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应该如何进行公共讨论
2017-08-26 09:32:38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西方有谚语说,狐狸有多知,刺猬有一知。

这个谚语在学界被不断引用,尤其以英国大思想家以赛亚·柏林的区分为人熟悉。不放在经济学界,同样存在类似的比喻,狐狸类的经济学家几乎无所不知,而刺猬类的经济学家仅仅深入钻研某一领域。少经济学家受到热切追捧,获得发言机会最多的往往不是模型做得最棒的人,而是更善于与媒体以及公众沟通的人。但是盛名之下,难免有发言随意的情况,这导致人们往往厌恶狐狸形经济学家而推崇刺猬形经济学家。

随着经济学成为社会科学的明珠,经济学家也成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明星,在中国更是如此,经济学可谓过去30年显学,一些经济学家在中国几乎享受了摇滚明星一样的待遇。与此同时,大家对于经济学批评也不少,尤其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经济学的批判日渐兴起。

专业学者或者经济学家,是否应该公共发言,或者如何公共发言,这一直是多层次的问题。不仅在于经济学家是否掌握相关发言的研究背景,更在于经济学家发言是否必须存在一些限定前提,比如市场是否是经济学必须捍卫的价值观而无视市场至上带来的负面结果,或者反过来,无视某些国家市场孱弱与政府强势的现实。

对于这些争论,罗德里克对经济学家的建议是,当被问及经济或政策问题时,你可以说“我不知道”。罗德里克列举的案例中,很有意思的是产业政策争论。国内更多类似争论会联想到张维迎与林毅夫之争,但是国外也有,不过最早是由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开始。罗德里克将产业政策定义为政府通过低息信贷、补贴等措施来促进结构转型,从自给自足农业等传统低生产率的经济活动转向制造业等现代高生产率产业,传统上批评者嘲讽这些政策无用,是“人为挑选赢家”。

和中国争论类似,关于政府在产业政策中的作用,国际上对此也有不少讨论,模型和研究也不少。罗德里克指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产业政策和经济学,而是政府的性质,“如果政府能发挥积极作用,(至少时不时地)有效干预,那么某些类型的产业政策就是可行的。但如果政府腐败到不可救药,产业政策很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也正因此,就产业政策讨论而言,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不是关键,创造产业政策制度化框架的设计指南更为实用。换言之,与其讨论政府是否应该出台产业政策,不如讨论如何改革政府机制,让政府出台有良好效果的产业政策的概率提升。

换到中国语境,当下应该追问的问题,不是产业政策是好是坏,而是产业政策太多还是太少?一项立意不错的政策推出之后,在各类地方官员的激励之下,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对于现实稍微具有常识的人,相信不难得出判断。不过,罗德里克也强调,产业政策与政府讨论其实导向公共管理领域,这是一个经济学家没有特殊专长的领域。

回到开篇的谚语,有意思的是罗德里克也借助这个狐狸和刺猬比喻,但是他的结论却有所不同。他首先定义“刺猬”是专注于并运用一个宏大理念,“如市场最有效率、政府是腐败的、干预总会适得其反”,而“狐狸”则没有宏大的理念,甚至对世界有自相矛盾的想法。其次,他认为“刺猬”解决问题的方式总是可以预测的:出路是更自由的市场,无论经济问题的具体特征和背景条件如何,“狐狸”的回答将是:“这取决于具体条件。”他们有时建议更多的市场,有时建议更多的政府。

有意思的是,罗德里克一方面认为经济学家应该承认自己并不是无所不知,即使涉及经济以及政策问题,另一方面认为在参与公共讨论时,经济学需要更少的“刺猬”,而需要更多的“狐狸”,即能够随限定前提变化而超越不同框架以及意识形态的经济学者,更可能指出正确方向。

罗德里克的发言,让我想到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马丁专栏不仅备受大众读者喜欢,也为不少经济学大咖所认同,他的判断与分析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究其原因,我想绝对不是因为马丁在某一领域专业超过研究这一领域的经济学大家,恰恰是因为马丁各个经济学门类都了解,而且开放地接受不同的研究,不受经济学或者政治的意识形态束缚,因此其结论往往比较务实而令人信服。

因此,马丁·沃尔夫是一只狐狸而不是刺猬,他之所以受到各类关注,他的中立、不为教条所束缚是关键。更深远一些,我们能够想起的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哈耶克、弗里德曼之类更多属于刺猬,他们的立场鲜明,对于自由的信徒们甚至带有宗教色彩。在肯定这样的大家价值之外,另一方面,萨缪尔森、卡尼曼以及西蒙之类,更类似狐狸。立场相对没有那么鲜明的经济学家往往对于一般大众有些面目模糊,但是他们的贡献对于经济学却十分重要。

经济学家公共发言或者学术研究,往往有一些潜在的立场,比如维护市场的正当合理性。随着时代变化,这是否一定要成为经学发言的基本底线和道德要求呢?毕竟在某种情况下,比如当前,市场的力量非常巨大,权贵资本主义兴起,虽然比不上过去强盗资本主义的年代,比起在权力面前说出不的勇气,和在金钱甚至市场之前说出真相的勇气也很重要。

作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近期出版《白银帝国》。

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家应该如何进行公共讨论

少经济学家受到热切追捧,获得发言机会最多的往往不是模型做得最棒的人,而是更善于与媒体以及公众沟通的人。但是盛名之下,难..[详情]

特朗普的“本能”与“功能”

最近特朗普就阿富汗战略发表了全国讲话,说自己跟安全团队进行了多次会议,最后敲定了新的战略。当说到团队的时候,人们会问,..[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