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的光绪帝?
2017-09-09 09:27:57作者:房德邻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杨天石先生在《光绪皇帝与康有为的“戊戌密谋”》一文中认为,在戊戌年(1898年)“光绪是了解并同意康有为杀荣(荣禄)、围园(颐和园)、废后(慈禧太后)密谋的,并曾命令袁世凯实施”。

但此说值得商榷。

对皇上也保密的“密谋”

杨文援引毕永年的《诡谋直纪》、袁世凯的《戊戌日记》等史料中关于康有为、谭嗣同等准备把“围园废后密谋”奏明光绪帝的记载,断言光绪帝是了解“密谋”的。但“准备奏请”不等于实际已经奏请,康有为、梁启超等从未说过已将“密谋”奏明光绪帝,杨文亦未引证一条“已经奏请”的史料。

事实上,康有为等未将“密谋”奏明光绪帝。

戊戌年七月,盛传慈禧太后将利用九月在天津阅兵的机会废掉光绪帝,于是康有为等开始筹商对策。七月底,康上一道密折,“请仿日本立参谋本部,选天下虎罴之士、不二心之臣于左右,上亲擐甲胄而统之。”又代徐致靖草折推荐袁世凯:“为边患日亟,宜练重兵,谨密保智勇忠诚之统兵大员,请及时破格特简,隆其权位,厚其兵力,以资御侮。”康有为接着又上密折,“请抚袁以备不测”。这三折的目的是防备九月天津阅兵时可能出现不测,但未向光绪帝明言,更未提及“围园废后”密谋。

八月初二日晚,康有为在寓所见到光绪帝令他去上海督办官报的明诏。次日晨,又见到林旭带给他的两道密诏,其一为七月三十日发出,令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等筹商“俾旧法可以全变”,“而又不致有拂圣意”之良策;其二为八月初二日发出,促令康有为速去上海。康有为在《自编年谱》中具体记叙了他接到密诏以后的活动:

1.“跪诵痛哭激昂,草密折谢恩并誓死救皇上,令暾谷(林旭)持还缴命,并奏报于初四日起程出京,并开用官报关防”。这里说“草折谢恩并誓死救皇上”,却未说明如何救皇上,只是一般地表示救皇上的决心而已,并无具体行动计划。而且康有为等此时尚未正式商定“说袁世凯举兵勤王”,否则决不会“奏报于初四日起程出京,并开用官报关防”。

2.草折后,又召谭嗣同、梁启超、康广仁等到他寓所“经画救上之策”,并决定由谭嗣同“入袁世凯寓所,说袁勤王”。这说明“说袁勤王”的密谋是临时议定的,事先未奏明光绪帝。

3.议定后,谭嗣同等即离开康有为寓所,而杨深秀、宋伯鲁、李岳瑞、王照等维新派同人又来看望康有为。康有为“未与诸公谈密诏事,而以李提摩太交来《瓜分图》,令诸公多觅人上折,令请调袁军入京勤王”。这里康有为以外患为由请调袁军入卫,掩饰密谋,似乎是怕杨深秀等泄密,也可能是根本就不想让光绪帝知道密谋。

谭嗣同当晚去西郊法华寺说袁勤王。据袁世凯的《戊戌日记》说,谭嗣同向袁世凯提出一个“营救皇上”的办法:

“因出一草稿,如名片式,内开荣某谋废立弑君,大逆不道,若不速除,上位不能保,即性命亦不能保,袁世凯初五日请训,请面付硃渝一道,令其带本部兵赴津,见荣某,出硃谕宣读,立即正法。即以袁某代为直督,传谕僚属,张挂告示,布告荣某大逆罪状,即封禁电局铁路,迅速载袁某部兵入京,派一半围颐和园,一半守宫,大事可定。如不听臣策,即死在上前各等语”。

这里说谭嗣同已拟就一篇请派袁兵围颐和园的奏稿,不知是真是假,即令是真,这一奏稿后来也未递上。理由有二:

第一,袁世凯说他见到奏稿后,向谭嗣同表示不相信光绪帝会同意奏稿中所拟议的办法,谭嗣同却说:“我有挟制之法”,必不能不准。”但袁世凯不肯冒险,设词推宕,最后二人商定待九月天津阅兵时再议。因此,谭嗣同已无必要在袁世凯八月初五日请训前上此奏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以沐猴而冠视项城?

说过真劝进,再说假劝进。其中典型,当推蔡锷。他不仅在劝进表上(如《全国护军使劝进称帝文书》)签名——1915年底,云南宣布..[详情]

财政信息公开道阻且长

中国财政理论奠基人姜维壮先生近日逝世。他重要的贡献在于提倡财政信息公开,接受人民监督。媒体评价说,这些学术思想的提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