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企业界大联合
2017-09-07 11:01:40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民营企业的处境不好,使得实业家必须思考更深入的问题。“星五聚餐会”(由中国银行总经理张公权发起,逐渐成为大后方工商界的一个重要活动场所——编者注)上,新民机器厂的胡厥文、中国标准铅笔厂的吴羹梅、上川企业公司的章乃器、亚浦耳灯泡厂的胡西园、久大精盐厂的李烛尘、天原化工厂的吴蕴初等人,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在严峻的现实面前, 要维持各自的企业,他们意识到必须进一步地联合,“中国全国工业协会”就是这样酝酿出来的。战前,工业界就有“中华工业总联合会”,已不能适应变化了的局势。那时,重庆已经有“迁川工厂联合会”、“重庆厂商联合会”、“中小工厂联合会”、“战时生产促进会”、“西南实业协进会”等不同团体,但是力量太分散。
  胡西园、吴蕴初等积极参加了“中国全国工业协会”的筹备,有一天,刘鸿生找胡西园,问他是不是要当理事长。胡西园摇头说:“我搞公众事业,从来没有领袖欲。中国全国工业协会理事长之职,你刘鸿生、苏汰余及年富力强的当地人胡子昂都很够资格。待这个工业团体成立,我倒愿意担任一个做实际工作的常务理事。”
  当年3月18日举行“中国全国工业协会”成立大会,刘鸿生、胡西园、吴蕴初、吴羹梅、李烛尘、荣尔仁、胡厥文、苏汰余、潘仰山、章乃器等人都当选为理事,在3月25日的第一次理事会上他们都被选为常务理事,吴蕴初被公推为理事长。原来他们打算叫“中国全国工业会”,国民党政府不同意,要他们叫“协会”,按照“学术团体”登记。10月,当“中国全国工业协会”重庆市分会还在筹备时,国民党政府有意让官营中央造纸厂的张剑鸣来做理事长,被他们拒绝了,理由是,“中国全国工业协会”的大多数会员都是民营企业,重庆分会的会员绝大部分都是民营的,官营企业的官僚来领导,不能代表整个会员厂家的利益。他们推举“永久黄”团体的代表之一李烛尘为理事长候选人,虽然国民党方面反对,但在会员大会上还是当选了。
  吴蕴初以发明“味精”、创办天厨味精厂在企业界闻名遐迩,他在化学工业上也多有建树。吴蕴初自称坚持以“不苟且”和“事事时时求进步”为原则。1932年,在回答《生活》周刊转来的读者来信时,他说:“天厨厂本身仅为一普通国货工厂,除抵制舶来品及为谋工人生计外,对于全社会殊无多大关系。至今岁之独捐一战斗飞机与政府,乃因现时环境之需要,聊尽国民之责,并非基于整个计划之一种行动。”
  抗战爆发,他从国外赶回,做出了将“天”字号企业西迁的决定,西迁困难重重,他却对家人说:“做一个中国人,总要对得起自己的国家。”在经过无数的周折之后,此时,他的天厨味精厂、天原电化厂、天盛陶器厂都已在重庆重建。这一年天原正在宜宾筹办分厂,厂址已选定。
  11月,在桂林举办的展览会上,天厨重庆厂生产的味精、糖精获得特等奖状。天原电化厂1942年度生产的盐酸、漂粉、烧碱,因为空袭警报较少,产量增加,营业有了起色,生产上继续在扩充。也是在这一年,由天厨味精厂赞助,中国化学工业会设立了“天厨奖金”,每年举办两次有奖征文,论文题目范围限于化学工业的学理研究和实际调查。
  吴蕴初的名声传到了新疆,这年盛世才邀请他去新疆办化工厂,7月31日,他以天原电化厂的名义和新疆省政府签订了合办天山化工厂的合约。8月下旬他拟订了一份天山化工厂生产计划草案。他认为新疆蕴藏着丰富的食盐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加以利用,就可以制成有关国防民生的工业原料。这是他无比欣慰的一笔,不亚于当年他捐的“天厨号”飞机。
  根据“铅笔大王”吴羹梅自述,在“中国全国工业协会”成立大会上,他代表理事会发言时,公开了章程草案中确立的三个目标,一是促成“工业会法”的出台,以区别于以往的商会,以利于工业界的广泛团结;二是加强工业经济研究,加速工业法和相关法令的制定,推动国内工业发展;三是参与筹划“战后工业规划”,一旦抗日战争胜利,工业界能立即拿出复原方案。这个章程几经周折,在词句上修饰后,才被官方认可,以适合“学术团体”的范围。
  这年6月,第二次全国生产会议在重庆举行,蒋介石亲自致开幕词,并在嘉陵宾馆设宴招待企业界的代表。会上,吴羹梅、章乃器、吴蕴初联名提出《工矿业固定资产增值转作资本的建议》,要求政府准许企业将增值转作资本,不作营业利润,不用纳税。提案虽获通过, 连实施方案都制定了,但最终也被束之高阁,不了了之。胡西园在发言中说了一句:“内忧外患未能消除,谈生产只是海底捞月。”国民党元老张群因此约他谈话,不无威胁地对他说:“你不要走到‘邪路’上去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43年:企业界大联合

胡西园、吴蕴初等积极参加了“中国全国工业协会”的筹备,有一天,刘鸿生找胡西园,问他是不是要当理事长。胡西园摇头说:“我..[详情]

挺鲁与尊胡

每到一个特殊时间段,鲁迅就会被拿出来咀嚼一番。原来对于鲁迅文字与人品的反思往往还只是就事论事,从思想上寻求其根源,或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