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当国谁之罪
2017-12-27 13:27:16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世传此诗乃五代十国时后蜀后主孟昶之妃花蕊夫人费氏所作。此女倾国倾城,宋太祖领兵入成都、灭后蜀,责其红颜祸国,其即口占一阕。巴蜀女子,果然麻辣,自辩之外,亦将天下儿郎骂尽,痛快淋漓。
  后人亦有女子作诗道:“三寸弓鞋自古无,观音大士赤双趺。不知裹足从何起?起自人间贱丈夫。”末句“起自人间贱丈夫”,与“宁无一个是男儿”,端的是绝配。
  吾中华自古即有“红颜祸水”之说。大凡朝政腐败、天下鼎沸之时,总有妖女现世,魅惑圣聪,荼毒百姓。殊不知,坐天下者,男儿也;治天下者,亦男儿也;祸天下者,依然是男儿也。男儿既祸天下,更祸女子,平日视女子为玩物、为仆役,抑或如刘备所言“如衣服”,而危难之时则以之为藉口、为替罪之羔羊。所谓“红颜祸水”四字,依鸿章之见,实乃天下男子自卑、自贱、自私之写照。

牝鸡司晨

  圣人有言:“牝鸡司晨,惟家之索”(母鸡打鸣,家道就要走到尽头),又言:“雌代雄鸣则家尽,妇夺夫政则国亡。”此真正混账逻辑、强盗话语。为何?牝鸡雄鸡,一个主内而下蛋,一个主外而报晓,譬如男耕女织,各有所司。倘或雄鸡失职在先,或者无能报晓,牝鸡身兼二职,鞠躬尽瘁,何错之有?此所谓“国乱思良将、家贫念贤妻”。牝鸡、雄鸡,能够报晓的就是好鸡。莫非,雄鸡不鸣,牝鸡亦不得鸣,天下齐喑,倒能齐家兴国不成?
  今之慈禧皇太后,当国已四十余载。值此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内辅幼主,外抗强权,迭经战祸,饱尝风霜。每当外人以为中国必亡之际,而终能涉险滩、越重峦,化险为夷。此等功业,岂是“侥幸”二字可以解释。其中运筹帷幄、殚精竭虑,比之历朝历代之帝皇,亦可属上上之流。
  尤为难得之处,慈禧皇太后并不偏安深宫,斤斤于“维持”,而是开洋务、兴变革,主动攻略,试图寻一救国之道,其中艰难困苦、筚路蓝缕,亦唯有如鸿章般之办实事者能体谅。其治国之精明,堪比唐宗;捭阖之大气,则远甚宋祖。令一将死之国,于僵卧之中,居然还阳,甚或显露中兴之态,揆之二十四史,此亦可算一绝大之奇迹。
  慈禧皇太后,年齿小鸿章一轮,同属羊,至为劳碌之命相。其当国之时,年方二十六岁,结恭王、胜保之力,诛肃顺、端华等权臣。“同治”之年号,即指太后垂帘、亲王辅政之“同心而治”,亦指慈安、慈禧两宫太后之“同心而治”。海外所谓慈禧太后擅权专制,如非故意造作流言,即属不谙大清内情。
  同光(同治、光绪)年间,我大清之政权,极为类似西人所谓之“公司”。辅政之亲王为“公司”之经理——初为恭王,及恭王下野,醇王(醇亲王奕譞,光绪皇帝之生父)代之;醇王薨后,庆王(庆亲王奕劻)继之,从未间断,至今依然。辅政之诸王,绝非傀儡,掌朝廷之枢纽,握军政之实权,而非外界所传之太后独裁。太后则为东家——东家实为皇上,然皇上年幼,由太后代行而已——行监督之职,拥最后否决之终极大权。
  鸿章以为,此等“同治”格局,正是我大清历四十年惊涛骇浪而仍能生存之关键,亦可算是“政制”变革创新之实际效用。(见雪珥著作《绝版恭亲王》中有关“叔嫂共和”的篇章)
  所谓“女主当国”、“牝鸡司晨”诸般说法,加诸这四十余年之大清国政,并不全然确切。女主固然当国,却不是单独柄政;牝鸡或许司晨,却绝非独唱报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女主当国谁之罪

后人亦有女子作诗道:“三寸弓鞋自古无,观音大士赤双趺。不知裹足从何起?起自人间贱丈夫。”末句“起自人间贱丈夫”,与“宁..[详情]

在酒楼上的鲁迅

鲁迅在京期间,几乎尝遍京城著名餐馆,著名的“八大楼”和“八大居”,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他的足迹。这份与北方美食结下的不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