的奴役之下。在腐朽的国王整日忙于作乐和出卖国家利益之际,埃及社会处处涌动着反抗浪潮。与库特卜同出于极端伊斯兰思潮之中的“穆斯林兄弟会”以及后来成为埃及总统的纳赛尔所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成为所有反抗力量中最为有力的两股。但最终,捷足先登的是纳赛尔,一场政变让他成了这个国家的新主人。2500年来,埃及第一次由埃及人自己来统治,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
  “穆斯林兄弟会”原本也参与了政变,尽管出力不多。政变成功后他们与纳赛尔在国家前途问题上发生了根本分歧。拿枪的军人们压根没法同手握《古兰经》的穆斯林学者们同心同德,后者用伊斯兰教法治理国家的主张在军人们看来与谋反无异。双方渐行渐远,直至公开对抗。原本在归国后已经接受邀请在政府中任职的库特卜也终因政见不合而与纳赛尔分道扬镳。
  1954年10月26日,一名“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在纳赛尔的一场公开演说中向其连开八枪。在相当近的距离下,纳赛尔奇迹般地幸免于难。一场针对“穆斯林兄弟会”的大搜捕随即展开。库特卜也因与该组织的联系而身陷囹圄。尽管此后纳赛尔曾赦免其罪,但最终还是将其送上了绞架。
  极端组织眼中的一位圣贤就这样随风而逝,没有留下一块墓碑,却把一本在狱中所写的《里程碑》留给了追随者。此后,这本书成了极端宗教分子的精神指南。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巨匪之巢

“一代巨匪”本·拉登命丧巴基斯坦,美国总统奥巴马忙不迭地以胜利者姿态将消息通报全世界。当其声音尚在人们耳边回响,美国已..[详情]

老夫惯听怒涛声

鸿章乃动手办事之人,亦算是大清官场中之另类,朝中同僚自然厌烦鸿章琐碎认真。而鸿章用人,亦重其办事才干,不听其言,但观其..[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