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大冲撞”
2017-08-26 09:14:55作者:李杰、高恒、李宝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7年8月21日早晨,美国导弹驱逐舰“麦凯恩”号在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海域附近与一艘商船相撞,造成10余名舰上人员失踪或伤亡。

这是两个月前美海军神盾级驱逐舰“菲茨杰拉德”号在日本横须贺对开海域与菲律宾货柜船发生导致7名舰员死亡的碰撞后,又一起更加严重的海上事故,也是今年以来美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引发的第四起撞船意外。“麦凯恩”号撞船事件最终让美国第七舰队司令奥克林海军中将遭到解职,全球范围内美海军舰队的行动也不得不暂时“叫停”。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向来以设备精良、训练有素自诩的美国海军,近期频频在西太平洋“撞船”?浩瀚南海上的“大冲撞”,又有哪些历史渊源,折射出何种现实危局?本报特别编发国内三位战略安全及海洋问题资深专家于2014年共同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以便让广大读者对此事件的深远背景有更全面而细致的了解,敬请留意。

1992年,延续近半个世纪的东西方冷战刚刚落幕不久,因美苏(俄)、美中关系一度缓和,美国在东亚大量驻军的必要性降低,美军决定撤出菲律宾,放弃了两个最大的海外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和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到了21世纪,美国才痛感此次撤退,令其包围和遏制新的战略对手中国的“第一岛链”(通常指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中国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在菲律宾群岛出现了“很长一段断链”。

而随着近年中国海空军力的不断提升与发展,海上话语权的持续加大,以及军舰、战机在南海活动日趋频繁,使该海域内外的一些美国盟友“极为担忧”。同时,美国经济多年低迷,军费屡屡缩减,让这个后冷战时代唯一超级强国愈发认识到,仅依靠其自身军力,已无法全面覆盖包括南海在内的整个西太平洋地区,所谓“全面包围中国”和“战略再平衡”构想的贯彻与实施,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制约。

暗流汹涌的南海“大冲撞”危局,必须放在此一大背景下,才能更好地理解。

利益攸关:“美不允许中国不成比例地控制南海”

实际上,从小布什(乔治·沃克·布什,2001~2009年任美国总统)执政后期开始,美军已逐渐调整其军事战略,加大在亚太地区的航母、核潜艇等战略兵力的部署。到了奥巴马总统(2009~2017年在任)当政后的2011年8月,美国即改变原先羞羞答答的行动方式,全面放开手脚,将多种型号的战舰、飞机部署到南海海域。

美国之所以这么做,主要出于以下两个目的:一是妄图以直逼到中国近海家门口的全面、高压方式,运用“胡萝卜加大棒”交替的手法,谋求中国对美国让步,满足后者在各个领域的要求;二是试探中国在受到美国的威胁与挑战时,到底能够忍受到什么程度。

近年来,美国官方就南海问题频繁向中国发难。如对外态度强硬的国会议员利伯曼、麦凯恩等,就极力鼓吹,美国应帮助南海周边国家在“争议”海域部署预警系统和巡逻舰艇,以便与中国抗衡。他们还公然宣称,“美不允许中国不成比例地控制南海”。时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威拉德上将(2009年10月~2012年3月在任)也曾多次声称:“美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已历时150年,今后仍将继续保持这一存在。”

此外,美国还努力鼓动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结成“外交联盟”,“团结一致与中国对抗”。2010年3月,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表示,“美希望南海争议的谈判是多边的,应涉及到所有的东南亚国家”。这年10月,美国防部部长盖茨出席首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在越南河内大学发表演讲时称:“双边渠道不足以解决南海问题,美支持多边机构介入。”美国还加紧推动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其他南海域外大国作为“利益攸关方”,积极介入南海问题,形成对中国的综合压力,弥补美战略包围圈的断链,减轻和缓解其经济压力和军费不足。

奥巴马总统任期内,他本人及众多美国政府高官,如国务卿希拉里、国防部部长帕内塔、财政部部长盖特纳等,频繁到南海周边各国活动,强调“中国威胁论”,力促这些国家更加“亲近、依赖”美国,主动“请求”美国加大在南海地区的军事部署力度。

2012年6月3日,帕内塔“历史性”地访问越南,参观了金兰湾等历来敏感的军事基地,并对外宣布:将加强美越两国在军事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同年6月20日,第五次“美越政治、安全与国防年度对话”在河内举行,双方公报称,“南海的领土主权争端必须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不许强迫和使用武力;各国领土和附近海域的主权要求,必须符合包括《联合国海洋公约》等在内的国际法律规定”。

第二岛链:“猛禽”云集 “战斧”飞扬

2012年以来,美国时常“不请自来”,直接将其各种先进的海空武器装备派往南海地区。如当年的5至10月份,弗吉尼亚级的“北卡罗来纳”号、“夏威夷”号,洛杉矶级的“路易斯维尔”号、“奥林匹亚”号等四艘核潜艇,先后进驻菲律宾苏比克湾海军基地。

以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为例:该艇长约115米,宽近104米,水下最大航速28节(时速28海里),最大下潜深度243米,水下排水量7800吨;艇上装备有重型鱼雷、“鱼叉”反舰导弹和“战斧”巡航导弹;艇上反应堆装填一次核燃料可使用33年。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既适合在深海域执行反潜作战任务,也适合在浅海水域担负各种作战行动,特种作战更是其“拿手好戏”。

美国庞大的航母战斗群也没闲着。2010年10月,以“乔治·华盛顿”号和“约翰·斯坦尼斯”号为核心的两支航母编队,分别前往东海和南海,执行作战部署任务。刚刚撞船受损的“麦凯恩”号驱逐舰,就是“华盛顿”号航母的“贴身警卫”之一。与此同时,搭载有22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的“好人理查德”号两栖攻击舰,以及两艘护卫舰,也进入了菲律宾海域游弋。

近日,因朝鲜方面高调警告有可能发射导弹攻击关岛,让这个西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最南端的小岛,再度成为新闻热点。

面积只有549平方公里的关岛,是美国在西太平洋最大的海、空军基地,各种军事设施约占全岛面积的1/3,它还是“第二岛链”(与“第一岛链”相对而言,以关岛为中心,由日本的小笠原群岛、硫黄列岛和美国管辖的马里亚纳群岛等岛屿组成)的核心战略堡垒。

按照美军的近期部署,计划自2012年起的15年内,投入100亿~150亿美元,将关岛修建成西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战力部署与投放中心,大量部署攻击型核潜艇,B-1、B-2、B-52战略轰炸机,“全球鹰”高空无人侦察机及BF-22“猛禽”隐身战斗机等。同时,加速改造、修建岛上的主要港口,建造一个深水码头,以便尽早将其建成航母编队的战略母港,届时,将在此部署一艘以上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

关岛距南海海域2500千米左右,驻关岛的战略轰炸机携带空射型“战斧”巡航导弹,飞赴南海地区只需约3小时,比从美国本土出动缩短15~17小时,能对该海域目标实施快速的、毁灭性的打击。驻关岛的水面舰艇和潜艇,可在2~3天内抵达南海地区,对南海岸基及水面重点装备设施实行军事威慑或系统打击。

美军还打算,将原来部署于冲绳美军基地的7900名海军陆战队员转移到关岛,此举既为了使原先守卫“第一岛链”的美军在战争爆发时减少损失,也为了加强关岛这个战略堡垒,使它更有效地发挥前线指挥核心和快速出击的作用。

美国又与澳大利亚达成协议:在澳国西北岸的达尔文港轮换部署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同时拟在靠近南海海域的印度洋科科斯群岛(澳大利亚海外领地)上批量部署无人机,以在需要时对南海实施长时间不间断的侦察。而根据美国和菲律宾之间商定的“美菲部队协定”,从2012年6月起,美国海空兵力经过报知,可随时进入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

大搞“基”建:“桥头堡”与战略支撑点

美军上述种种举动,带有极其明显的“威慑中国”的意味,也给南海周边国家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一旦南海出现危机,美国将坚定地站在菲律宾、越南等南海诸岛主权主要声索国一边,做其强大的“靠山”,因为只有美国能完全、有效地对付中国的海空力量。

当地时间8月21日早上,在新加坡东部马六甲海峡附近,发生美国“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与一艘商船碰撞事件,引发国际舆论关注。而离事发地咫尺之遥的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正是马六甲海峡通往南海的“桥头堡”。

2004年,经过大规模整修扩建的樟宜海军基地正式启用,因其所处的独一无二的区域交通枢纽地位,它不仅能够支持大规模的海军演习,也是经马六甲海峡进出太平、印度两洋的各国海军舰队的重要联络站。

新建的樟宜海军基地,拥有深水良港,可供包括航母、巡洋舰等在内的大型舰艇编队进泊,并且配有功能先进的自动储存仓库和自动监视系统,还建有自动化地下弹药库,可贮藏包括大型“鱼叉”导弹在内的各种先进弹药。它现已成为美国干涉亚太地区事务的主要战略支撑点之一,可为美国航母编队提供关键的后勤补给。

2012年6月,美国与新加坡就美在新部署4艘濒海战斗舰达成一致,第一艘于2013年第二季度开始部署。时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部洛克利尔(2012年3月~2015年5月在任)透露,美海军未来将在亚太地区部署55艘濒海战斗舰,除了在新加坡部署4艘外,还将在菲律宾、泰国等地部署该型战舰。濒海战斗舰是美国海军最新一代轻型战舰,集侦察、扫雷、反潜以及为航母编队护航等多种功能于一身,具有吃水浅、航速快、功能全、隐身性好等特点,特别适合在近海海域作战。

不仅如此,近些年来,美国海军先后与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澳大利亚达成协议,允许美军舰、军机进入上述国家的基地和港口进行维修、补给,从而逐步完善了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体系。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合作,谋求扩大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同盟体系。

联合军演:从“肩并肩”到“手拉手”

2011年以来,美国加大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力度,重点提高交流互访的层次和力度。美国军方高层与菲律宾国防部副部长、海军司令等高层领导来往频繁、互访不断,两国高层间先后举行过十多次双边会议,着重商讨重大的国防及军事议题。

2011年1月,美菲双方在菲律宾首次举行安全对话,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重点研究加强在“保卫领土和海事安全”方面的合作协议。同年6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与来访的菲律宾外长罗萨里奥会谈时大打“包票”:美方将为菲军提供一批现代化的军事装备,并将根据《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来“保卫菲律宾”。是月,美国防部部长帕内塔专门访问印尼,并与东盟10国防长举行会晤。11月,希拉里访问菲律宾期间再次表示:“必须确保美菲联盟牢固,并能够为菲律宾、美国及整个太平洋地区的邻国带来成效。”

加强联合双边和多边的军演,也是美军与南海周边其他国家加大军事合作力度的重要举措。早自2000年开始,美军和菲律宾每年举行一次“肩并肩”联合军演。近些年来,美菲联合军演不仅数量增多,规模和参与人数也呈加大趋势。2011年2月和6月,两国先后举行了“金色眼镜蛇”和“卡拉特”年度系列军演;同年10月,两国海军又在菲律宾多个地点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旨在增强彼此间的协同作战和应对危机的能力。

2012年4月,美菲两军在吕宋岛和巴拉望岛以西南海海域再度高调练兵。尽管美菲联合演习每年都搞,但此次却花样翻新:首先,地点从菲律宾南部地区转移到离南海不远的巴拉望岛;其次,美国的亚太盟国悉数加入,“肩并肩”首次变成了“手拉手”;第三,参演规模和人数创下了历史之最,美军士兵4500名,菲律宾士兵2300名,而且动用重型武器装备;第四,演习的科目针对性非常强,主要模拟菲律宾油气钻井平台遭受“敌方”袭击,菲海军在美军的指导下,保卫并重新夺回平台。

在此前后,由美军主导的其他国家的联合军事演习,在南海地区早已“风生水起”。2010年8月,“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正是日前在新加坡海域被撞的那艘)访问越南岘港期间,与越海军举行了一系列“非作战联合训练”。2011年7月中旬,美国海军再度派出三艘军舰赴岘港,与越南海军开展交流演习。2012年4月,美菲军演的同时,美军与越军又在岘港举行联合军演,重点演习海上搜救等科目,美海军“蓝蛉”号两栖指挥舰、“查菲”号驱逐舰、“保卫”号救援打捞船,以及1891人参演。

2012年7月17日至27日,美国与新加坡在南海海域举行了代号为“卡拉特”的联合军演,重点演练增强对潜、对空、对陆等联合作战能力。美国海军积极拉拢东盟多国参加“卡拉特”系列演习,每年举行的该项系列联合军演,参演兵力均超过万人,参演的各型舰艇数量达几十艘。

同年8月28日至9月1日,美国与菲律宾、新加坡等东盟六国又在靠近苏禄海、苏比克湾、马六甲海峡等海域举行了海上拦截联合演习科目,目标是提高“维护海上安全的能力”。

近海控制:“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化的效能”

近些年来,美国开始大力推进“空海一体战”战法,对中国南海海空方向的威胁进一步加大,使相关区域军事安全态势变得更为严峻,也使得中国解决南海权益斗争的难度和复杂性明显加大。

目前,美军正对“空海一体战”作进一步探讨,并准备进行更深入的试验和演习。然而,由于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的经济状况与军事超强的地位,不仅没有大的提振,反而呈现大幅下行趋势,美国国防部官员决定:在2013年后的十年间,国防经费将在已计划削减4890亿美元计划的基础上,再自动削减6000亿美元。

正如奥巴马总统任内的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所指出,每年削减1000亿美元的军费,将使得美国陆军力量降至1940年以来最低水平,海军舰队数量减至1915年以来最少数量,空军规模则将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从而将给美军带来毁灭性打击。随着中国等东亚非美国盟友国家国力的增强,军力的发展,武装装备性能的提升,特别是一些近中程弹道导弹射程的加大,如今美国的航母编队与作战飞机再也不太敢在“第一岛链”海域内恣意航行、为所欲为,只能乖乖地撤离到该岛链外围,“象征性”地游弋。

为此,美国官方及其智囊们又开始研究与试验新的理论。2012年年底,一位名叫哈姆斯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校在《美国海军学会学报》发表《近海控制是答案》一文,引起了政府高层尤其是军方首脑的浓烈兴趣。

哈姆斯上校“近海控制”作战理论的最终目标是:把中国海军限制在“第一岛链”之内,同时加强对该岛链的防卫,掌握此区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这一理论中极受美方高层青睐的一个观点是,通过实施近海经济封锁的作战方式,而非进入中国领空对中国基础设施直接进行空中打击,从而迫使中国在美国军力最强的地区,也就是中国军力最弱的地区开战。

由此可见,“近海控制”虽名为作战理论,但早已超越了“空海一体战”这种纯粹的作战理念,而更侧重发挥美国直接或潜在的地缘政治优势,最大限度运用美陆海空三军封锁与扼控的能力,来达成全面包围和阻遏实力日趋强大的中国之目的,即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化的效能”。

一旦美军把“近海控制”与“空海一体战”相结合并加以发展,在“第一岛链”海域内实行“近海控制”,在“第一岛链”外推行更新版的“空海一体战”,对中国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必须面临双重的战争压力。

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美国在平时大量使用以“软实力”面孔示人的经济封锁手段,而“有需要时”,美国便会派出“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编队、“弗吉尼亚”级核潜艇、F-22“猛禽”隐身战机,B-2隐身轰炸机,以及未来大批量服役的X-47B无人机等兵力兵器,齐集第一二岛链之间的海域,对中国实施远距离精确打击。

假如情况一如我们所料,那将给包括南海在内的中国广大海域及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带来极其严重的冲击,造成空前险恶的局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经济学家应该如何进行公共讨论

少经济学家受到热切追捧,获得发言机会最多的往往不是模型做得最棒的人,而是更善于与媒体以及公众沟通的人。但是盛名之下,难..[详情]

特朗普的“本能”与“功能”

最近特朗普就阿富汗战略发表了全国讲话,说自己跟安全团队进行了多次会议,最后敲定了新的战略。当说到团队的时候,人们会问,..[详情]