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2017-09-26 14:34:35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回家,回家

  1901年3月,澳洲军队开始撤离中国,防务由香港调派的皇家威尔士燧枪兵全面接管。有17名新南威尔士部队自愿留在华北,接受了高薪,负责警卫英国控制的铁路线。
  就在回国前,新南威尔士部队的一等水兵本耐特(Bennett)因精神疾病开枪自杀。
  3月底,新南威尔士部队和维多利亚部队先后移交防务,在天津集合。3月29日,英军派遣运输舰清图号(Chingtu)运送澳洲军队离开大沽港口。澳洲兵几乎每人都装着或多或少的中国“纪念品”,而整个军团则带了两件大的纪念品,一件是本文开头所提的西班牙铜炮,另一件则是一座当时就已有三百年历史的铜钟,至今保存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战争纪念馆中。
  清图号4月5日离开香港,踏上返乡途。20天后,部队到达悉尼,进行了严格的隔离检疫。5月3日,澳洲官方在悉尼为军团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两支部队都在悉尼著名的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现歌剧院附近)登陆,接受检阅和民众欢呼。随后,维多利亚部队就从悉尼的红番(Redfern)车站乘坐专列返回墨尔本。
  1903年,两支部队的所有士兵被大英帝国政府授予“中国战争奖章”(China War Medal )。

澳洲人眼中的八国联军

  对于“子弟兵”们在中国的行动,澳洲媒体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不断发表随军的两名记者从中国发回的报道。
  1901年4月26日,《悉尼先驱晨报》采访了在天津英军司令部担任参谋的奇亚夫上尉,发表了题为《海军归来》(Return of the Naval Contingent)的长篇专访。
  奇亚夫对记者评论了各国军队。他表示,很欣赏德国军队的年轻、健壮,行军路上一路唱歌,很有修养,纪律很好——其实,在八国联军中杀戮最狠的,就是他所欣赏的这支德国军队。赴华作战,对于德国军队来说也是第一次参加国际行动。
  对法、俄军队,奇亚夫显然很不以为然。他说,没有谁真把法军当回事,连法国的盟友俄国也只在需要利用的时候才亲近法军。当英俄因天津铁路发生危机时,法国人虽然嘴里不断喊“俄国万岁!”帮腔,但都只是嬉笑着在边上看热闹而已。法国人最不守纪律的是巴黎连队(Parisian regiment),这个连队的军官似乎对士兵失控了。至于俄国人,奇亚夫上尉说:“干脆该叫他们石头”,因为“太笨重了”,他注意到俄国士兵经常被军官毒打,居然也能忍受,照样会跟着军官拼死作战。
  至于奥地利和意大利士兵,则擅长长途行军,意大利人不大会打仗,喜欢躲在英军翅膀底下,但瓦得西到任后却把意大利人调去和德国人一起作战。
  奇亚夫认为英军犯了一个大错误,就是不该将印度的“Kahars”人调去中国,这些人在印度做做苦力(coolies)还行,但在寒冷的中国没有用处,派他们运输军需,经常要派重兵掩护,被其他国家嘲笑。而一个中国苦力往往能顶一打(十二个)印度人,价格只有印度人的一半。
  奇亚夫很自豪地告诉记者,印度士兵也和澳洲士兵一样第一次参加多国行动,有机会对列强军队进行比较观察,印度人最后得出结论:还是“英国主人”最好!
  日本人在奇亚夫眼中,是一群套着制服的小矮人,从他们的脸上就能看出笑容和斗志并存。日本人能吸收西方文明中的好东西,但同时又保持他们自己的优秀东西。奇亚夫认为日本人很虚伪,即使今天在与中国人打仗,明天照样可以勾着中国人的脖子称兄道弟。他认为,日本是大英帝国在远东最好的朋友,俄国人在外交上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在中日战争(指甲午战争)中去干预这群小矮人。
  至于美国人,奇亚夫认为那绝对是“我们的兄弟”,美军的军需供应做得最好,所以穿着的军服也是整个联军中最整洁和漂亮的。大英帝国在远东只有美国和日本两个朋友。
  奇亚夫告诫澳洲国人,列强中总有人想抢夺“我们的”贸易,这迟早会威胁到澳大利亚宁静的海岸,所以,澳大利亚要居安思危,时刻准备制订周密的计划保卫自己的海洋和陆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1901年1月1日,八国联军占领下的北京张灯结彩,却不是为了庆贺阳历元旦,而是为了庆贺在世界的另一头诞生的一个新国家:澳大利..[详情]

生死撤退:浙大西迁往事

2017年7月,浙江大学一名在读生参观上饶林和顺博物馆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印有原浙江大学教务长苏步青先生赠予当地乡绅的茶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