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和王昭君
2017-10-12 11:09:46作者:徐滇庆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匈牙利王宫雄踞梵赫山上,沿着多瑙河的方向延展300多米长。从多瑙河边仰望王宫显得格外高大雄伟。有缆车把游客从多瑙河边带到山顶。如今,王宫的一半是博物馆,展出许多珍贵文物和艺术品。另一半是塞切尼图书馆。虽然在王宫里稍微转转就得多半天,值得。

纪念碑的时限

  在盖雷尔特山上有不少塑像,不熟悉匈牙利历史的人即使看了也记不住来历。唯独有两座纪念碑给游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座是在山顶上正对着伊丽莎白大桥的盖雷尔特纪念像。匈牙利的地理位置恰在三大宗教的交界处。南面是伊斯兰教,东边是俄国的东正教,西南是罗马天主教。之所以这里大部分居民信奉天主教,是因为在宗教争夺地盘的时候匈牙利曾经涌现过一些出色的传教士。盖雷尔特就是他们的杰出代表。他从意大利的威尼斯来到布达佩斯传教,于1046年被异教徒抓住,他坚持不渝,最后被装在木桶中从山坡上滚下去,丢进了多瑙河。后来,匈牙利人不仅在他殉教的地方修碑纪念他,还把整个山命名为盖雷尔特山。
  第二个纪念碑在盖雷尔特山的最高处,拔地而起有40多米高。现在的名字叫自由女神像。当初叫做“解放纪念碑”,专门用来纪念苏军解放匈牙利。且不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是是非非,仅仅在1956年匈牙利事件中前苏联领导人的大国沙文主义就足以让匈牙利人离心离德。我绕着纪念碑走了一圈,发现有许多残缺不全的地方。朋友说,凡是给前苏联歌功颂德的地方都被当地人给敲掉了。修建纪念碑无非是要给后人留个念想。
  斯大林真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修这个塔?

匈奴寻踪

  为了庆祝匈牙利建国1000周年,在布达佩斯的东北建造了宏伟的英雄广场。中间是36米高的塔柱,顶端站着一个天使,他一手拿着双十字架,一手拿着匈牙利王冠。柱前石碑上刻道:“纪念为人民的自由和民族的独立而牺牲的英雄”。和我们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差不多。最引人瞩目的是柱前耸立着的一组塑像,阿尔伯特威风凛凛骑在马上,左右各有三个身着东方服饰的勇士。据说他们就是创建匈牙利七个部落的首领。在群雕后面成半圆状分列着14位匈牙利历史名人。在广场的两边是博物馆,后边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公园。匈牙利建国只有1000年,在此之前,匈牙利人来自哪里?
  有人说匈牙利是匈奴的后裔。汉朝大将卫青和霍去病带兵击败了匈奴,匈奴人狂奔西去,一直跑到匈牙利才站稳了脚跟。我在匈牙利国立博物馆中看到一幅匈牙利民族的迁移路线图。迁移的起点在如今的哈萨克。看起来,匈牙利确实和匈奴有关。回来之后我翻了一下历史书,方才有点明白,不过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生活在长城以北的匈奴就已经相当强盛。秦始皇派公子扶苏和大将蒙恬率40万大军镇守北疆,并动员数百万民众修筑长城,目的就是防范匈奴南侵。楚汉相争之际,匈奴的军事优势更加明显。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之后率30万大军北伐,居然被匈奴包围在山西平城。刘邦差点当了匈奴的俘虏。这口气一直憋了60多年,到汉武帝时,历史天平开始向汉朝倾斜,逐渐改变了匈奴强汉弱的态势。汉武帝连续18次发兵征讨,深入穷追20余年。每次大军出塞都斩杀首级数万。汉朝虽然取胜也打得筋疲力尽。到了汉武帝晚年,公元前86年,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十余万大军出塞,结果吃了个大败仗,几乎全军覆没,李广利被俘投降。在数百年的征战中,汉朝和匈奴之间互有胜负,谁都吃不掉谁。
  公元前52年,匈奴分裂为南北两个部分,相互攻掠,国势立刻衰败下去。呼韩邪单于率南匈奴向汉朝求和请婚。公元前33年,王昭君出塞和亲。王昭君是个伟大的和平使节,在她的努力下匈奴和汉族之间保持了50多年的和平。北方草原上“边城晏闭,牛马布野”。汉书记载:“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亡干戈之役”。
  在公元89年,东汉大将窦宪和南匈奴合兵出击,把北匈奴打得无处藏身,一直向西跑到中亚去了。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如果匈奴没有分裂成为势不两立的南北两部,如果南匈奴不是全力和汉朝合作出兵征讨,那么也许今天匈奴还作为一个民族存在于蒙古草原。
  北匈奴跑到中亚去了。南匈奴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在当今中国的56个少数民族中没有匈奴?入塞的匈奴人有数十万。聚集在山西、内蒙古一带,和汉族混居。久而久之,他们的文化受到了儒家文化的影响,加快了民族融合。由于汉朝皇帝姓刘,为了表示忠诚,呼韩邪的后代自愿改姓为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匈牙利和王昭君

匈牙利王宫雄踞梵赫山上,沿着多瑙河的方向延展300多米长。从多瑙河边仰望王宫显得格外高大雄伟。[详情]

洋干部下岗

洋干部也能上能下,说换就换,这当然是件新鲜事,表明大清中央在干部人事任免乃至外交方面的日渐雄起。[详情]

热文排行
亲王素描

尽管早已通过大量的情报及公文往来,对大清国这位年轻的“总理”了如指掌,但当英国代表团与恭亲王奕訢共处了...[详情]

英国人的算盘
刺刀下的大拆迁——八国联军占领下的天津
夏:禅让的终结
米芾怎样拍马屁
老欧洲人
中国海军:晚清五十年
子曰吃喝
恭亲王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