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哥儿
2017-12-07 11:14:44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一夜之间,成都就被包围了。
  电线杆被砍倒,通讯中断,米、炭被人拦截,无法入城,粮食价格飞涨,而郊外农家也被禁止进城清运粪便,盛夏中的成都城立即成了一座臭城。
  1911年9月8日清晨,离“成都惨案”还不到一天,“省城四面,团兵已集城下”。这些神奇的“快速反应部队”,“半由哥老督促,手执刀矛,身穿号褂,分执红旗牛角叉”,将省城团团包围。
  军装齐备、番号响亮(“同志军”)、行动迅猛(一夜之间包围成都),如此大规模而高效率的动员和调动,难道真是所谓“人民群众”对“成都惨案”的自发行动?

“离间官民”

  在保路运动发展到了靠枪杆子说话的地步,所谓立宪派与革命党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

  在各种利益集团的烧烤下,四川早已是一个滚烫的辣油锅,就等着一瓢清水倒入,激起万千鼎沸。成都枪声响起,仿佛一个信号,全川立即大乱。各种武装团体迅速出现,都打着保路保民、营救蒲(蒲殿俊)罗(罗纶)名义,戕官毁衙。
  同盟会员熊克武坦陈:“革命党人遂勾结同志军,呼号而起矣。” 其实,从保路运动一开始,同盟会就渗透到保路运动中去,“外以保路之名,内行革命之实”。
  在同盟会看来,合法斗争成本高、收益低,他们更希望通过性价比更好的秘密活动,鼓动地方黑帮或立宪派冲锋在前,“激扬民气,导以革命”,天下大乱、越乱越好,实力弱小的革命党就可以乱中取胜。同盟会的精力放在了幕后操纵,激化矛盾上。那份《川人自保商榷书》,就是同盟会的革命创作,逼迫赵尔丰下令抓捕保路运动的头领们,从同情保路运动的温和派,成为镇压者。而与赵尔丰的抓捕几乎同时,数百名民众“巧合”地得悉消息,集体冲击总督府,逼退四道警戒线,最后在大堂前酿发血案。被逮捕的保路领袖们,指天划誓地说那份《商榷书》与自己毫无关系,而冲击总督的行为更是幕后另有主谋。如今,连帮会暴动都整齐地打出了“同志军”的旗号,试图让保路派们去顶缸,这毫无疑问,是一次十分成功的、借力打力的革命策划。
  早在5月份保路运动刚刚兴起时,同盟会就在成都四圣祠法政专科学堂开会,明确提出将“离间官民”作为重要的工作手段,“以保路为推倒满清的工具”,通过“鼓动股东大会,组织革命军”。这次会议之后,同盟会向更多的黑道成员敞开了大门。
  同盟会要推动的,是两股力量,一是以立宪派为主的保路者们,他们在明处,打着冠冕堂皇的合法斗争旗号;二是黑帮会党,他们在暗处,磨刀霍霍。
  保路运动每次开会,同盟会就鼓动群众反对立宪派的稳妥主张,“极言国有弊害,政府恶劣”,使人人知清廷之不可恃,非革命不可。这极大地推动了社会情绪的激化。冷静、客观、公正的考量早已成了“卖国”的代名词,连那些为了川民争取最好最现实解决方案的川籍京官们,也纷纷被开除“乡籍”,甚至发出了暗杀令,把保路运动弄成了一种带着恐怖气息的、一言堂的零和游戏。
  成都会议后,同盟会在随后召开的新津会议和罗泉井会议上,明确提出要与“会党”加强联合,组织同志军,利用保路名义,开展武装暴动,伺机夺取并巩固同盟会在联合战线中的领导地位。尽管“同志军”的主力绝对是地方的会党黑帮势力,这并不妨碍同盟会将功劳归于自己。四川同盟会会员曹叔实日后说:“该会(同志会)为同盟会所酝酿而开,该军(同志军)亦为同盟会所组织而成,而为辛亥革命之起点也。”相比之下,孙中山要客观和客气多了,只说过:“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李劼人记载道:“若不是革命党人在股东会、同志会中间煽动人心,恐怕连七月初一的罢市罢课也不能闹起来,就闹起来也不会坚持到半月之久的,革命党人也因为看透了宪政派的弱点,因此,在争路期间,他们就不谋而合地实行了孙中山所手定的办法,一面加入各地同志会,一面极力联络哥老会,暗暗地把光用口舌相争的同志会改成一种有武力的同志军,时机一到,就光明正大扯起革命旗帜来排满。”
  而一直在“合法、非法”两种手段间徘徊的保路派,到了全川鼎沸的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宪”不“宪”的。他们闹保路运动,本就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成都惨案”之后,同志会就派出人员“分向川南一带,与各地同志分会联系,策动其组织民团,进攻省城”。也要拿起枪杆子了。其中的黑道成员,如满口法律、文明的咨议局副议长罗纶,通过其父亲作为川北辈分极高的哥老会老大的关系,与新津、温江两地的黑道取得了默契,使自己“在川西南的同志会首领和哥老会舵把子中颇有号召力”。这为日后他被赵尔丰释放后,试图举兵暴动奠定了基础,也为他在四川独立后利用兵变、从长期的工作搭档、都督蒲殿俊(注意,不是“总督赵尔丰”)手中夺权奠定了基础。
  在保路运动发展到了靠枪杆子说话的地步,所谓立宪派与革命党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同志哥儿

1911年9月8日清晨,离“成都惨案”还不到一天(2010年12月6日《中国经营报》1889期D7版“成都的枪声”),“省城四面,团兵..[详情]

三位夫人和一个蛋

作为一个男人,蒋介石是幸福的,在一个阶段内,他有三位夫人并存:原配毛福梅、正印宋美龄、二夫人姚冶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