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惯听怒涛声
2018-01-04 10:40:34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鸿章乃动手办事之人,亦算是大清官场中之另类,朝中同僚自然厌烦鸿章琐碎认真。而鸿章用人,亦重其办事才干,不听其言,但观其行,其中自然有“真小人”,但绝无“伪君子”。

  传语蛟龙莫作剧,
  老夫惯听怒涛声。
  此诗乃帝师翁同龢所作。其实,翁师傅一生弄权,身为“清流”领袖,光说不练,所谓“怒涛声”,多是他做“蛟龙”向他人所发,而非别的“蛟龙”对他所发。在鸿章看来,“老夫惯听怒涛声”,倒像极了为我立照,而兴风作浪之“蛟龙”,往往便是此帝师翁同龢(参阅2011年5月9日《中国经营报》第1910期D7版“养成笔力可扛鼎”)。
  岂不料人算不如天算,“蛟龙”亦有溺水之时。翁师傅精明一世,却在戊戌年栽了个大跟斗,被别的“蛟龙”一声怒吼,居然从此一蹶不振。

“常熟伪君子”

  鸿章乃动手办事之人,亦算是大清官场中之另类,朝中同僚自然厌烦鸿章琐碎认真。而鸿章用人,亦重其办事才干,不听其言,但观其行,其中自然有“真小人”,但绝无“伪君子”。
  荣仲华(荣禄)甲午年入京,会办军机。适鸿章身当前敌,朝中由翁师傅主持。仲华与翁师傅共事未久,即颇感烦恼,据传其曾给鹿润万(鹿传霖,时任陕西巡抚兼西安将军)递一便条,抱怨“常熟”(翁师傅籍贯常熟,世人多以“常熟”称之,如鸿章被称为“合肥”一般)奸狡成性,真有令人不可思议者。其误国之处,有胜于济南(即孙毓汶),与合肥(即李鸿章)可并论也。合肥甘为小人,常熟则仍做伪君子。刻与共事,几于无日不因公事争执。
  仲华说鸿章误国,鸿章自不敢苟同。彼时仲华当国日浅,对当家之难尚未感同身受,待到戊戌政变后鸿章调任两广,仲华已深谙挑担之累,遂有送别鸿章之举,并为鸿章跳出京师是非之地而道贺。
  但仲华说鸿章“甘为小人”,鸿章倒真不以为忤。鸿章以为,当此之世,“真小人”实在比“伪君子”好出很多,何故?“真小人”不装不卖,坦坦荡荡,其“小处”暴露无遗,对症下药,极易防范。欧美诸国,多以为人性本恶,而政府更是“必要之恶”,一不留意,执掌公权者必定作恶,因此多方钳制鞭策,务令其回归“公仆”之位,遂造就今日之强国强民。先以“小人”待之,而后方能造就“君子”,此可谓“先小人、后君子”之典范。
  反观吾中华,居高位之衮衮诸公,装腔作势,仿佛官阶越高、道德即越深,草民们非敬若神明不可,何来“监督”之举?虽有御史谏台,形同虚设,甚或沆瀣一气,以监督之权换苟且之利,狼狈为奸。“伪君子”浑身金光灿灿,舌若灿莲,其实城狐社鼠、沐猴而冠,却因蒙着一圈光环,权大无边,遂致窃国者侯、硕鼠横行。
  翁师傅为人,尚属谨慎,鸿章倒是未见其有贪渎之行。其于国之大害,乃在于营造“假、大、空”之官风,将个人之虚妄“名节”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譬如马关谈判,非割地赔款无可阻止日军锋芒,朝中大臣对此无不心知肚明,鸿章因此而有迁都抗战之议。翁师傅却既要倭人退兵,又不准鸿章割地,其实是为自己预留地步:倘遵其“不割地”之命,谈判必至破裂,“无能”“误国”之考语必定鸿章一人担之;倘不遵其之命,则不得不割地之“卖国”罪名,亦留给鸿章一人了。当此国家生死存亡之际,依旧如此斤斤算计,宁不教人心寒?

开缺回籍

  恭王薨后数日(1898年6月11日),皇上颁发《明定国是诏》,开始变法。又四日(6月15日),突颁明诏,翁师傅开缺回籍。此一大变局,震动朝野。自大清开国以来,帝师莫不极受礼敬,翁师傅之被黜,实乃空前绝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老夫惯听怒涛声

鸿章乃动手办事之人,亦算是大清官场中之另类,朝中同僚自然厌烦鸿章琐碎认真。而鸿章用人,亦重其办事才干,不听其言,但观其..[详情]

且介亭与上海菜

在鲁迅55年的人生中,上海是个重要的地方,他人生最后的9年生活在这里。[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