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大老板成为小伙计
2017-09-06 10:54:14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刘鸿生抵达重庆的第二天,蒋介石就亲自召见了他,由穆藕初作陪,蒋说:“鸿老先生,我们盼望你很久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抗日救国,牺牲了在上海的价值1000多万元的工矿企业,断然来后方为国效劳,你的精神实在可嘉,令人钦佩!今晚我只请你同穆藕初先生两个人便饭,穆老可作证,你损失的1000万元,我保证偿还你。只要你能提供机器设备和各种专业人才,你要钱就给你钱,你要原料就给你原料,你要人就给你人,这一点穆老也可作证。”这大概是1940年12月的事。
  1941年,当刘鸿生牵头筹建中国火柴原料厂、中国毛纺织厂时,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不足。办火柴厂出身的他认为,抗战以前,火柴原料都是从美国、日本进口的,战时进口原料受阻,只有自办原料厂才能解决问题。那时,中国人没有自办过火柴原料工业。因为筹资艰难,他只能向财政部请求帮助,官股乘机进入。一家火柴原料厂不够,以后又几次增资办了三四家。每一次增资,刘家资本就被削弱一次。
  筹办中国毛纺织厂时,刘鸿生将章华毛纺厂的部分机器设备从上海千辛万苦拆运来,作为投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也都是靠章华输送的,其中光是熟练的技工就有62人。他一而再地找孔祥熙要求财政部借款,奔走几个月,孔最后提出几个非常苛刻的条件。为了把厂办起来,他只好照单全收。在中国毛纺织厂的400万元投资被分成了4万股,他只占5000股。他为此发牢骚说:“原来蒋委员长答应给的一千几百万元的损失赔偿,就是这样的方案啊。照他们的条件,我们刘家所有的资产等于白白地奉送给他们。我们将变成微不足道的小股东,将丧失一切经营管理权。我这个总经理将变成他们的小伙计了!”
  “在上海我是大老板,到重庆变成小伙计了。”这是他留在中国企业史上一声无奈的感叹。其实,这不是刘鸿生一个人的遭遇,当时的企业家几乎都曾遭遇这样的陷阱。在大后方,官资与豪门资本的攻势凌厉,民营企业的处境普遍不好。
  天津沦陷后,范旭东将久大、永利公司迁往四川,蒋介石当面向他承诺,给他的企业补助300万元,作为在四川重新建厂的启动资金。没想到经济部却下达这样的训令:“关于永利在四川建厂,经行政院决议可以一次拨足300万元作为官股,但必须缩短完成年限,由财政、经济两部与公司协商办理。”就是要把300万元补助款改为官股,将永利变为国营。他冷冷地回复经济部,事关变更公司章程,要召集股东大会通过才能实行,这在当时战争局势下不可能做到。
  卢作孚因为办民生公司成功,声望遍及国中,他却有说不出的苦恼,原因就是豪门资本屡次想把民生吞掉,变成他们的囊中之物。就在1941年,宋子文乘当时民生面临经济上的困难,正在扩股之际,试图由中国银行加入60%股份,实现控股。民生公司采取的对应之策是由18家银行分别认购700万元公司债,以一债多主来对付宋的大资本鲸吞计划。之前,宋子文曾几次想插足民生公司,1935年宋子文、宋子安的资本渗入民生,宋子安做了董事。1938年秋天,宋子文要由中国银行给民生投巨资,想当董事长。卢作孚反复思考的结果是,同意由宋来当董事长,但不接受投资。宋不愿担空名,因此作罢。
  同样的压力不仅来自宋子文,也来自孔祥熙。大约1939年初,孔派人对卢作孚说,要以中央信托局名义给民生投资200万元,当时民生的股本只有700万元。卢作孚不好正面拒绝,求助于当时的交通部长张公权,由钱新之出面向孔沟通,孔只好暂时作罢。相隔几年,孔再次托人透露了要投资民生公司和做董事长的意图,甚至暗中筹划收购民生公司的大量股票,来达到这一目的。因为发现得早,卢作孚交代财务处股票过户时要严加注意,防止被“大户”收购。
  这一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打响,香港的商务印书馆工厂一部分中弹燃烧,商务印书馆在上海、香港的资产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丧失,总经理王云五如果不是正好出席参政会在重庆未返港,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国民党办的正中书局却幸灾乐祸,窃窃自喜,认为机会难得,积极活动想吞并商务。正中的总经理吴大钧访问了王云五,表示了慰问之意,并示意正中书局可以协助商务并愿投资。王云五拒绝了他的“好意”。
  可以说,国民党掌权以来,民营企业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来自外资,外国产品的倾销,那毕竟是可以竞争的,虽然民营企业居于劣势。但是,当他们面对官家资本,具有特殊权势背景的豪门利益集团的强大压力时,能够搏弈的空间并不大,无非利用这个利益集团内部之间的矛盾,以求得生存和发展,其中的痛苦如同冬天喝凉水,冷暖只有亲历者心中清楚。卢作孚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自从事这桩事业以来,时时感觉痛苦,做得越大越成功便越痛苦。”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41年:大老板成为小伙计

刘鸿生抵达重庆的第二天,蒋介石就亲自召见了他,由穆藕初作陪,蒋说:“鸿老先生,我们盼望你很久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抗日救..[详情]

伶仃洋畔建“特区”

1909年4月22日,广东香山县最南面的“沙滩环”,旌旗招展,锣鼓喧天,到处悬挂着“强国之基”、“利国利民”之类的横幅。大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