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联合国与美国战略
2017-09-23 10:16:29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特朗普在今年的联大一般辩论上风头无两,在四十多分钟的演讲中,被点名批评的国家有四五个,再次本色出演了“大嘴”的风格。当然,对于特朗普的演讲各方的反应不一样,尤其是被批评的国家也是绝地反击。从观察特朗普和美国的角度来看,这篇演讲稿多少也透露出来了“特朗普主义”的雏形,那就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是特朗普对外战略的指导思想,至于什么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特朗普的这篇演讲稿算得上是比较系统的阐释,而在联合国大会这么一个特殊的场合阐释外交政策的思想,特朗普也是坦诚到令人不适应。

   虽然之前特朗普将联合国当作清谈馆,这一次也没有忘记批评联合国管理不善和官僚主义,但是它对联合国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尊重,原因在于,联合国是国家的联合体,是尊重主权的。联合国基于主权国家而追求国际和平与繁荣的理想,则在一定程度上与特朗普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是比较契合的,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自己的外交政策的报告,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而演讲稿的主要撰稿人来自班农的盟友、总统高级顾问米勒,文稿中的火药味浓烈,也就可以理解了。

   特朗普如何实施“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呢?必须依靠美国强大的国力,演讲一开始,特朗普就告诉联合国的成员国们,美国军队世界一流,明年要投入7000亿美元,同时美国的经济正在强劲复苏,换句话说,美国硬实力越来越硬。这也是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战略的体现,或者说他在自夸上任以来取得的政绩,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跟里根总统倒是有几分相似。通过大规模减税,吸引投资,推动制造业的回归,增加蓝领的就业机会。与此同时,不放松军事投入,现实主义者不会相信“永久和平”的愿景,更相信手中的武器。

   现实主义者都是国家中心主义,国家利益至上,没有哪个总统能够把美国的利益表达得如此赤裸裸。特朗普“狂怼”多边主义协议等超越国家的组织和协议,认为那些协议都不靠谱,对全球治理、全球化、自由主义的高度不信任,特朗普跟美国知名的财长汉密尔顿是比较相似的,特朗普坚持的保护主义的经济政策更是与汉密尔顿的思想不谋而合。特朗普没有在演讲中提到《巴黎协定》,此举让法国总统马克龙非常不爽,原因很简单,这个法国非常看中的全球气候变化的多边框架协议根本没有进入特朗普的法眼,至少他不愿意在联合国大会这么一个场合浪费时间。

   特朗普在演讲中最频繁提到的一个词汇居然是“主权”,这也是比较稀奇的,美国总统在多数时间都是高扬“人权”的大旗,对主权进行干涉。特朗普甚至还说,“在美国,我们不希望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任何人,只是让它自然发光发亮,成为所有人瞩目的模范。”这难道不是特朗普明晃晃的谎言吗?联系到特朗普对主权的强调,特朗普外交政策转向的标志,并不是美国要改变不干涉的政策,而是特朗普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有人在这篇演讲稿中看到了小布什的影子,因为当年小布什提出了“邪恶轴心”,而现在特朗普提到了“流氓政权”,两个概念的内涵有极大的相似性。需要看到的是,特朗普和小布什的认知是一样的,小布什是要以美国的理念和模式重新改造看着不顺眼的国家,而21世纪初美国新保守主义思潮带来的是美国强烈的帝国冲动,反恐战争从阿富汗扩大到了伊拉克,在中东制造了权力真空,引爆了地缘政治的黑洞,美国也陷入了中东的泥潭。而特朗普不会重蹈覆辙,他说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要“植根于共同的目标、利益和价值观”。其实是混合了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美国没有能力,也不应该一厢情愿地去改造世界,而特朗普尤其看重美国的利益,将美国置于最优先的位置,这是与小布什政府最大的区别。

   特朗普说,他和之前站在联大讲坛上的领导人一样希望“指出一些我们正面临的严峻威胁,还有国际社会有待释放的巨大潜力。”那么,当下世界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呢?并不是大国之间的竞争,而是国家本身。特朗普两次谈到了杜鲁门总统,也是意味深长,杜鲁门总统开启了冷战的大幕,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欧国家重建。国际秩序的失序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国家治理不善或者失败,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不厌其烦强调“主权”的原因。联合国成员国赋予各个国家法理主权,也就是形式上的主权,至少在法理层面上各个国家都是平等的,也是不干涉原则的基础。但是国际秩序并不是依靠法理意义上的主权国家建立起来的,而是受制于每个国家的治理能力。国家治理能力本身已经成为国际秩序稳定与否的关键因素,特朗普认为这是当下国际秩序面临的最大威胁,因此,特朗普说的“主权”并不仅仅是法理意义的主权,而是看各国能否自我治理,能不能融入到国际社会之中。

   抛开特朗普所一贯的情绪性表达,这篇演讲稿中基本阐释了美国未来外交政策的指导思想,连跟特朗普并不是很和谐的国务卿蒂勒森也认为这篇演讲稿非常不错。国家治理优先、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是否采取干涉措施,提升美国硬实力水平这三大因素基本就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看起来,特朗普的外交学习曲线正在陡升,一个有外交头脑的特朗普可能比“菜鸟”更不好应对,但是至少可以减少不确定性。

   作者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特朗普、联合国与美国战略

特朗普在今年的联大一般辩论上风头无两,在四十多分钟的演讲中,被点名批评的国家有四五个,再次本色出演了“大嘴”的风格。当..[详情]

海淀工商分局查获市值二十余万金额的假茅台酒

9月20日上午,海淀工商分局在某物流公司查获13箱共计156瓶假冒茅台酒,涉案金额高达二十余万元。这些成本不高的假茅台酒,几经..[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