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产的“美国梦”
2017-09-01 11:19:32作者:雪饵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北京灯市口左近的史家胡同相当的宽阔轩敞,两旁都是深宅大院,透着深深的贵胄气息。这条胡同平时并不噪杂,但在1909年9月初的几天,却相当喧闹。
  大清国的第一次留美资格考试就在这里举行,来自全国的640名考生云集京师。

意外的“减负”

  考试相当复杂和严格,共有15门功课。第一轮考试安排在9月4日、5日,只考中、英两种语文。语文过关者,才能进入下一轮考试。第二轮从9月9日开始考试,第一天考代数、平面几何、法文、德文、拉丁文;第二天考立体几何、物理、美术、英国历史;第三天考三角、化学、罗马史、希腊史。监考者除了大清国外务部与学部的官员之外,还有美国使馆的官员。最后的录取率并不高:47人,仅为7%,其中就有后来著名的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
  参考者与监考者们或许并没能完全意识到,他们正在参与的是一场将注定被中美关系史铭记的特别事件。这场特殊的考试,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着中国、美国乃至世界。
  1900年春夏之交,包括首都北京在内的华北、东北地区,都爆发了义和团运动。随后八国联军入侵,大清中央政府流亡西安。经过复杂的台前幕后折冲和激烈的讨价还价,中国与14国共同签订了《辛丑条约》,按照当时全国人口平均每人1两白银计,向列强赔款白银4亿5千万两,史称“庚子赔款”。
  美国的表现在列强中相当特立独行,它自始至终都拒绝将大清政府作为自己的作战对象,将自己定位为类似协助中国政府剿匪的角色。在《辛丑条约》的谈判中,美国坚决反对列强向中国索要高额赔款,认为那将把中国逼向灾难,影响列强的“可持续性”掠夺(或曰发展)。美国甚至要求将赔款数额提交海牙国际法庭仲裁,但因遭到其他列强坚决反对而作罢。
  赔款数额确定之后,正逢国际市场上黄金上涨,白银下跌,列强认为中国以白银支付赔款的方式将给他们造成巨大损失,要求改用黄金支付,但这样一来,中国所承受的财政压力更为巨大。这就是困扰晚清财政史上的所谓“镑亏”问题。
  此时,美国开始研究如何通过主动减少自己的赔款额,带动列强共同削减赔款,以帮助中国“减负”。担任美国国务院远东问题顾问的柔克义,奉命在1904年底向国会提交一份备忘录,建议美国可主动减少一半庚子赔款。
  1905年1月,中国驻美公使梁诚与美方商讨庚款支付方式,美国国务卿海约翰(John Hay)表示:既然中国已经同意了向其他列强支付黄金,美国当然必须享受同等待遇;但为了帮助中国,美国将考虑退还部分赔款。梁诚向国内提交的报告中,认为这笔拟议中的数千万美元退款,“合则见多,分则见少”,不应摊发给各省,给贪官污吏们造成上下其手的机会,“与其徒资中饱,起交涉之责言,何如移应要需,定树人之至计”。这“树人之至计”,就是在国内“广设学堂”,向国外“遣派游学”,这样,美国“既喜得归款之义声,又乐观育才之盛举”,中国则“以已出之资财,造无穷之才俊,利益损益己适相反”。
  梁诚对退款用途的看法,与美方几乎完全一致,但并没有得到北京大员们的支持。当时正值大清国的“改(革)开(放)搞(活)”进入攻坚阶段,资金缺口很大,新政改革的成本多靠摊派解决,因此形成了越改革越腐败的恶性循环,甚至引发基层群众对如此“改革”的暴力反抗(参阅本专栏6月8日《烂尾的仁政》)。美国人在这个时候主动退款,不仅够哥们儿,而且简直是久旱降甘霖。当时担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建议,应该将退款优先用于兴办路矿、发展经济,再用所获余利去办学,那就是标本兼顾的两全之策。袁的观点代表中央的主流意见,但当时中美之间正因粤汉铁路的赎回问题而关系微妙,中方不便对退款问题多加议论。随后,又因为美国通过排华法案,在中国引发了大规模的抵制美货运动,美国政府担心此时退款会被中国的愤青们解读为美国向中国屈服。如此迁延,直到1907年,中美关系逐渐恢复了正常,两国官方才能就庚款退款及其用途展开正式谈判。
  此时,东三省成为大清国的战略焦点,为抵御日本和俄国在该地区越来越猖獗的掠夺,中国一方面将东三省作为改革特区,实行政策倾斜,加快“移民实边”,另一方面积极寻求美国的支持,将美国作为开发东北、抗日拒俄的最主要同盟者。当日、俄、英、法在远东结成一个松散的同盟时,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提议,中、德、美三国结盟与其对抗,得到中国的积极响应(参阅本专栏6月29日《中朝“间岛”争端》及7月6日《哈尔滨的枪声》等篇)。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希望以美方的庚款退款2000万美元作为资本金,设立“东三省银行”,以东三省的财政收入和美国庚款退款为抵押,在美国发行债券,东三省银行的利润则可用于派遣公费留学生前往美国。但此举遭到美国政府的坚决反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难产的“美国梦”

北京灯市口左近的史家胡同相当的宽阔轩敞,两旁都是深宅大院,透着深深的贵胄气息。这条胡同平时并不噪杂,但在1909年9月初的..[详情]

货币他说

​货币的历史很复杂,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以归纳法为它提供一个经验性的定义确实有困难,可行的办法是从它的功能——而不是形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