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的光绪帝?
2017-09-09 09:27:57作者:房德邻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第二,谭嗣同在奏稿上写道:“如不听臣策,即死在上前。”又对袁世凯说“我有挟制之法”,这说明谭嗣同准备将此折面呈光绪帝,若不诏准,他将乘机要胁光绪帝。但初四、初五日谭嗣同未见到光绪帝。

我们知道,谭嗣同虽为军机章京,入值大内,但却见不到皇帝,代皇帝批阅奏章、草拟谕旨均须经宫中太监往来传递。查《邸抄》(清代一种公开发行,用于通报朝政文书和政治新闻的公告,又称《京报》)所附《早事单》可知,从四章京入值以后,光绪帝只在七月三十日和八月初二日分别召见过杨锐和林旭,而未召见过谭嗣同。可知谭嗣同未将奏稿面呈皇帝,更未“挟制”皇帝。

从以上所述康有为、谭嗣同等从七月底到八月初五日的活动来看,维新派未曾把“密谋”奏明光绪帝,光绪帝自然也就不了解“密谋”。

或有心抗命 惜无力作反

杨文援引清末民国文人张一麐的《古红梅阁笔记》、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等七部书中关于光绪帝赐给袁世凯密谕的记载,断言光绪帝曾命令袁世凯实施康有为“杀禄、围园、废后密谋”。

但是,这七部书中关于“赐密谕”的记载均得自传闻,不足为据。相反的记载也很多,与袁世凯为儿女亲家的洋务派重臣周馥的《周馥年谱》、李提摩太的《留华四十五年记》等,均怀疑光绪帝曾赐袁世凯密谕。梁启超自己就有两种不同说法,他在《戊戌政变记》中说有密谕,而后来与清华的弟子周传儒谈话时又说无密谕。因此,不能根据这一类材料来判断是否有赐袁世凯密谕。

前面我们已经指出,光绪帝并不了解康有为的“密谋”,因此也就不会赐给袁世凯“围园废后”的密谕。这从光绪帝在政变前夕的活动和表现上可以得到证实。

帝后党争至戊戌年七月下旬已非常尖锐。光绪帝为摆脱慈禧太后的束缚,决定开懋勤殿,并于七月二十九日亲往颐和园请示,但遭到太后严斥。于是光绪帝慌了手脚,次日即在颐和园召见杨锐,发出一道密诏,诏日:

“……近来朕仰窥皇太后圣意,不愿将法尽变,并不愿将此辈老谬昏庸之大臣罢黜……今朕问汝,可有何良策,俾旧法可以全变……而又不致有拂圣意。尔其与林旭、谭嗣同、刘光第及诸同志等妥速筹商,密缮封奏,由军机大臣代递,候朕熟思,再行办理,朕实不胜紧急翘盼之至。”

此诏表明,光绪帝正急于寻求向慈禧妥协的方策,以保住皇位,而无丝毫与慈禧对抗之意。

杨锐乃“张之洞弟子中第一人”,自称与谭嗣同等维新派“大有意见”。他接诏后未与谭嗣同、林旭等筹商,而于八月初二日单独复奏,建议光绪帝处处“顺行”慈禧,并请令康有为离京去上海督办官报。光绪帝接受了他的建议,当即发一道明谕,令康有为速去上海办报,“毋得迁延观望”。又召见林旭,令其给康有为带去一道密诏,促康有为速赴上海。初二日这一道明诏和一道密诏,有力地说明光绪帝不曾与闻康有为的“围园废后”密谋,否则怎能在此紧要时刻令康有为离去呢?发明诏令康有为离京,显然是在向慈禧表示妥协。

八月初三日晚,光绪帝离开颐和园回到皇宫,并代传懿旨说慈禧将于初六日回宫。但出人意料,慈禧于初四日下午突然回宫了。此事《邸抄》《起居注册》《清德宗实录》(光绪帝庙号德宗)、恽毓鼎(曾任清国史馆总纂)的《崇陵传信录》、康有为的《自编年谱》等均有记载,当无疑义。慈禧此次回宫的举动十分异常。按照惯例,慈禧行止总要提前一天发出通知,但此次却未先通知,以致回宫后引起一片慌乱。

另据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卓钦该班档》(“卓钦”为蒙古语“宾客”意,此档册专记清代的蒙古王公来京觐见事宜)、《穿戴档》八月初四日记,光绪帝当晚到西苑(中南海)向慈禧请安后,即住在瀛台涵元殿,而未回大内养心殿。众所周知,初六日慈禧宣布训政后,光绪帝即被幽囚于瀛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以沐猴而冠视项城?

说过真劝进,再说假劝进。其中典型,当推蔡锷。他不仅在劝进表上(如《全国护军使劝进称帝文书》)签名——1915年底,云南宣布..[详情]

财政信息公开道阻且长

中国财政理论奠基人姜维壮先生近日逝世。他重要的贡献在于提倡财政信息公开,接受人民监督。媒体评价说,这些学术思想的提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