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兽与和亲
2017-08-28 10:53:40作者:五岳散人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自古以来,我中华上国与其他地区交往之时,往往是两种模式。其中一种虽然留下动人传说,但也可以说动人处亦是伤心处。这就是和亲。和亲伤心处有两个,一个是士大夫阶层是明白和亲之真意的,那就是所谓“安危托妇人”。打不过就送宗室女和亲,是国之耻辱。无论后世怎么讨论其积极意义,比如文化交流、双方平息战火,都是力不如人的耻辱。而另一个伤心处是那些被用作和亲的女子。往往所去的地方即使是天高地旷的悠远壮景,但对于生长深宫的帝家女来说,未免有明珠暗投的感慨。王昭君只是异数,甚至就连这个异数也是冒充的帝家女,更何况在大漠的生活也远不如现在想象的那么浪漫。
  还有一种模式是朝贡。朝贡是件大好事,有时候基本算是一种双赢。朝贡的一方看上去拎着大包小包的送上贡物给中央王朝,但一般也会拎着更多的大包小包回转家园去进行经济建设。说白了这算是中央王朝花钱买的平安。但总算是有个朝贡的名头,面子上是分外光鲜的,万国来朝说起来也是增强统治力的方式之一。虽然老百姓并未得到便宜,但我先民从来就有“与有荣焉”的精神,看到这么多人来朝觐总是很开心的。
  当然,朝廷也有扛不住的时候,明朝就因日本进贡的次数太多,以至于天朝觉得这实在是个经济包袱而禁止他们频繁进贡。困扰明朝始终的倭寇之乱,有部分原因也是肇因在此。如果明朝不实行闭关锁国的禁海政策的话,大家开门做生意倭寇就未必能起那么大的气候。前段时间与著名学者摩罗讨论这个问题,他很激愤的声讨这些不识好歹的东洋人或者后来的西洋人,说是我们天朝不想跟他们做生意,为啥他们一定要强迫我们做这事儿?当时笔者也是喝多了,毫不客气地问他:“到底是谁不想通商?是老百姓不想还是当权者闭关锁国?”摩罗沉默一下,承认自己没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摩罗是学者,知道错了就会反思,皇帝们从来不会,他不想做的事就当做所有人都不想——这是题外话了。
  您也能看出来,朝贡这件事从来不是对等的交易,与中央王朝那些时开时不开的边贸并不相同。朝贡者,一般都是用当地的土特产品来换真金白银、陶瓷、丝织品。而这些当地的土特产除了各种宝石之外,能被中央王朝看上眼的,也就是各种珍禽异兽了。
  古人总是喜欢把禽兽中与众不同者当做祥瑞,不知道是不是原始部落里图腾崇拜的印迹。各级官员如果在自己的治下发现奇怪的禽兽或者花草,马上就会上表给皇帝,在颂扬了尧天舜日、鸟生禹汤之后,自然就期望着这标志着太平盛世的白色野鹿、成型的灵芝给自己的仕途带来更多的祥瑞。所以,不知道是否这种思考方式是人类共同的特质,进贡的方物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东西。顺便说一句,郑和下西洋的时候都没忘了给皇帝弄回一头长颈鹿来,号称这玩意儿是麒麟——这事儿我一直觉得不甚靠谱,主要是觉得那东西的脖子是很难混充的。
  珍禽异兽除了给天朝带来虚幻的太平盛世、祥瑞丛生的幻景外,从上面说过的朝贡之目可以看出,这些禽兽基本都算是商品交换而已。古代没有《动物保护法》,估计就是有的话,面对中央王朝的上国衣冠器物,动物权利总是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这个习惯到了清末居然还有。慈禧她老人家就保留了一块园子,新政时作为农事试验园使用,其中包括了一个动物园,里面狮子、老虎、大象都有。据说大象的饲养者也是外聘的专家,不知怎么把大象饿死了,还要讨全额的工钱。
  不过,史料中朝贡贸易里,基本上没有见过我天朝上国赏赐异邦或者属邦进贡珍禽异兽的记载。借着与纪连海先生一起出席会议的机会,请教了一下这个问题。纪先生云:出了这种东西,皇帝还要自己享用,哪里轮得到那些外邦嘛。所以,和亲是可以和的,这祥瑞之物万万不可流出去。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对于国体、国事的重视。以今追昔,和亲是早就没有了,动物也生活的基本算是愉快,好时候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异兽与和亲

​自古以来,我中华上国与其他地区交往之时,往往是两种模式。其中一种虽然留下动人传说,但也可以说动人处亦是伤心处。这就是..[详情]

西域狂沙东海浪——晚清保疆的艰难抉择

射雕大漠,踏浪东海,新疆与台湾及琉球同呼吸、共命运,百年前所遭遇的艰难时刻,令它们共同见证了中国的痛苦抉择。为保新疆,..[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