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他说
2017-08-31 10:13:23作者:肉唐僧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货币的历史很复杂,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以归纳法为它提供一个经验性的定义确实有困难,可行的办法是从它的功能——而不是形态入手,给出一个定义。那就是:交易媒介、价值储藏和记账单位。  
  由这个定义引发的最主要问题就是:货币的这三个功能是否三位一体?黑田明伸教授通过考察世界范围的货币制度,得出了否定的结论。以中国为例,白银通常只用于缴税和作为财富来储藏,如果下馆子结账的时候掏出一大锭银子,其效果类似于百万英镑。所以白银因为价值过大,其功能只是储藏和记账,交易媒介的角色则由铜钱来承担。这种分层的多货币同时流通的现象,表现出多方位的“非对称性”。另一方面,白银多用于垂直和跨地域的大额交易,而铜板则多用于平行及地域内的小额交易。
  这产生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习惯使用铜板的农民虽然知道城里一两白银可以兑换1300文铜钱,他们宁可接受1000文铜钱,也不要一两银子;另一方面,铜钱因为过于笨重,使得大额支付变得很困难。所以民间又流行所谓的短陌,即一贯钱只有970文、830文甚至少到650文,全凭当地交易的自发习惯。白银与铜钱之间比价的城乡两重性、短陌所颠覆的一贯钱等于1000文的计量规则,使得货币的三重功能——交易媒介、记账单位和财富储存——都丧失了确定性。黑田明伸说,中国的经济到了晚清也没能建立起一价体系。然而,这种在今人看来匪夷所思的混乱状况,似乎也并没有让中国的经济感到困惑和不便。  
  除了货币三种职能的分离之外,货币制度的不对称性还表现在不同货币流动方向和速率上。不论是中国、孟加拉、印度,还是环红海地区,币值高的货币都表现出高的流动性,而低币值的货币却倾向于被底层民众储藏起来,造成回流困难。这种在方向和速率上不对称的流动性,产生了非常有趣的经济现象。
  比如环红海地区,因为英国殖民者的原因,最上层社会通行英镑或卢比,下层百姓使用原始的贝币,而做国际贸易的生意人却通用奥地利政府发行的特蕾莎银币——这种银币在发行国本国已经停止了流通,却在环红海地区大受欢迎,成为硬通货。原因不得而知。正因为特蕾莎银币的发行者和使用者之间的分离,经常发生银币供应不足的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按我们今天的理解,通货的紧缩应该带来物价下降才对。但实际发生的情况却正相反——局部贸易由贝币支撑,非常独立于银币的流通,所以货物的产地价并不受银币多大影响。反而是因为银币这种地域间通货的不足,导致了贸易量的下降,使得物价在供应地产生了上涨。  
  这个现象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多币种并存时,往往在不同层级平行存在,而并不像哈耶克所憧憬的那样,产生“自由竞争”的喜人现象,所以,交易成本也并没有降低;二是,当今全球经济和金融一体化所产生的跨国境的高流动性,破坏了地域内“部落级”的本土货币结合信贷的下层流动性。流动性的丰富层级被破坏,或许是周期性全球金融危机最深刻和最根本的原因。  
  在这本书中,黑田明伸关于货币形成的机理也有新颖的观点。目前这个问题的主流观点是:甲有米、乙有布、丙有烟叶,所以大家共同找到一个为所有人所接受的东西——母牛、铁块或贝壳——作为交易媒介。换言之,某材料之所以被选定作为货币,其原因只有一个:受领性最好。
  黑田明伸则认为,在基层集市中,不同产品的交易是很困难的。越是基层的市场,卖的东西往往大同小异。甲、乙、丙三人都卖大米的可能要远高于他们分别卖米、布和烟叶。三个人虽然都卖米,但他们对于米的需求却有时间上的差异——甲在t时段需要买进米、乙和丙则分别在t1和t2时段买进米,如果三个人彼此认识,那么米则产生从甲到乙到丙的流动,同时产生从丙到乙再到甲的借贷信用。当交易范围扩大后,信用机制失效,此时需要一个为所有交易者所接受、代表信用的东西,与米进行同时的反向流动,以支持交易。这个被选定的东西本身并不一定具有怎样的价值,只要交易各方都认同就好。比如二战后战败的德国,马克作废,市场上用纸烟作货币;大萧条期间,华盛顿州一个名叫特奈诺的小镇,其银行为了解决通货紧缩问题,发行明信片大小的木片,等值于25美分,也流通得有板有眼。所以,为货币信用作背书的,既非币材本身的价值,亦非政府的强权,而只是参与交易的人们能否达成共识。  
  这个说法非常创意,也非常有说服力。我必须承认,这是今年以来我读到的最好的一本书。既然货币的三种职能并非三位一体,那么联系到当今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流动性冰火两重天——银行钱贷不出去、企业却饿得要死,出路或许并不是没完没了的提高利率和准备金率,试着发行做工精美、面值1000元钱的金币——含金量随货币发行时的金价上下波动,或许会收到两全其美的效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货币他说

​货币的历史很复杂,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以归纳法为它提供一个经验性的定义确实有困难,可行的办法是从它的功能——而不是形态..[详情]

可以吃的词语

中国的语言很多是与吃分不开的,有些词语读起来就有香味,能勾引你的胃口;有些则是涩的、苦的、辣的、咸的、甜的,也是五味俱..[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