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与维新荣中堂
2017-09-16 09:38:18作者:马忠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戊戌年(1898年)初夏,“百日维新”开始之际,满洲权贵、协办大学士荣禄,却奉旨出任外官。

   数日之内,荣禄的任职出现了两次变化。先是,大学士麟书病逝,四月二十二日,即光绪帝颁布《明定国是诏》正式推行变法前一天,荣禄升大学士,接手麟书原来分管的户部,当属正常的职务升迁。荣禄原来的协办大学士和兵部尚书之职,由坚决反对变法的刚毅接任,刚毅之刑部尚书由步军统领崇礼兼任。

   四月二十七日,上谕将“帝师”翁同龢(时以协办大学士任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及户部尚书)开缺回籍,命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王文韶和四川总督裕禄“来京陛见”,荣禄署理直隶总督、北洋大臣。这项任命的用意很明显,由王文韶接替翁的职责,而荣禄则接替王的总督职务。五月初五日,王文韶授户部尚书,并在军机处和总理衙门行走,完全取代了翁同龢。

   这一系列的人事安排,显然是慈禧和光绪帝筹划的结果,当然主要体现的是慈禧的旨意,满洲大员的权势由此进一步加强,而荣禄则充当了这次清廷高层权力重组的一枚重要棋子。

新贵“荣”升

   直隶总督列清代疆臣之首,故历来有大学士督直的传统,李鸿章更是以直督身份执掌北洋达二十多年之久,权势煊赫,不让京中各部尚书。因此,荣禄以大学士出任直督,体制尊崇。

   更重要的是,出任直隶总督便于节制北洋各军。荣禄督直的核心也是练兵,掌握军权,这从他上任伊始,即大力筹备由皇帝陪侍慈禧太后到天津阅兵的计划中,也可看出端倪。

   四月二十七日,光绪帝谕令荣禄、胡燏棻(时任顺天府尹,负责修建铁路),秋间将恭奉慈禧皇太后銮舆,“由火车路巡幸天津阅操,所有海光寺、海防公所两处屋宇,著荣禄迅即修饰洁净,预备一切,并著胡燏棻将火车铁路,一并料理整齐,毋得延误”。从这道上谕看来,天津阅兵是“两宫”都很重视的活动,阅操是为了检验新军练兵的成效,与甲午后荣禄主持的军事改革有直接关系。

   总之,荣禄出任直隶总督,是慈禧经过周详考虑后做出的决策,并不像康、梁于戊戌政变事后所宣传的那样预有政治阴谋(详见本期E2文章《“天津阅兵”疑云》)。

   四月三十日,荣禄请训出京。这天那桐在日记中写道:“申刻,到荣中堂处送行……酉刻到翁师处长谈时许,别泪纵横,不可道矣。”那桐时任户部主事,翁同龢是他的老上级,荣禄则是头角峥嵘的新权贵,那桐这天的日记不仅表露了自己的心情,也揭示了两位上司的不同命运。

   五月初一日,荣禄乘坐火车抵津,同日接过直督大印。初四日,奉旨授文渊阁大学士。初七日,正式授直隶总督,兼充办理通商事务北洋大臣。五月十六日,光绪帝发布上谕,奉慈禧懿旨荣禄现已补授直隶总督,所有菩陀峪万年吉地(在今河北遵化清东陵,慈禧为自己修建的陵寝)工程,仍着会同奕劻办理。由此可见慈禧对荣禄的信任。

   荣禄接任直隶总督之时,正值光绪帝积极倡导新政之日。尽管荣禄对于光绪帝听信张荫桓等新党所进行的变法并不赞同,但也不敢公开立异。五月初七日,荣禄正式补任直隶总督后,光绪帝专门发布上谕称:

荣禄已补授直隶总督,并兼充北洋大臣。直隶为畿辅重地,凡吏治军政一切事宜,均应实力讲求;至外洋交涉事件,尤关紧要。荣禄向来办事尚属认真,惟初膺疆寄,情形或未周悉,务当虚心咨访,切实图维。用人一道,最为当务之急,尤须举贤任能。其阘茸不职各员弁,严行甄劾,毋稍瞻顾因循    荣禄已补授直隶总督,并兼充北洋大臣。直隶为畿辅重地,凡吏治军政一切事宜,均应实力讲求;至外洋交涉事件,尤关紧要。荣禄向来办事尚属认真,惟初膺疆寄,情形或未周悉,务当虚心咨访,切实图维。用人一道,最为当务之急,尤须举贤任能。其阘茸不职各员弁,严行甄劾,毋稍瞻顾因循。现在时事多艰,该督谅能仰体宵旰忧勤,力为其难,不负委任也。将此谕令知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咸与维新荣中堂

戊戌年(1898年)初夏,“百日维新”开始之际,满洲权贵、协办大学士荣禄,却奉旨出任外官。[详情]

1947年:侯德榜赴日拆机

1947年,经济危机的空气弥漫国中,从年初到年末,南京政府的经济紧急措施方案一个接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只是治标应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