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万里江山
2017-09-22 13:10:31作者:五岳散人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如果坐飞机的话,大概四个小时就可以横穿整个国土;要是坐火车的话,这个时间就要长得多了。在现代的感受里,或许飞机还是能接受的一种旅行方式,火车都很难让人承受一次长途的旅行,尤其是在中国的某些火车上。很多人不得不忍受那种痛苦,是因为他们无法有其他的选择。而有点诗情画意思维的某人曾经说过,只有乘坐火车,才能领略我们这个国家所拥有的那种博大与浩瀚。这是真的。
  让我们把火车抛到脑后,回想一下在没有火车的时代里,如果一个官员从北京出发,想要到海南岛去上任,或者某个偏远省份的官员希望能进京面君述职;又或者一个举子满怀着对于未来的憧憬进京赶考;某个商人要运一批物资到边疆求利,甚至为传达皇帝的圣旨仑音而派出的驿马……这时,再想象这个国家之大,那就更令人晕头转向。
  如果再想象一下,这样的一个国家是如何建立起来的,而这种建立并非是旅行那么简单,金戈铁马、大漠风沙,所有的温情与旅途的热闹都在军旅当中消磨,可怜无定河边骨、曾是春闺梦里人。
  每一个开国都是一次巨大无比的旅程,而且这个旅程并非是物理意义那么简单,而是包含了无数政治与经济、民生与谣言的长期过程。中国的历史上有着两种朝代的更替,一种是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帝国,这个帝国延续了几百年最终瓦解,在废墟上重新建立起另一个帝国;一种是各个短命的王朝纷纷崛起,有时候是偏安一隅、有时候席卷当时所有能够达到的疆域,显示出一个健康帝国的雏形,但很短的时间就轰然倒下,最终留下一段伤心史。
  唐宋两朝就有很大的差别。唐的开国是真正的铁血传奇,在一个已经建好的大帝国意外崩溃的时候,群雄逐鹿之下,以陌刀杀出的天下。而且当时颇有几人是有王霸之气的,如果没有李唐,天下也不会是杨家的了。宋朝的出现则大致类似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东挡西杀的殿前检点使本来说不定也就是另一个柴家天下的功臣,结果雄主早逝,检点为天子。
  不但如此,两朝虽然在所谓大历史的框架中可以归属为一个时代所建立的不同王朝,但气质方面完全不同。唐代是一个外向型的国家,不但疆域的辽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对于异域文化的包容更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高峰。而宋朝在疆域方面就多少有些捉襟见肘,燕云十六州一直不能收复于中原王朝的版图当中,就等于随时会受到游牧民族的打击。但宋代的文化之发达又不逊于盛唐,并且由于北方疆域的丢失,被迫向更南方的地域发展,直接导致了江南文化的兴盛。这个兴盛又直承东晋的流风余韵,向着南方更广泛的地域发展,最终形成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故乡——江南的意向。
  但是,什么是这些朝代兴盛的缘由?为什么开国之时能够吸取前朝的教训、从而几乎每个朝代最初都能看到盛世,但最终依然难免覆亡?宋朝以武将黄袍加身而得国,后世则重文偃武,不杀大臣甚至成为宋室的家法,武人可能被十二道金牌召回来暗暗杀之,并且随时调换防地,以免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但文人则最多也就是流放而已。面对彪悍的游牧民族入侵,据说这是覆亡的原因之一。宋朝藏富于民间,致使官方没有足够的军费,据说这是另外一个原因。这些结论是不是真的有道理?
  成功或许有偶然在其中,但失败是没有偶然性的。很多时候在兴盛之时,貌似设计了一个规避前朝之失的制度,最终会发现今天造成盛世的制度设计与社会安排,就是将来导致王朝覆灭的本源之所在。但很多时候在一件事开始的时候,没人会预测到最后的结局。
  所以,开国这件事是让人着迷的,未必是当时的那些雄姿英发的人物在史书里或者横刀立马、或者运筹帷幄,而是一个朝代的建立是如何依据历史的走向,然后在一个大框架的思维里做出自己的应对,最后又是如何在这个应对当中挖坑种树以及最后把自己给埋进去的。正是由于对这件事着迷了很长时间,在下打算不揣冒昧地写上一个小小的系列,从周朝的开国写起,写一下那些曾经的帝国——不管它们是不是辉煌与长命。
  是为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开拓万里江山

如果坐飞机的话,大概四个小时就可以横穿整个国土;要是坐火车的话,这个时间就要长得多了。[详情]

风啸紫禁城

安定门上,大英帝国的米字旗猎猎飘扬。从安定门到天安门东侧的礼部大院,长达3英里的街道两侧,身着红色制服、头顶白色头盔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