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北约南翼”所为何来?
2017-08-26 09:17:42作者:李杰、高恒、李宝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南海处于东半球交通要冲之地,有人把它比喻为“第二个地中海”,海域面积达350万平方公里,中国管辖面积207万平方公里。

早在1986年美国宣布要掌控的全球16个战略海峡中,就有四个位于南海地区,它们是:巴士海峡(南海—太平洋)、望加锡海峡(苏拉威西海—爪哇海、班达海)、巽他海峡(爪哇海—印度洋)及马六甲海峡(南海—安达曼海)。

从军事和经济上讲,如果美国控制了这四个海峡,等于控制了南海海域及周边地区的制海权和生命线。美国意欲“重返东亚”,就是要进一步强化对该地区的全面掌控,甚至试图全面主导本地区的各种事务。为了实现这一霸权目标,美国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战略举措,打造“亚洲北约南翼”之野心,路人皆知。

“亚洲海上事务保持开放状态,关乎美国利益”

“尽快结束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是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的口号。上台以后,奥巴马一边要考虑如何从伊、阿两个战场脱身,一边又要操心美国将“移师何处”的问题,南海地区最终成为首选之地。

2010年7月24日,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出访越南时宣称:“在南海自由航行,亚洲海上事务保持开放状态,在南海地区尊重国际法,这些关乎美国利益。”

如何理解这个所谓的“美国利益”呢?按照《美国大战略》作者罗伯特·阿特的解释是,“欧亚大陆大国间的深度和平”和“波斯湾石油通道安全”都涉及到美国的“高度重要利益”。“本土防御”自然属于美国视为头等大事的“生死攸关利益”。而就南海地区而言,它是符合上述两个标准的,故处于第二等级国家利益。

2010年8月,时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罗威拉德表示:“美国将长期在南海地区维持军事存在,希望周边各国积极发展军力保卫各自领海。”2012年9月5日,美国原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也在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上发声:“中国的海上战略显然是具有侵略性的。”这些美国在任或前任军方高层的言论都表明,美国的头号军事打击矛头,确实指向中国。

美国在南海地区积极构建“亚洲北约南翼”,由来已久。冷战前期,美国与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巴基斯坦一起,曾经和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东南亚三国建立军事合作关系,美国与其前殖民地菲律宾之间早在1951年即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并进一步促成了1955年东南亚条约组织在曼谷成立。这个以牵制亚洲的共产主义势力为目标的集体防卫组织,一度包括8个成员国,1977年6月30日正式宣布解散。冷战结束后的1992年,美国从菲律宾克拉克和苏比克湾两大基地撤出海空力量。尽管后来又搞了一个所谓《军队访问菲律宾协议》(1999年),但作用已不可同日而语。

2007年,美国爆发经济、社会及外交全面危机,不得不设法运用仍占绝对优势的军事手段来扭转窘境。2011年2月,美国在《国家军事战略报告》中便明确地重申,要“重返东南亚”。它首先加强了与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等国的双边军事关系。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美国正“化敌为友”,决心将越南纳入“亚洲北约南翼”之中。2011年6月,美越双方签署《国防合作协议》,使越南成为美国在南海地区仅次于菲律宾的军事支柱。同年11月,奥巴马成为首个出席“东亚峰会”的美国总统。也是在2011年,为了向越南、菲律宾等国表示支持和鼓励,美国在亚太地区举行了170余次的大小军事演习。

进入2012年,美国“重返东南亚”的步伐大大加快。1月5日,美官方公布了一份题为《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的国防报告。4月23日,美越两军在越南中部军港岘港举行了军事演习。6月4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7月11日,美国军方表示,要加快使美军“特工化”。6月27日至8月7日,美国主导了有二十多个国家参加的(没有中国)“环太平洋军事演习。”11月20日,奥巴马总统再度出席“东亚峰会”(第七届)。

2012年11月30日,美国经反复谋划后出台所谓“后阿富汗战略”。其大意是:在2014年完全撤出作战军队以后,继续保持阿富汗是“美国非北约重要盟国”的特殊关系,以防止反美势力卷土重来,又守护再次进入中亚的战略通道,防范中俄“重返阿富汗”。而“后阿富汗战略”的另一面,则是为“重返东南亚”腾出力量和资源。

为亚太“维稳”还是“添乱”?

1967年8月,东盟(全称“东南亚国家联盟”)在曼谷宣告成立时,其成员最初只有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自1984年1月7日文莱加入起,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也先后入盟,通称“东盟十国”。

2003年10月,东盟宣布在2020年建立“东盟共同体”的远景目标。2007年11月,《东盟宪章》通过,次年正式生效。2009年,《东盟共同体2009年—2015年路线宣言》签署。2012年11月20日,东盟重申在2015年实现“一体化”目标。

对于东盟的不断壮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域外大国各怀心事,都想控制或影响东盟,以谋求自身最大的战略利益。

早在冷战之初的1950年4月,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上就提出一份《防止共产主义向东南亚扩张的备忘录》。1957年,美国在中国南沙群岛的一个岛上设立过雷达站。到了1992年,美国当局公开表示,“商业准入”、“航海自由”、“防止亚太地区出现任何霸权”,应成为美国在南海地区追求的三大具体目标。1993年,布热津斯基(卡特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著名地缘战略理论家)提出遏制中国的新方式。他说:

“一个充满活力的亚洲必须建立一个包括华盛顿参加的新的安全网络,才能遏制后邓小平时代中国的野心。”

1993年,“东盟地区论坛”宣告成立,美国认为这是其介入南海问题与东南亚事务的又一天赐良机。1995年5月10日,美方发表《南海宣言》,声称:“维持航海自由是美国的基本利益或根本利益。”同年10月,曾是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对手的美越两国,便实现了关系正常化。

1997年6月18日,时任美国太平洋部队海军司令普鲁赫借“美济礁事件”(1995年初,菲律宾指责中国在南沙群岛美济礁上兴建设施,双方发生争端,前后历时四年,最终以中国完全收复该礁而告一段落)的发生,宣布保护和支持菲律宾。2001年7月,即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之后,澳大利亚率先提出建立“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四国安全协商机制主张。对此,美国表示了同意。2006年11月,日本建议“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安全战略格局,以主导东亚国际秩序。2007年日澳正式签署了《安全保障宣言》。

而在2000年,美、印之间就建立了号称是“持久的、政治上有建设性、经济上有成果的”新型伙伴关系。2008年以来,美国、日本、印度相互的“安全关系”更不断加强。当年,日、印正式建立“安全合作关系”。2009年,美国加入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中、俄、日、印与韩国、新西兰等非东盟国家,都是这一条约的成员。

2010年7月,澳大利亚宣布南海地区有自己的“国家利益”。一年之后,澳、美、日三方在文莱附近海域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2012年10月29日,印、日、美在“三国安全对话会议”上,再度一致把矛头瞄准中国。同年12月3日,印度公开表示,要积极插手南海安全事务。种种事实表明,南海海域的“美日澳印安全战略格局”,正在加快形成,并发挥着明显影响力。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美国正在利用其军事优势,加紧组建“军事集团网络”,打造“亚洲北约南翼”。无论是以“美日韩”三角催生“日菲越”三角,还是促成“美日澳印安全战略格局”,尽管种种部署尚处于“初级阶段”,其直接目的,都是为了控制南海乃至整个西太平洋地区。

而这一切错综复杂的布局,最终“假想敌”为何,可谓不言自明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家应该如何进行公共讨论

少经济学家受到热切追捧,获得发言机会最多的往往不是模型做得最棒的人,而是更善于与媒体以及公众沟通的人。但是盛名之下,难..[详情]

特朗普的“本能”与“功能”

最近特朗普就阿富汗战略发表了全国讲话,说自己跟安全团队进行了多次会议,最后敲定了新的战略。当说到团队的时候,人们会问,..[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