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第一幕
2017-11-13 11:05:53作者:押沙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以前人们一直说,世界上有四大古文明: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印度、中国。后来人们又发现了爱琴海的米诺斯文明,就变成了五大文明。但有些专家说:这个名单还不全,漏掉了两个——而且是最重要的两个:一个是大西洋的亚特兰提斯文明,一个是太平洋的“姆大陆”文明。
  亚特兰提斯的故事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但是“姆大陆”呢?这个文明比亚特兰提斯还厉害。据说,“姆大陆”疆土辽阔,比中国、美国、加拿大加在一起还大。“姆人”建立了两个庞大帝国,发明了飞船和核武器。一万多年前,其他人还在拿着石斧瞎跑的时候,姆人已经神气活现地在天上飞来飞去。后来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他们放弃了飞船,掩埋了原子弹,拿起木头弓,穿上兽皮衣,回归渔猎生活。
  这听上去倒是蛮有趣,可惜没啥证据。在挖出“姆大陆”的飞船之前,我还是暂时采纳五大文明的说法。以前,人们一度认为最古老的是埃及文明。但后来发现这个说法是错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才是最早的。它比埃及文明早好几百年,比中国文明早了差不多2000年,堪称文明之祖。
  它的开创者是苏美尔人。这个名字对很多读者可能没什么意义。但在人类历史上,他们是顶顶重要的一群人。从农业革命到现在,对人类影响最大的有两拨人。一拨就是6000年前的苏美尔人。另一拨则是200年前的英国人。前者开启了文明时代,后者开启了工业时代。
  当然“什么影响最大”这种话题很容易刺激民族情绪。有人会质问:你为什么不说孔子?为什么不说造纸术?再说我们还发明了豆腐!美国人会说:为什么不提爱迪生?为什么不说比尔·盖茨?再说我们还拍了《老友记》!但是撇开情绪,平心静气的想一想,我还是认为,一万年来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件事:文明诞生和工业革命。
  虽然他们如此重要,但我们对苏美尔人了解并不多。比方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肤色。有些白人说苏美人是白人,有些黄人说苏美人是黄人,还有些黑人说苏美尔人是黑人。我是黄人,所以我认为他们也是黄人。既然他们没有留下一张人皮,我这么说也就没什么错。
  苏美尔人虽然没留下人皮供我们鉴定,但却留下来许多遗产。他们非常聪明,发明了很多东西。有位学者一口气列下了苏美尔人的38项“世界第一”:最早的灌溉农业、最早的轮子、最早的文字、最早的犁……
  看完这个列表,我们可能有点不以为然:这些东西谁都会,苏美尔人不过是早了一步而已!——这个说法对么?也对也不对。埃及人和中国人会用犁、轮子,很可能就是从苏美尔人那里辗转学来的。古代世界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完全彼此隔绝。一个东西要是有用,总是会慢慢传到几万公里之外。50年不行,100年不行,1000年,2000年,总是能传到的。如果苏美尔人没有发明轮子呢?埃及人、中国人会不会自己摸索着发明出来呢?有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他们会漏掉这个发明,不用轮子,就这么凑合着过日子。美洲人和旧大陆完全隔绝。他们也发展出了文明,但就漏掉了好几样东西。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全美洲没有一个人会用轮子。印加人甚至连文字都没有。事情就是这么怪:我们觉得天经地义,到时候就该出现的东西,其实不一定就会出现。
  历史学界有一个古老的问题:文明是怎么产生的?这个问题就像中国的红学一样,催生出一个小型手工业,养活了一大群学人。但这个问题需要拆解。印度河文明怎么产生的?中国文明怎么产生的?这个相对来说比较好解释。它们可能是在人类第一个文明的影响下,刺激出来的。最关键的是这个问题:第一个文明是怎么产生的?鸡生蛋,蛋生鸡。但第一个新鲜热辣的鸡蛋,是怎么被排出来的?
  对此,学人们给出了五花八门的的答案,说起来相当复杂(我觉得比红学复杂)。但是大多涉及到一个关键词:灌溉。
  一万年前,农业革命就开始了。最早的农夫都是居住在高地上,刀耕火种,靠雨水浇灌庄稼。我们都知道“资本主义萌芽”这个词。这个词可以套用在他们身上,这些农业先驱处于“文明萌芽”阶段。这个芽一萌就是几千年,但始终不见有什么奇花异卉长出来。他们在文明的门口晃悠,但就是不推门进去。看上去很奇怪,但其实原因挺简单:他们的粮食产量太低了。不过这些农夫产出的食物,必竟比原始狩猎部落高得多,因此能支撑比较高的人口密度。于是,农业革命2000年后,许多村庄、小城镇都出现了。
  但产量还是太低!在雨浇地上刀耕火种,最多能维持一个小城市,无法支撑一个像样的城邦,更不要说正儿八经的国家了。这才是真正问题所在。4000年后,农业革命就走到了这个瓶颈口。它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才能进化成真正的文明。
  人类最早建立的定居点,集中在土耳其、以色列、叙利亚和伊朗。从地图上看,它们就像一个大圆弧,环抱着一个平原:美索不达米亚。
  而这个解决方案,也就藏在这个平原上。 
  原始农民不喜欢这个平原。因为它潮湿泥泞,而且降雨量很小。用他们的技术手段,没法耕种。因此,他们把这块地方留给了苏美尔人。以前,人们一直认为苏美尔是外来人。后来的考古发现,证明他们确实是本地人,一直居住在这个平原上,半死不活,很不起眼。但是后来他们发明了一样东西,彻底改变了形势——这个东西就是灌溉农业。
  苏美尔人从高地邻居那里学到了农业,并加以改善。他们放弃了刀耕火种,排干了沼泽,用河水灌溉农田。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但却耗费了漫长的时间、巨大的人力,并颠覆了他们的生活。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一旦建立了灌溉网,这块土地肥沃得出奇。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给平原带来了大量的淤泥,使它的地力极为富厚。有一份记录,在有些地方,收获可以达到种子的87倍。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它意味着大量的食物,足以供养庞大的人口,也足以供养一大批专业人士——祭司、工匠、士兵、政客,文人,乃至国王。
  灌溉农业改变了苏美尔人。他们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地理上的牢笼。再也没有人会离开这么肥沃的土地,四处迁徙。苏美尔人心甘情愿地被这块土地禁闭了起来。他们也给自己建立了一个社会性的牢笼。灌溉农业需要大量的劳力,需要高度的组织化,于是,社会开始了集权化进程。
  文明也就这样从牢笼中产生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文明第一幕

以前人们一直说,世界上有四大古文明: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印度、中国。后来人们又发现了爱琴海的米诺斯文明,就变成了五大文..[详情]

一地鸡毛

大清国的副省级离休老干部王先谦,实在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成为舆论的焦点。[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