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2017-09-26 14:34:35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进攻保定府:肮脏的报复行动

  留在天津的维多利亚部队,参加了1900年10月对保定府的战斗。这次行动从10月12日开始,共用了二十五天。八国联军共派出了7500名士兵参战,维多利亚部队出动了150人。据澳洲军队的战时记录,因乡村基本被破坏,行军异常艰难,给养供应不上。当地一头奶牛误闯澳军行军行列,给维多利亚部队送来久违了的牛肉大餐。
  一等水兵伯徒托(Bertotto)的日记记载,他们曾行军到一个名叫五阳湖(Wo-yang Hu)的地方,从村庄内搜罗了一些鸡、蛋及玉米等,美餐了一顿,这是他们登陆华北以来最好的一顿。次日,他们又在沿途搜查了一所大宅子,想找到些银子,但没有成功,却在另一幢房子里找到些金叶子,终“因体积太大也放弃”了。
  军粮供给相当困难,澳洲军队每人每天只能配给两只玉米面饼,这一困境到10月20日才得到缓解。当天他们到达十八洲(Shih-pha chow),从一所民宅中找到大量的小鸡和鸡蛋。这房屋的主人早将家小送到安全地带躲藏,自己则为澳洲军队忙前忙后生火张罗,搬运柴禾。伯徒托还注意到,房屋主人将孩子们的衣服悄悄藏起来,担心澳军可能会对孩子们不利。
  10月21日,联军到达保定,但中国守军已经投降。维多利亚部队负责看管那些据说是对虐杀传教士和西方商人需承担责任的“罪犯”,这些人被移交给德军处决。德军命令囚犯们自己挖好坟墓,然后排成一行枪决,尸体就滚入自己挖的坟墓,然后掩埋,其杀人工作的严谨和细致令澳军惊叹。随后,维多利亚部队又负责看管城里的满人,整晚上担心会被劫狱,这些满人则被法国军队枪决。
  征伐保定府,其实在军事上毫无必要,而是针对中国平民的残酷报复。德国人因其驻华公使克林德被清军官兵杀戮,而推动发起了这一报复行动。
  从出发之日到11月7日回到天津,维多利亚部队 “一路上根本没有见到敌人,更不要说与敌人作战,所见无非都是洗劫、纵火和处决”。
  跟随澳军行动的奇亚夫上尉,事后不仅指责德国人没有根据计划准备好交通工具,也指责法国人故意给澳洲人分配了最漫长艰难的一条线路(行动由法国将军统一指挥),以助法国军队夺得头筹,这与北塘战役中俄国人故意不提供火车以便自己抢功是一致的。当《悉尼先驱晨报》的记者问奇亚夫,为什么联军之间的合作会这么差,他认为惟有“我们不列颠人(the British)”遵守规则,其他国家却都各行其是。

英国人和俄国人差点爆发战争

  征伐保定府之后,维多利亚部队的住宿大为改善,终于可以从帐篷搬到屋子里住,以度过难耐的冬天。
  伯徒托在11月14日执行了一次护送中国基督徒的艰巨任务。他和另一位澳洲士兵每人携带300发子弹,在一个向导和一个翻译的陪同下出发。途中又有两名日本士兵参加进来。这6名不同肤色的人,晚上就挤在一个房间里休息,这令伯徒托感慨很多。次日傍晚他们找到了那些即将被义和团围困的中国基督徒,将55名妇女儿童、四名商人、两名中国官员送到天津。那些脱离了危险的中国人对他们千恩万谢。
  维多利亚部队参与的最重要的行动,是对抗俄国军队。1901年,在联军占领的天津,英军根据工程师金达(C.W.Kinder,曾任中国关内外铁路总局总工程司)的建议,准备在京津唐铁路边建一条岔路,受到俄国人的阻挠。俄国人说岔路所经过的土地是给他们的新租界,英国人则坚决不认可。双方越闹越僵,剑拔弩张。位于冲突第一线的是锡克兵及香港军团,维多利亚部队受命前往增援,新南威尔士部队也从北京紧急抽调了60人赶往天津。与俄军布下的6000人马相比,英军只有1900人,明显处于弱势。英国从香港紧急调派大量援军,精锐的皇家威尔士燧枪兵再度被征召到华北。经过多方外交斡旋,英俄之间总算避免了一场武装冲突。
  作为联军占领地区的警察,维多利亚部队必须经常面对纪律败坏的各国军队。曾经有一次与法国军队发生摩擦,法军居然上起刺刀进行攻击,导致澳洲士兵多人受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1901年1月1日,八国联军占领下的北京张灯结彩,却不是为了庆贺阳历元旦,而是为了庆贺在世界的另一头诞生的一个新国家:澳大利..[详情]

生死撤退:浙大西迁往事

2017年7月,浙江大学一名在读生参观上饶林和顺博物馆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印有原浙江大学教务长苏步青先生赠予当地乡绅的茶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