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2017-09-26 14:34:35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强奸成了一种消遣,屠杀则成了一种娱乐”

  《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arald)曾刊登了新南威尔士部队的一名士兵发自北京的来信,描写了中国首都的悲惨生活真如人间地狱,大街上成千的野狗像狼一样地在啃咬着中国人发臭的尸体,而夜晚则枪声不断。
  在北京的各国军队,普遍纪律很坏,抢劫几乎得到了所有国家的军官们的默许,正如西方史学家所说,当时列强军人在北京, “强奸成了一种消遣,屠杀则成了一种娱乐”。
  澳洲军队曾经奉命袭击了一所据说是义和团首领所拥有的大宅,宅内的家具被搬到英军司令部使用,剩下的东西被洗劫一空,珍贵的皮毛、丝绸和瓷器等不久被拍卖,所得约350墨西哥元,被众人瓜分。但在瓜分后,上级却下达了命令,要求他们物归原主,原来,他们因情报错误,误攻了目标住宅的邻居。
  澳洲军队也参与了对中国人的掠夺行动。
  一次,驻守喇嘛庙的澳军得到中国线人报告,说在北京北面20英里的长辛庄,义和团埋藏了大量财宝,估计值20万两白银。英军负责战利品管理的图鲁奇(Tulloch)上校,十分兴奋,立即带了25名俾路支士兵(西南亚人)及转达情报的澳洲军官布莱克(Bertie Black)前往征讨清剿。
  到达目的地后,他们开始挖地三尺,那位中国线人则表示自己可以到下个镇子高丽营去确认是否还有更多的财宝,结果,这个华人在高丽营被愤怒的同胞所杀。
  在长辛庄一无所获的图鲁奇上校,立即带他的人马杀奔高丽营,遭到了冷枪的射击。他们遂将当地的头人和最富裕的典当行老板抓来,以英军遭到攻击为理由,要求交出3.5万两白银的“罚款”,否则夷平整个镇子,并将此两人抓为人质。
  当高丽营开始筹款时,图鲁奇上校听说有大群义和团赶来集结,就调集了更多的士兵对高丽营进行了攻击,杀死了40多人,半个镇子被摧毁。
  消息传回北京,英军司令加斯利(GASELEE)将军大为震惊,命令图鲁奇上校立即返京。英军撤退得十分匆忙,连大多数赎金都来不及带走。加斯利下令严禁此类行动,除非有确切证据表明那些地方有敌对行为。
  但1901年元旦后,加斯利将军却亲自下令对高丽营进行了又一次讨伐,以收缴上次索要的赎金。这次由100名日军、350名俾路支士兵和锡克士兵、26名新南威尔士部队士兵组成了一支大部队,计划如拿不到钱,就将镇子摧毁。
  这支“讨债军”在大雪中艰难跋涉到目的地后,却发现镇子里的居民早就跑光了。联军挨家挨户地彻夜进行搜查,也查不到任何宝藏的下落,只好捣毁了镇上的佛庙泄愤。澳洲随军记者韦尼写道,这种肮脏的“军事行动”,其唯一目的就是摧毁和劫掠,镇压义和团无非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令“渴望一个值得的、对等的战斗”的澳洲军队日渐不满,他们开始想家。
  1900~1901年的华北,就这样被打着各种借口的人所劫掠着,先是义和团,而后是官军,再就是各国联军。《悉尼先驱晨报》曾直接引用美国报刊的话:“进军北京就是一次洗劫的狂欢。”显然,迟到的澳洲军队不仅错过了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也错过了洗劫的最好机会。

建设“文明新北京”

  新南威尔士部队在北京还承担了大量警察功能。他们曾试图禁止中国人聚赌,并且多次冲击赌场,抓了一些赌徒,但最后收效甚微。在卫生防疫方面,他们组织中国人清扫大街,对乱扔垃圾者处以鞭打50的重罚。
  被枯燥的警察工作困扰着的澳洲兵,因没有足够的啤酒,便开始学着喝中国的烧酒。几杯烧酒一下肚,澳洲兵“就疯狂”了,事故不断,最后,英军明令禁止饮用烧酒,并警告中国人胆敢再卖烧酒给澳洲士兵就将被鞭打。
  担负治安责任的澳洲军队,还任命了几名军官出任法官,专门处理中国人之间的纠纷。有一次,一位中国基督徒前来状告另一位中国人利用权势欺诈他,后者曾是李鸿章的仆人。但李鸿章仆人却反控这位基督徒利用外国势力敲诈他。澳洲军官认为两方都很明显地在撒谎,最后下令各打50鞭。
  在随军记者韦尼发回给《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的报道解释道,鞭打李鸿章的仆人,是要让他知道,他的主人现在保护不了他;而鞭打基督徒,则是要告诫他不可滥用信仰牟取私利。
  李鸿章的仆人被打后,居然给澳洲军官磕了3个响头,他原以为落到洋人手里,可能会被处决了。
  1901年的元旦,在北京的英军各部队2000多人举行了大阅兵,庆祝澳洲殖民地组建联邦。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1901年1月1日,八国联军占领下的北京张灯结彩,却不是为了庆贺阳历元旦,而是为了庆贺在世界的另一头诞生的一个新国家:澳大利..[详情]

生死撤退:浙大西迁往事

2017年7月,浙江大学一名在读生参观上饶林和顺博物馆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印有原浙江大学教务长苏步青先生赠予当地乡绅的茶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