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2017-09-26 14:34:35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终于踏上了华北大地

  9月8日上午,澳洲军队抵达大沽口,加入了足有130多艘船只的各国舰队的行列。他们并没有受到管理港口的联军军官的欢迎,因为多国军队的复杂调动,令港口管理十分艰难。
  澳洲军团得到了新的命令:维多利亚部队驻守天津,新南威尔士部队则将继续进军北京。
  9月15 日,澳洲军队终于踏上了华北大地。他们在日记中,对这片肥沃土地因战乱而荒草遍野大为感叹。从塘沽到天津的路上,凡是由俄国人占领的河东地区,几乎每个村庄都被毁灭、每间房屋都失去了屋顶,俄国人强拉中国苦力,却在他们完工后就地枪杀,或赶入河中淹死。而由日本、美国和英国联合占领的河西区域,房屋基本完好。澳洲随军记者韦尼(Wynne)记载道,中国人似乎并不为满地创痍而担心。
  当天晚上宿营,澳洲军队遭到了中国蚊子和各种小昆虫的猛烈进攻。第二天下午一时,他们终于到达天津国际跑马场(Internatioanl Racecourse)的营地。
  为他们张罗营地的是一位澳洲老乡奇亚夫上尉(Captain Keogh),他还为澳洲军队搞到了帐篷,令他们不必露宿。奇亚夫是昆士兰人,在报考新南威尔士征华部队时落选,索性就自费到了中国,得到英军驻天津司令坎贝尔(Campell)将军的赏识,成为其参谋,专门处理人事。奇亚夫此后还担任了警察长(Police Magistrate),下辖120多名澳军、40名德军以及一些印度和中国警察,每天要处理三四十个案子。因为在司令部工作的关系,他有机会参与了多次大的军事和警察行动。

第一战进攻北塘被俄国人愚弄

  9月16日,刚安顿下来的澳洲军队接到战斗命令,维多利亚部队和新南威尔士部队联合派出300人,参与联军对水陆要塞北塘的攻击。
  临出发了,英军才发现俄国人控制下的铁路,只允许德国人使用,遂只好改用驳船从水路行进。天气十分炎热,而且大雨滂沱,每人却只带了3块饼干和两盎司的罐头肉,走在前面的锡克(Sikh)士兵不断因中暑而倒下,全军饥饿难耐。行进了10个小时,终于在傍晚6点抵达了俄军的一家战地医院,却发现就在1小时前,拒绝他们使用铁路的俄国人,已经抢先占领了目的地。
  又乏又恼的英国军队只好就地宿营,却难以找到足够的食物以及干净的饮用水。唯一令英国人幸灾乐祸的是,中国军队主力早就撤离北塘,却留下了一些射击手,给俄国军队造成很大伤亡。当俄国人终于攻下清军阵地时,只发现了4具尸体,而俄军自己却有10多人阵亡、30多人受伤。
  澳洲军队的首次军事行动,就因联军内部的勾心斗角无果而终。  

进军北京后澳军开杀戒

  10月10日,新南威尔士部队开赴北京,接替即将返回香港的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兵。
  他们雇佣了大量的中国帆船,载着行李,以及为北京的联军部队携带的3万件军毯,沿北河的纤道由一大群中国苦力们拉纤前进。上尉斯班(Spain)带了相机、海军候补少尉摩宁(Midshipman Murnin)则为此次行动记录了详细日记,令后人得以回顾京津之行动。
  两天后,他们到达杨村,遇到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哨所。这是澳洲军队第一次在战地遇到美国兵,澳洲人从美国兵手里买到不少好东西,如罐头装的水果、牛肉、香烟等,很多价格甚至比悉尼市场还便宜,这令大家喜出望外,也对美军的丰富供应感慨万千。
  途中,他们还遇到一个掉队的意大利士兵,他刚被中国人抢走了步枪。随同新南威尔士部队一起赴北京的4个孟加拉枪兵,立即追入高高的青纱帐,几经搜索,抓住了抢枪的中国人。澳军军官对中国人的处罚,是命令他们帮助扛着马克沁机枪的沉重架子,几小时后就释放了他们。处罚如此之轻,令那几位被抓的中国人大为吃惊。
  摩宁在日记中说,星期天宿营后,百感无聊,就闯到村庄里去收寻古董,可除了供奉着神像的庙宇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后从一些人家的墙上摘了些书画当做战利品。
  经过10天行军,新南威尔士部队到达位于北京东交民巷的英国使馆。部队被分为三部分:1名军官及50名士兵驻守使馆负责警卫,3名军官和60名士兵被派到喇嘛庙警卫,其他的人则在庄王府建立司令部。庄亲王载勋曾在府内设坛,成为义和团的指挥中心。
  离开澳洲以来,他们第一次可以在屋子内住宿了。
  在北京,澳洲军队终于开了杀戒。
  喇嘛庙的澳军指挥所,与一间丝绸库房很近,一天,指挥所与库房之间的一所民宅被人纵火焚烧。澳军抓住了纵火的中国人,却正是被烧房子的主人,翻译官证实说那是个著名的义和团成员。这位勇敢的义和团员,事先将家小送走,然后焚烧自己的房子,希望能火攻澳军。次日早晨,5名澳洲士兵组成了行刑队,对这名义和团员执行了枪决。这是新南威尔士部队在中国的第一次处决。
  又有一次,6名中国人“偷”回了被澳洲军队征用的他们自己的毛驴,被当做“小偷”,半小时后就全被枪决了。
  新南威尔士部队在北京参加了多次对义和团成员的枪决行刑,瓦德西到任后,为了威吓中国人,命令对捕获的义和团一律采用斩首方式处决。澳洲军队觉得这太不人道,从此就不再出任行刑任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北京城里的澳洲军旗

1901年1月1日,八国联军占领下的北京张灯结彩,却不是为了庆贺阳历元旦,而是为了庆贺在世界的另一头诞生的一个新国家:澳大利..[详情]

生死撤退:浙大西迁往事

2017年7月,浙江大学一名在读生参观上饶林和顺博物馆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印有原浙江大学教务长苏步青先生赠予当地乡绅的茶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