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三角”与“南三角”
2017-08-26 09:20:44作者:李杰、高恒、李宝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2年11月30日,即美官方公布“后阿富汗战略”的同一天,美国国会众议院批准了“2013年财政法案”中的一项特别规定:“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参议院稍后于12月20日也表决通过。

显而易见,美国默许甚至一定程度上支持日本首相安倍等极右势力复活军国主义的频频小动作,目的还是为了给自己的“重返东南亚”或“亚洲再平衡”战略,再增加一些砝码。

而2009年11月14日奥巴马总统访问日本时,即全面阐述了美国“亚洲新政策”。在日本当局看来,这是美国“放虎归山”的强烈战略信号。

远在25年前,即1992年6月,一直非常想恢复军事大国地位的日本,就首次摆脱《和平宪法》的限制,通过了《联合国维持和平活动合作法案》,为派兵海外提供法律依据。2003年,日本把“专守防卫型”防务政策,修改为“威胁反应型”防务政策。2009年,日本众议院通过了《海盗对策法》。第二年,日本设法争取参加了“东盟国防部长会议”。

2011年,日本介入南海及东南亚事务的姿态更加活跃。6月份,日美发表《共同战略目标声明》,明确地把矛头指向中国。10月7日,日本防长迫不及待地与越南防长举行了所谓“安全对话会议”。10月31日,日越之间便确定为“安全伙伴关系”。到了11月份举行“东亚峰会”上,日本与东南亚各国防务官员举行了所谓“共同安全会议”。在日本2011年《防卫白皮书》中,则更直截了当地专门谈到,“要介入南海争端”。

另一个值得中国警惕的现象是,美国正在南海地区积极打造“日、菲、越”制华三角格局。

2012年3月4日,日本首次参加了“日、菲、美”军事演习。5月,日本军舰访问菲律宾。7月3日,日本与菲律宾签署了所谓《防卫合作备忘录》。11月2日,日、美决定修改“防卫指针”,以应对中国。11月4日,日本又拉印度介入南海争端,并进一步提升日、印军事关系。11月12日,日本与菲律宾、越南共同向中国发难,一起扮演“美国打手”的角色。12月6日,日本发表了《海洋基本法》,企图进一步强化在两个“1000海里”航线上的防卫。 

所谓两个“1000海里”,是日本海上防卫力量发展规划中涉及的“东南安全航行带”(从横滨近海到北纬20度线,长1000海里,宽240海里,面积777800平方公里)和“西南安全航行带”(从九州岛以东到中国台湾,长840海里,宽150海里,面积408240平方公里)。

按照日方设想,战争爆发时,在这两个“安全航行带”内,日本海上自卫队将掌握制空权和制海权,实施反潜护航作战,必要时对一些重要的运输目标实行直接伴随护航,确保商船的航行安全。这两个“安全航行带”以外的日本商船的安全,将由美国海军提供保护。

在长期的冲突热点东北亚地区,“美、日、韩”铁三角的存在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尽管韩日之间因为历史旧怨和领土纠纷,彼此经常发生摩擦。2010年7月下旬,美国与韩国在日本海举行了军事演习,这是自1967年以来美、韩双方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2011年1月10日,韩日双方签署了“军事领域合作协定”(但这一协定后来受阻未能实施)。

2011年2月,韩国参加了“金色眼镜蛇”美、日等国多边军事演习。同年9月美、韩又举行了“军事合作能力”演习。2012年6月底至8月初,韩国参加了美国主导的多国“环太平洋军事演习”。仅2012年一年,韩国购买美国军火耗资高达124亿美元,创下了历史之最。

总之,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把“美、日、韩”铁三角视为其东亚战略的基础与核心。而以综合实力最强、野心也最大的日本为联结点,推动“日、菲、越”铁三角加紧布局,则“亚洲北约”北、南呼应的局面便可初步实现了。

本专题文章作者李杰,中国海军学术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海洋安全专家,央视国际频道特约军事评论员;高恒,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大战略专家;李宝田,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南海问题专家。他们都是《美国重返东亚概评》一书(2014年9月出版)的主要编著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北三角”与“南三角”

2012年11月30日,即美官方公布“后阿富汗战略”的同一天,美国国会众议院批准了“2013年财政法案”中的一项特别规定:“日美安..[详情]

“亚洲北约南翼”所为何来?

南海处于东半球交通要冲之地,有人把它比喻为“第二个地中海”,海域面积达350万平方公里,中国管辖面积207万平方公里。[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