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默克尔问题”
2017-09-16 09:52:49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德国大选居然如此沉闷。今年年初,德国大选还被认为可能是今年最大的黑天鹅,在选举前十天,默克尔以及她的对手舒尔茨在媒体的显示度还是如此之弱。默克尔即将开启第四个任期,直追战后任期最长的科尔总理的纪录了。默克尔不仅是德国政坛的不倒翁,放在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是奇迹了,尤其是在欧债危机爆发之后的8年之间,欧洲政坛几乎找不到像默克尔这样老辣的政治家了。正因如此,默克尔被认为是西方自由主义世界的柱石,被德国人认为是国家之母。默克尔连任几乎没有悬念,而德国面临的问题是,除了默克尔之外,德国人几乎没有选择。没有选择的选择,这是默克尔的成功,又是德国面临的一大问题。

   默克尔给世人的印象是憨直大妈的形象,但是,这只是默克尔的一面,如果没有高明的政治技巧和智慧,默克尔怎么可能在欧债危机以及后西方世界的时代坚如磐石地占据德国政坛的中央呢? 默克尔最大的特点是追随民意,同时又稍微超前于民意,就像基辛格所说的,政治家不能距离民众太远,又不能完全屈从民意——默克尔做到了。德国人似乎没有理由不选择默克尔,民意调查显示,多数德国民众都认为自己是中间派,而且这一比例在欧元区和欧盟都是最高的。这说明什么呢?德国社会已经去政治化了,如果用卡尔·施密特的话说,政治就是分清敌友,当多数选民都认为自己是中间派,也就是没有鲜明的政治立场。这就决定了德国大选的议题都比较温和,同时极右翼政党虽然可能会获得议会中的席位,但是不会改变政坛的格局。

   德国非政治化的政治状态原因何在?默克尔执政之下德国的经济还是非常不错的,只有5%左右失业率,同时德国的劳动生产率也在不断地提升,与入不敷出的欧洲国家相比,德国的财政状况良好。至少德国民众对现状是比较满意的,这也是默克尔能够长期执政的基础,如果竞争者不能提出更好的方案的话,就难以动摇默克尔的地位。当然,德国人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是不太满意的,敞开大门迎来了上百万难民,给德国社会带来的冲击是潜在和深远的。但默克尔及时调整了政策的表述,在难民政策上趋于强硬,在迎合民意方面,默克尔是非常灵活的。

   德国相对舒适的状态与欧元区近十年低迷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默克尔在处理欧债危机的时候态度是坚决的,尤其是对希腊的紧缩政策。欧元区在某种程度上支撑了德国经济的发展,形成了以德国为中心的经济体系。特朗普说德国将欧元视为剥削欧洲国家的工具,虽然夸张,但是也不无道理。欧债危机之后,德国在欧元区以及欧盟已经是一枝独秀了,德国历史上一直追求的国际地位通过战争没有实现,在默克尔执政的时候基本实现了,德国已经是一个被邀请的霸权了,虽然德国非常不情愿。

   欧债危机的紧急状态已经过去了,希腊没有退出欧元区,但是德国在紧缩政策上的强硬立场却破坏了欧元区团结的景象。中东欧国家与德国之间的离心力是在加强的,在难民危机的时候,中东欧国家基本上站在了默克尔的对立面,除了这些国家不喜欢难民之外,还有就是对德国强硬政策姿态的不满。换句话说,一个让德国人满意的总理并没有让欧洲人满意,默克尔再次处于德国与欧洲之间。战后德国与欧洲相处的经验就是只有德国融入到欧洲,才能得到自己的空间,才能拥抱和拥有欧洲。同时,战争给德国带来的教训就是基本放弃了对领导权的追逐,德国以及欧洲都远离了地缘政治。

   并不是说,默克尔要领导欧洲,而是情势将德国放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放缓甚至可能逆转,往前走一步,就是加强政治联合,往后退一步,就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去政治化的德国必须在政治上引领欧洲,但是领导欧洲的德国总理必须要对德国人的利益负责。欧洲还是德国?这就是默克尔第四个任期必须面临的抉择。

   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提出了后西方的概念,而默克尔被认为是“西方”世界中唯一比较靠谱和有力的领导者。德国在战后不愿意做政治大国,但是现在默克尔必须“驯服”特朗普、普京这样的大国领导人才能引领西方,尤其是处理与特朗普之间并不愉快的关系。夹在美俄中间的欧盟面临着中东难民危机的挑战,曾经默克尔寄希望土耳其能够帮助欧盟挡住不断涌来的中东难民,但是埃尔多安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者,以至于默克尔在电视辩论中公开声称,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显然,默克尔要成为欧盟的领导者,或者欧洲的总理就必须面对和处理现在欧洲面临的并不舒服的地缘政治环境。

   如果默克尔有当年奥地利首相梅特涅的智慧和手腕,也许德国和欧洲之间的利益可以比较好地协调,默克尔在历史上也可以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只是德国从没有成为欧洲的领导者,还有曾经并不愉快的历史,因此,我们自然而然看到的是,默克尔的竞选顾问声称,如果没有默克尔领导,也不排除会出现德国脱欧的现象。这种言论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德国“小国”心态,如果英国可以脱欧的话,还有很多的理由可以辩解,但是德国退欧,会退到哪里呢?欧洲委员会主席容克最近表态说,欧盟以进一步的一体化来迎接英国脱欧,这是正解,如何做到这一点, 恐怖不仅依靠布鲁塞尔,更取决于柏林以及默克尔的政治智慧。

   作者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谁说刘项不读书?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详情]

德国的“默克尔问题”

德国大选居然如此沉闷。今年年初,德国大选还被认为可能是今年最大的黑天鹅,在选举前十天,默克尔以及她的对手舒尔茨在媒体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