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孤岛”的畸形繁荣
2017-09-01 11:21:17作者:傅国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40年前的几年,上海租界的“孤岛”经济出现了一个畸形的黄金时代,荣家在上海的企业都没有西迁,此时,申新二厂、九厂出产的“金双马”棉纱大大获利,福新面粉二、七、八厂也连年盈利。申新九厂成了最大的华商纱厂,“双马”棉纱被确立为市场标准纱,“双马”栈单在投机市场上被当做交易筹码。战前负债达8000万元的荣家企业,靠申新、福新几个厂的盈余已归还了6000万元债务。因为传说荣家获大利,申新二厂经理荣尔仁被匪徒绑架了58天才得以脱险。其实,荣家的企业还在银团管理中,盈余主要都用来清偿债务了。
  隐居沪上、闭门谢客的荣德生这年已经66岁,他自述:“不请客,不访友,不闲游,数年如一日。”两年前当哥哥荣宗敬在香港谢世之后,他并没有接任总经理,荣家企业大房、二房之间,还有西迁的李国伟之间逐渐发生了分歧。这年6月他在高恩路上的别墅落成,其实够朴素了,可他还是觉得“外观壮丽”,不大满意,只是因为邻舍都是华楼洋屋,要不租界工部局就不能核准图样。他感叹洋场习气,奢靡成风,“历观富贵之家,无传二三代者……三十年来见人家经营之厂,屡易其主,皆由小不慎起。上代好,下代未必能守,此何以故?实由小不慎耳!”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也是他对荣家后人的警示。
  拥有“天”字号多家企业的“味精大王”吴蕴初到四川重建他的化学工业,在租界还有一家天厨上海厂,这年4月的一份《关于营业经过及今后趋势报告》中说,抗战以来,该厂生产还能维持,迁到租界之初产量下降,营业也减少,所以产销还平衡。没想到这时租界人口急剧膨胀,营业渐见起色。因为产量没有上去,原料又贵,所以只能加价销售。报告预测,百物飞涨,漫无止境,味精成本也骤然增加,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可能还要再涨价。租界经济的突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人口急增,消费品的刚性需求随之大涨。还有一个深层原因就是利用空前的国难投机发财。
  西迁企业家们最关心的是如何在民族大义和企业利益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盈利不是唯一的选择。这年11月28日,吴蕴初在写给天原电化厂股东的信中将这个观点表达得很清晰。他说:“沪战后残破之局,能于义利两字双方兼顾,在艰苦之中维持股东血本而有余,确已可告无罪……蕴初不能在沪复工,致失却两年来发国难财的机会,对于股东深抱歉忱。故照章应得花红外,绝对不欲收受任何酬劳。”对于当时,后方办企业的艰难,他在12月15日写给高伯浚的信里说:“……则四川办厂,因人力物力的缺乏,销路不畅,开销浩大,并因‘共’的‘阶级斗争’,工人管理为难已极,且因贫富悬殊、一般贩卖国货的商人发许多国难财,而一般建国台柱,如公务员之廉洁者、大学教授等专家,以及吾们规规矩矩办工业者,均属于薪水阶级之内,生活甚窘苦。在此不平之状态下……天原形式颇大,或将成时代潮流下之牺牲品。”
  这就是那时西迁企业的现实,他们的日子大都不太好过。胡西园的亚浦耳灯泡厂是最早西迁的企业之一,所产灯泡是国货名牌。没想到孔祥熙的女儿孔令俊也就是“孔二小姐”突然对灯泡发生了兴趣,也办起了一家灯泡厂,不仅利用特权,将亚浦耳从美国订购的重要原料转到她手里,而且压迫亚浦耳不得使用自己的“亚浦耳”商标,产品价格不能低于孔家企业的价格。经过托人斡旋,最后做了这样的妥协,胡西园生产的灯泡使用“亚浦耳”商标的不超过50%。
  胡西园在上海还有一家亚浦耳分厂,这年7月他取道香港回上海看看。他在回忆录中说,一回到上海,就有人劝他说:“你辛辛苦苦迁厂到重庆,热忱爱国拥护抗战,是值得敬佩的。但是,重庆不是战时乐土,天下事变化多端,日本是近世纪的强国,欧美列强尚且忌它三分,中国怎能与日本打仗?听说你要将存在汉口德商‘美最时’洋行的较精贵的原材料,转沪再由港运入重庆。我想,已运入四川的机器原材料就不谈了,希望你将汉口的机件设备全部运回上海。”并劝他,“亚浦耳厂应该以上海为重心,亚浦耳厂在重庆及湘西的一批产业一旦遭牺牲,届时上海的亚浦耳厂还可以大大发展。”
  正是上海“孤岛”暂时的畸形繁荣,给一些苟安者产生了巨大的幻觉,以为租界这个弹丸之地将是一片长久的乐土,他们没有意识到“孤岛”沦陷的时日已日益迫近。
  胡西园,这位43岁的工业界翘楚没有被这些诱人的话糊弄,作出了笃定的回答:“战争的胜败,我不敢预测,但中国人是绝对不能被征服的,更不至于亡国。”
  没多久,日本宪兵司令部在关注他的行踪,希望他能与日本合作,可以大大发展事业,前途无量,资金、原料都可以商量,他当然不会接受这样的诱惑。当时,中国化学工业社的方液仙、美亚织绸厂的蔡声白等没有西迁的老朋友,得知他回来,约他见面,一周后,方液仙被绑架。诱他下水的信号也不断传来,他感到形势严峻,8月15日就悄悄登上了去香港的轮船。上海《新闻报》、香港《星岛日报》、重庆《大公报》等却纷纷刊登“胡西园失踪”或被绑架的消息,当月23日他就回到了遭到日本飞机轰炸、满目疮痍的重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1940年:“孤岛”的畸形繁荣

1940年前的几年,上海租界的“孤岛”经济出现了一个畸形的黄金时代,荣家在上海的企业都没有西迁,此时,申新二厂、九厂出产的..[详情]

难产的“美国梦”

北京灯市口左近的史家胡同相当的宽阔轩敞,两旁都是深宅大院,透着深深的贵胄气息。这条胡同平时并不噪杂,但在1909年9月初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